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3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話說兩岸情─寫給心中文人靈魂


 

 

我笑。

別笑我傻,是因為這書很精采,就先別笑我放下場務的規劃不管了。

 

 

會在忙碌的行程中寫下這一篇網誌,希望看倌能在閱讀完所有字句之後,能了解到我心中的一絲用心。

是因為在三籌之前,每一個人都在忙著自己的論文。

是凌晨2點半,我還在找要給大家看的文化資料。

也說不上是什麼樣的原因,就是想要找。

可能是因為心裡一直認為作為藝術學生的文化背負責任感驅使,也可能是因為去年的兩岸營歸回,接觸更多文化,我總覺不說出這些感受,總有那些心癢以及遺憾。

於是今年的我,感覺比去年的自己有些多話吧()

 

 

 

 

在這樣忙碌到只剩忙碌的行程裡,比起全球公民意識的主題來說,文化是不是應該先被放在一邊?

也許是,我想。

畢竟時間急促,大家請以論文以及工作為要。

 

 

而我寫的這一篇網誌,也只期盼大家在忙碌過後的那一點閒暇,能夠過罔一瞥。

僅此心意奉上。

 

 

 

 

為何我要談及文化?

 

 

 

不只是因為我所學的本科系,是藝術與人文。

也不只是因為單純的喜好文化這樣簡單。

這可以從很多的角度去切入。

 

 

 

我真的很開心能夠在兩岸營的網路論壇中有人貼上的龍應台教授的「什麼是文化」一文。

裡面所提到的許多字句,都令我印象十分的深刻。而我也很開心能在籌會上聽見夥伴的分享,我們都有同樣的感受。

 

 

 

說這些話或許仍就是自不量力了一些。

但我從高中在接觸藝術設系開始,在進入領袖會後回歸到自己專業裡,接觸更深更廣台灣的文化。

如果你也是,我想你或許也能發現我們台灣的文化教育、人文素養,似乎有種慢慢低下而在教育上不受重視的現況。

而我,也受了龍應台、蔣勳、林懷民等等台灣文化大家的影響,對這樣的現況,也感到開始憂心。

 

 

 

記得教授在「文化是什麼?」一文中有這樣一段話,讓我感到心冷。

 

『如果文化是公民社會的基礎,那麼文化政策在政府的運作中又佔了一個什麼樣的地位呢?

  你問一個總統候選人他的經濟政策是什麼,他一定倒背如流。如果追問他的外交政策、國防政策、交通政策、治安政策甚至衛生政策、醫療政策、兒童福利政 策,他也可能從容應答,因為他的幕僚讓他事前做過功課。可是如果請他談他的文化政策呢?

  他多半會支支吾吾答非所問,很可能不知所云。

  文化在政治中被邊緣化,讓我想到在台北市府為文化爭取預算的經驗。每年5月間,市府內部要開始編列下一年度的預算,所有的局處首長坐立不安:經濟不 景氣,市府稅收減少,預算要裁減。那麼,該裁減誰的呢?凹凸不平的人行道是否可以不修?老人年金是否可以少發?警察的防彈衣裝備是否可以不買?消防車是 否壞了不補?醫院是否可以減少護士?勞工失業救濟是否停發?防洪堤防是否破了不修?

  財政局長、主計處長像判官一樣盡量保持面無表情,怕傷了同仁感情﹔各局處首長則個個面色凝重,如臨大敵,用盡力氣去爭取、保護自己那一塊的預算。有 一年,當社會福利預算被縮減時,社會局長當場痛哭失聲。

  我所面對的,是一個很多人心裡想著但隱忍不發的想法:

 龍局長,經濟不景氣,唱歌跳舞少一點,應該沒關系吧?

  在絕大多數的城市裡,經濟緊縮時,第一個被刀砍的預算就是文化———因為,在一般人的認知裡,文化不過是余興消遣,不過是有錢有閑之余的奢侈品。候 選人不把它放在眼裡,媒體不去追究,選民也輕鬆以對。

  坐在緊張凝重的府內預算會議裡,我看著手上的預算草書:

  台北市的文化局預算是工務局的十六分之一,教育局的四十八分之一,市府總預算的百分之零點八。

  你要怎麼說,才能說服人們,文化不是可有可無的余興和奢侈品。要怎麼說,才能說服人們,嘿,文化是民生必須,是國家大計。要怎麼說,才能說服你的同僚:我們的生活內容,尤其是我們的生活品質,其實完全被文化政策所左右? 」

 

 

 

 

從這段話中或多或少可以體現出許多人對文化的忽視吧。

 

 

 

 

我在領袖會的大專團中,擔任的是美宣組以及場務組的工作為多。

在這兩年的參與事務性工作,我得到很大很大的成長。

但靜下來,如果問我工作組能有些什麼樣的改進,我會這樣告訴你。

 

 

 

