MIIKO SPACE

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2843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寫給在荷蘭的妳


 



 
 
我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感情變好的?
那年我剛來台中,有段時間一起又開始碰面,一起在中興大學經營國際社團的時候。
那時候的阿詩還有很多少不經事,還沒經過太多挫折與打擊,只有單純的熱血衝往任何覺得對的事情去。
每個週末Maggie總要騎上四十分鐘的機車,來到我們家一起討論許多經營社團的事情,然後我們天南地北的聊,聊未來、聊閱讀、聊人生。
一聊就是七八年直到今天她已經去了荷蘭,我們還在天南地北的聊。
 











 
不是每一個朋友,都能成為我自己年度旅行的旅伴,
也不是每個朋友,都能讓我安心睡在她的駕駛座上。
 







 
Maggie要去荷蘭的那個月,心裡總是不捨,說實在我花了一點時間才適應這種心情。
她飛去荷蘭之前的電話,跟我們說起她要準備去的學校種種,我們在電話輪流跟她說要保重加油,我輕輕說就像自己的妹妹忽然出了遠門一樣,在電話那頭好像可以感受到她用力得點頭說嗯。
我沒有講太久就匆匆說了再見,也許是想隱藏別離的難過吧。
但所幸我們的日子總是各自過得很充實,一下子就進入了軌道,總是透過信件往來分享生活的點滴,每次的相聚都有很多故事可以聊。
記得有天晚上做了個夢,Maggie去了荷蘭後,剛好是我們在忙社會運動的日子,










 
 
前兩天夢見跟卉庭去荷蘭看妹妹Maggie Sheu。
見到了,很開心,開著車載著她看風景。
我跟她說,我們在台灣會很努力準備好等妳回來,妳要安心,妳要放心。
開著車看著風景,很開心,見到了。
那天一早醒來看著窗外,天氣很好很好,躺在床上彷彿不是一場夢。
Maggie ,等妳有天回台灣,我希望已經是滿地的黃金。
或是有天我們去荷蘭,帶著心裡滿滿的黃金驕傲地去見你。
妳在荷蘭努力,我們在台灣打拼,心有靈犀。



 
真沒想到,這個夢後來實現了,Maggie今年跟著我們去玩了一趟花東。
 








 
 
有天週末的假期裡,我們在家難得清幽的整理家裡,看看書,忽然間Line的電話響起,是Maggie從荷蘭打來的。
在視訊電話的那一頭,她開心的拿起手機視訊的鏡頭把她的宿舍給從頭到尾繞了一遍給我們看,晃來晃去景物的惹得我們開心笑,看見簡簡單單的裝飾,典雅安靜的樓層,
我們講起彼此的近況,講起學業,不知道為什麼那一通電話的畫面,到現在還很清晰記得。
 
 
有些朋友是你可以大方的說起自己的無知、恐懼、缺點給她聽,她卻從不嘲弄,只是靜靜的聽,聽完給你說幾句你最需要的鼓勵,彷彿可以聽見心跳一樣。
也許有天會聽到上帝說,你們是累世的姐妹。






 
 
有些朋友可能知道,去年我給自己的生日挑戰,是請我的朋友們幫我寫一封信,給那我總是不知道該分享些什麼的父母看。
那一次真的有不少朋友幫我寫了信,無以言表的感動,其中Maggie寫給我爸媽的,在這裡。
 
 
阿詩的爸爸媽媽,你們好!
我是詩曼的朋友,我叫許怡玫(Maggie)!

我認識阿詩六年了!
從我剛入明新科技大學一年級沒有多久,就在參加社團的第一個活動認識到她。那時候活動已經快結束了,有一位穿黑色衣服、帶墨鏡,非常帥氣、中性的女生還認真的在幫參加活動的每個人。 我也忘記為什麼了,但有跟她說上幾句話,阿詩還把她設計的個人名片給我和我身邊的朋友。超有設計感的名片!超喜歡的!
因為我以前個性很內向,其實看到她時很不知道要如何跟她相處!
兩年後,有緣,阿詩來台中找工作,一起參與社團活動.一起共事,那時候我常常去阿詩跟卉庭的家裡(宿舍)他總是無我的分享他人生的成長,一去就聽著他們的分享,有學不完的東西與感動。

再跟阿詩認識以來,我從有點不知道怎麼跟他接觸,到發現其實她冷淡只是不會表達,他是很細心,文宣都可以做得非常到位,更是有他獨特的魅力,才華非凡!

阿詩是我的設計老師。
雖然我也是讀設計,但是試讀工業設計,平面一向是我的弱點,但是因為阿詩跟卉庭的用心教導,把他們在職場上所學到的,所會的都無我的分享,我都很喜歡騎去她們家,都有如挖寶。有一次因為我在攝影上想要學習了解,阿詩為了我從中興騎車到東海(一小時的車程)來教我!我很感動,她解釋說,因為在社團有前輩也是為了教導她如此無我的奉獻,他只希望可以把這份啊傳達下去,希望幫助到跟多人 就如  會長所說的“把愛遺留在人間”。

我是ABC, 小時候住美國,中文不太好,希望阿詩的爸媽能夠諒解@@!!
但還是想要為阿詩寫這份生日禮物,還是印著頭皮寫一下!因為只要用心,我相信可以傳達我們的心意!
我真心的感恩阿詩!希望阿詩父母親放心,
也真的覺得阿詩的爸爸媽媽有一位可以引以為傲的女兒!

