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3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話說兩岸情─6月

三籌已經結束過後幾天,在網路上尋找著要PO在論壇上的文化資料。

也才剛讀完幾篇吳興先生的字句,突然很想要去看幾場戲。

我笑了,期末考未完,還有很多事要做,怎會有閒情逸致的時間去賞戲閱文的?

但今天偶然興起,去了學校的書局裡逛逛,結果買下了席慕蓉老師06年的日記散文。

不為別的,只因為這次的兩岸有要去蒙古,而席慕蓉老師的散文,有許多來自蒙古的情懷我說不上,就因如此,在忙,我依舊花了些時間,看完這三百多頁的思鄉情。

 

 

我無緣在竹師與慕蓉老師相遇,只能從些師長的口中以及他的書裡了解她,故鄉是蒙古的席慕蓉老師,總在他的書中詩中透出很多詩意。而我,今年要去中國,知道自己將踏上蒙古,總覺得不讀些幕蓉老師的詩句,我會錯過很多事物。

 

 

請為我唱一首出塞曲

用那遺忘了的古老言語

請用美麗的顫音輕輕呼喚

我心中的大好河山

那只有長城外才有的清香

誰說出塞歌的調子都太悲涼

如果你不愛聽

那是因為歌中沒有你的渴望

而我們總是要一唱再唱

想著草原千里閃著金光

想著風沙呼嘯過大漠

想著黃河岸啊 陰山旁

英雄騎馬啊 騎馬歸故鄉

 

 

(出塞曲─席慕蓉)

 

 

 

到今日才想到要開始寫下心得,或許已有些晚,但至少在出發前就能記下些不少的成長,今日開始提筆,我想也是不嫌晚的。

 

 

 

這些天我找完些論文的資料,一個人坐在電腦前面,翻找著一個又一個台灣文化的精采,是什麼?也許是雲門舞集、優人神鼓、無為草堂,也許是琉園、朱銘、法蘭瓷,也許是嚴長壽、許芳宜、吳興國。

 

 

 

自去年兩岸營後,我一日比一日對台灣的情感更愛戀。

尤其是文化這一塊滋養(也許是因政治跟經濟不甘回首)

而今年,準備出發的六月,我決定要多涉獵些什麼,以填補心中有一塊澎湃的情緒。

 

 

心情已然是激動的。

有可能是害怕,因為沒去過中國。

不,我心裡去過那樣千千百百回,在今日,我即將實實在在的踏上那片大地,你要說我平靜,怎樣也不可能完好無缺的安穩。

我害怕我踏上那塊荒漠之時,會忍不住流淚。

我害怕抵達紫禁城之日,我會開始哭泣。

 

 

因為當我知道,我從小到大我所學所見所聞的知識,有那麼大部分是來自浩浩湯湯五千年的歲月裡。

而今年,我將自己踏上那土地,我怎能不悸動?

 

 

 

我想那主張台獨的父親,怎樣也沒想到他打兒時就要我背誦的詩句會化為我血肉融在那五千年丹青裡。

他的孩子從未去過中國,卻已然當那裡是心靈的故鄉。

我打孩提時就看過的電影、詩句、文章一年一年累積化滅不去的情感,我想,那也許是鄉愁。

在我看完漢唐樂府的楚腰搖擺,韓熙載夜宴圖的曲調揮之不去,開始在想,等上了北京,若能讓我看一回戲曲,那種我血肉裡文人志士的惆悵或許會使我沉醉。

你也許會是不懂得,這樣的濫觴。

但若你也如同我讀過這字句、那些古畫、那些歷史,當你的心底對文化的愛戀尋到根時,你也許同我一般激動。

 

 

 

而我也清楚,倘若踏上中國這塊土地,

以往的詩曼將此逝去,將會變的如何我不清楚,

唯一確定的是,我將更離不開這片大地,更也許,我會因此開始在大地流浪。

帶著我的願力,慢慢飛離台灣,也許很久很久才會回來。

也許會開始擁有很多的故鄉,認識很多很多的人,一想到這樣的變化,所以開始害怕。

害怕真若如此,我珍愛的台灣,會在我心裡流浪。

 

 

 

「我的願力是想去對岸弘法。」去年某月,我對著欣儀這樣說。

 

「喔,是嗎?」她只是笑笑,過了一會,淡淡的笑說:「我以為你會在全世界飛。」

當時只是小小一愣,沒想到他會這樣答覆我,這樣的期許並不是沒有想過,只是或許太早。

 

 

 

想想當初來到兩岸,是一直都想要親眼去見見記憶中的中國,現代的中國。帶著會幻滅的可能性,抱持著一種忐忑的心情上飛機。

 

 

 

 

 

我怎能保證不會像席慕蓉老師在踏上蒙古後發現父母當年述說的樹海以及原野消失的悲傷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呢?

在幻滅之後的我,會不會帶著心靈上的破口,又踏上另一個旅程。

 

 

 

去行一個文化苦旅。

 

 

 

 

也許真是鄉愁吧。

我想。

 

 

 

活著之時,眼見大紅燈籠高高掛,

三個女人在遠處讀著大唐詩詞。

說書的江湖活在每一人的胸襟裡,

末代皇帝消失在紫禁城盡,蒙古的汗馬奔成一片沙。

中國太長太遠,我將踏上,

千千萬萬字都不足以描繪這近鄉情怯。

若要說,不如不說,

只一合十,千萬感恩,不盡言語。

 

 

 

 

 

所幸我是文人,是藝術家,過於感性不需要理由。

我一點一點描繪著記憶深處來自中國的畫面,一想到兩岸現狀的尷尬,我不免愁悵。

哪,誰能跟我說是怎樣一回事,為何我在念了慕蓉老師的詩句,會這樣的落淚?

 

 

 

 

 

是不是

會不會

 

我哪一世,也曾在某朝某處古老廟前

為佛祖上過一炷香哪?

 

 

我希望這一次去中國

可以離答案近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