也許是因大家過於忙碌的忙於事務,有很多工作組的夥伴,只是為了工作而工作。

我看見美宣組為了趕時間,或者人力不足的情況下在忙碌的行程中熱心趕出形形色色的美宣品,有著美麗的色彩,精采的文字,但是沒有深刻的文化內涵。

我看見場務組過多的工作卻十分超越的完成那些艱難的工作,但是可惜的是為了紀錄而紀錄,沒有一些美學的概念以及出色的美感製作。

 

 

 

造成這些原因有很多。

第一、是我們的的確確缺少各界專業人才,因為大專團工作組皆是無給志工,在工作上幾乎沒有經過專業的培訓而大多自己摸索才有今天的成績。而在大專團中幾乎每一組都有人力不足的情況。

 

第二、我們願力很大,擁有理念,有很多很多弘法的工作,使自己的行程很滿很滿,有時無法兼顧願力、理念以及現實面等等考量。

 

第三、我們的系統以及資源尚未統整完全,造成資源不足、人力分配不均、工作過多過長等等情況。

 

第四、因為專業人才不足,現有組員沒有專業的概念以及素養造成成品專業度不夠等等情形。

 

第五、文化素養缺乏為基礎,平時無涉獵文化等等知識,導致成品雖美但是較少人美學涵養

 

 

詩曼學淺。

故其他重要的原因就請容我不在這裡多作贅述。

而我在這裡,所要思考的地方,仍舊是人文素養以及文化培育的部份。

 

 

 

本來希望能在籌會上能替大家做簡述的文化報告裡。

我收集了這樣一段資料。

 

 

 

現在全球當紅產業是設計

而設計是以文化作為基礎的。

 

 

 

1.(財星)雜誌2003「全球五百大企業排行」─設計核心能力公司成為要角

 

2.國民所得兩萬元以上的富裕社會、沒有一個不是創意產業的。──美學的經濟─詹偉雄   P.40

 

3.BMW、三星、SONY、飛利浦、NIKE、香奈兒等等數不清的名牌,皆是靠創意與設計而知名

 

4.回顧人類二十世紀產業歷史,傳奇性設計師─喬治亞羅(奠定現代汽車工業、三分之ㄧ相機工業、二分之一義大利家具產品設計的基礎人)1967年開始的設計生涯,為世界創造兩千億美金的工業產品。

 

「設計與創意是公司最重要的資產」──三星集團董事長李建熙「他們也是21世紀企業經營勝負的關鍵。」

 

(文字截自美學的經濟;台灣社會變遷的60個微型觀察 詹偉雄 )

 

 

 

以上這些關於文化藝術設計的重要性資料不及備載,就請容我以淺顯扼要的方式大致說明。

在世界領袖教育基金會的  會長所說的十二項領袖特質當中,有一項是「國際的宏觀」,除了關心世界的時勢變化之外,也要將眼光放及1年、5年、10年後甚至更遠。

 

 

我期許自己做到這一點。

如果說世界的文化產業趨勢是如此,我們是不是可以在許多工作細節上、人文培育上在多思考些作法呢?

我們是不是可以眼光放在那些頂尖企業、成功人士學習,讓我們自己有朝一日也能這樣成功,然後為弘法、為眾生能付出更多?


如果說設計如此重要

文化也如此重要

那麼我們回過頭來看看自己

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自我檢討之處?


 


 

我鑒於看完這些報章雜誌、書籍以及跟許多老師、業界人士對談,所得出來的心得是更確信文化設計的重要,

我狹隘的以為,若能多在重視一些些文化的培育,當我們的工作組能有更多這樣的素養。我們的美宣品將會更美、我們的後製影片會更豐富,我們的理念會更容易有美的包裝而被大眾所看見、所接受。

而今天寫下這小小的思考,希望能得到些反饋與交流。

 

 

 

台灣擁有中國最完整的文化資產

文化創意及是生活,凡如生活當 中的食、衣、住、行、育、樂,皆是文化創意產業,在保有區域性、地區性的特質與文化資產下,發揮其創意。在全球這股文化創意的浪潮中,各國紛紛嶄露頭角, 日本以時尚成為亞洲的新指標、韓國以影視抓住世界的目光、泰國以旅遊號召世界的旅人,

 

那麼……台灣呢?

 

 

 

PPT中,我對自己問了這一段話。

是給自的反思

也有一部分是想問問你們的。

 

 

 

在知道了文化的重要,我一直以來都努力加強自己對於台灣文化的了解。

以身作則。

 

 

或許也是初於私心,我找了很多有關台灣的文化知識PO在論壇上。

我想說些什麼?