在阿詩的生日,送給她掛念的父母~
 
 
當我收到這樣的信時,只能一直在心裡說謝謝。









 
這一次的旅行,其實很隨性,臨時跟卉庭起意就請了假、訂了房租了車,想再去一次我們都想念的花東。
剛好碰上Maggie暑假剛回國,電話裡給我們報平安,就問了問要不要一起出發,她看了行程表也剛好空著,就一起跟著來。
不是每一個朋友我們都會讓她參與這樣的年度旅行的,我們一直都認為,要看是否相處得好,不管是情人還是朋友,都該一起上路。









 
旅行中怎麼點菜、怎麼迷路、怎麼前進、怎麼住宿都是相處自在的關鍵。
我就是旅行中乖乖開車,靜靜看景、緩緩走路專心吃飯的那個,旅程的第一天還讓Maggie覺得我心情不好,
卉庭一旁笑著說,她只是呆呆的,沒什麼事,尤其想睡覺、累了就沒什麼表情在放空,她也是花了一段時間才明白。




 

 


 
我們抵達了伯朗大道,在旁邊吃客家小菜。
或許我們是平常日去伯朗大道走走,遊客不太多,非常的安靜,彷彿可以聽到對面山頭的鳥鳴。
 
 












這次來花東,其實我們路線也隨性得很,聽Maggie說她沒去過六十石山,我想我們有租到車,就堅持開上山讓她看看。
那天下午因為颱風來,雨一陣一陣,我們也都在想,下雨了的山景不知道好不好看,咬著牙還是開了上山。





 













 
結果開著開著,霧來了,我們三人站在雲裡,以為自己不在人間。
如果因為山下的那場雨我轉了車頭,也許錯過這樣的景,下次來會是幾年之後?
我們看著遠方,各自思考彼此的路,一直很幸運的是我們都知道要去哪裡,是甚麼樣的人,一直都在努力著。




 





 
不是每一個朋友都能讓你安心的在駕駛座旁安心入睡的,也只有某些朋友去到遠方回來的時候,你可以什麼禮物都不要,只希望看到她平安回家。
在花東的路上開車開累了,還好Maggie會開車,把駕駛座讓給她,天空開始有點下雨。
我們每次相遇,都是在聊人生、聊未來、聊怎麼樣會讓彼此更好。
我忽然問起,你們想要什麼樣的神通呢?
結果答案現在想起來,已經模糊了,但是我卻清晰記得,我們都希望能拿來幫助更多的人。
我想是因為這樣,這段友情才值得走這麼多年。
 
 


 
我最近去聽了一場設計演講,蕭青陽老師有出席,主題是文創,但蕭青陽老師卻不講文創,只是說了他今年練馬拉松,後來到美國的沙漠參加藝術展,然後最後跟他感情不好的兒子在美國相見的一段旅程。
他講沙漠風的溫度,還有來自世界各地最頂尖的藝術家聚集再一起,藝術在那沒有高低跟名次,那是我們一直很嚮往的地方。
他講起話聽起來平平淡淡,但我在台下卻聽得有些熱淚(我知道某人又要笑我愛哭),有人問他要怎麼練習設計,他說視覺傳達,是要傳達情感,所以要去探索這個世界,要上路去看。
他的演講反而分享了很多遇到新奇事物的開心,與人相處的感動。
從那場演講中,我忽然不再害怕,想去看這個世界的決心。



 


 



 
Maggie,我們這一兩年,都看見了很多台灣的悲傷與無奈,走進巷弄裡直接聽清楚人民的哭聲與謾罵。
我們卻還是認真的走,認真的想辦法,即使那麼多人笑,許多人看不清楚,我們依然各自努力,辛苦的想要做些甚麼來改變。
我們心裡想的,一直都不只有我們自己,如果我們是自私的人,一切都會簡單又輕鬆,但是如果再給我們機會選擇,我們還是不想回去無知的自己。


 
到底為什麼,忙碌到深夜後還是想一早爬起努力?
到底為什麼,周遭的人不看好,我們還是笑著揮手鞠躬,然後想著怎麼做更好?
我們是誰?我們想去哪裡?我們看到什麼樣的未來?
只有我們心裡清楚,然後在彼此遺忘而哭泣的時候打一通電話、寄一封信,然後說起初衷,哭一哭又繼續起身走往前。












 
你在荷蘭一直都很努力著,開班、上課、還飛去了香港努力著,看了越來越多的世界,認識更多不同的人後,我們還是那個溫暖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