 我想大家在看完這些人們寫下的文章,會有所感受我想表達的事物

 

 

 

政治人物可以喊一萬次口號,要漢人尊重弱勢的少數民族,但是一萬個口號比不上一支歌。我記得一場露天的原住民詩歌晚會,我們邀請了一位長老,從東部
山區部落特別北上來唱原住民的古曲。他開唱時,突然雷電交加,大雨傾盆而落,雨水打在長老皺紋很深的臉上,他全身濕透、仰臉向天,閉著眼睛繼續歌唱,沒
有樂器伴奏的原音,蒼老而悠遠,交織在嘩嘩雨聲中。滿滿的人群在雨中站立,雨水從頭發流下來,流進人們的眼睛,但是沒有一個人離去。

  我看見年輕的原住民毫不遮掩地流著眼淚,眼淚和雨水混在一起──可能是一個孤獨的城市打工浪子被歌聲激起了自己對家鄉部落的無限深情。大部分仍是漢 人,淋著大雨聽歌,深深被歌聲震動。

  雨夜中的一首歌,我相信,讓漢人認識了原住民,讓原住民認識了他自己。

我也記得公元20009月在台北市森林公園一場晚上的音樂會。幾天前,921,兩千 多人死於地震。音樂會上隻有素白的野姜花,散發著甜美的近乎哀傷的香氣。夜色一沉,人們從四面八方涌入,在草坡上默默坐下。沒有政治人物的致詞,沒有明星 主持人的串場,從頭到尾隻有音樂和詩歌。兩旁的屏幕上寫著:同胞,你的名字我們記得。死難者的名字,一個一個出現。白底黑字,無言地出現。 

  好安靜的夜晚。燭光裡,人們的眼淚沒有聲音地一直流,為自己其實不認識的人。 

  音樂會過后,我收到很多市民的來信,其中一封,沒有署名,隻有幾行朴素的字: 

  我從來不知道同胞是什麼意思 

  一直到森林公園那個晚上。 

  我明白了。 

  強權做不到的 

  是文化的力量,將無意義的碎片組成有意義的拼圖。 

 

出自龍應台教授─文化是什麼

 

 

 

 

 

而今天在看完嚴長壽先生的「做自己與別人生命中的天使」書中。

恰好也有這樣一段文章。

 

 

 

 

 

胡德夫撼動靈魂的聲音

 

二零零五年四月,許多人聽著他在台上的歌聲,心中留下了眼淚。

這個在舞臺上自彈自唱,歌聲能夠震動人類靈魂的歌者到了五十多歲才出第一張CD專輯。很多年輕人或許不認識他但只要聽他唱過一次,電匯臣服於他那渾厚蒼涼的嗓音。

他是胡德夫。私底下老朋友都叫他Kimbo

 

認識Kimbo,已經是三十多年的往事。(中略)


在受盡了挫折、失望、焦慮之後,在回到舞台的胡德夫已經是滿頭華髮,年過中年。當時的亞都能了胡德夫重回台北與朋友再接觸的第一站,而那時我領導的棺光協會到世界各地地推廣演出,也成了他的第一個國際舞台。


在許多朋友的支持下終於開始規劃第一張個人音樂專輯,足足遲到了三十年,《匆匆》才正式問世。二零零五年四月CD要發表的那天,我應邀參加記者會,去到現場,一個五十多歲被年輕一代疏忽的老歌手,他的歌聲穿過時空,打破藩籬。

        當晚的音樂會,你很難想像的場面,所有人都來了。

        陳菊、陳文茜、李水萍、林濁水、王拓、邱義仁、范?綠,不分藍綠的政治人物都一起來了。陳映真、龍應台、林文義、高金素梅、李泰祥、王健壯、蔡康永、翁家銘,藝文界也一起來了。是的,所有人都來了,並且那天晚上大多數的人都感動的掉下眼淚。

        後來龍應台代表說話。她說這是一個好奇怪的聚會,以前是敵人的人現在變成朋友,以前是朋友的人現在變成敵人,今天居然為了同一個目的,都來到了。

        這裡是什麼有這麼大的影響力、把分裂的合起來,把對立的放下來。

 

        是胡德夫的音樂,是人文的感動,使原本痛苦焦慮的人心,也可以因為音樂而喚回許多早已離失的熱情和友誼,即使只是剎那,那也值得了。

        Taiwan Connection和胡德夫的歌聲讓我們再次體會到音樂無遠弗屆的力量,因此我不斷的強調人文素養、品格教育是目前台灣社會要持續向上成長很重要的一環。

        人文素養、品格教育需要長時間的潛移默化,不是一蹴可幾。有一天,當你能領會他的價值,你會發現他更是持久、更有力量,讓你心情安定充實的工具。而且它影響深遠且廣泛,能滋潤越來越空虛的心靈,這份力量是可以扎根到下一代的。

 

 

(文章摘自嚴長壽─「做自己與別人生命中的天使」第七章─尋找讓自己安心的工具p145~148)

 

 

 

親愛的

我想說些什麼?



我在想 

我們這一次的營隊在於全球公民意識

再說完許許多多太嚴肅的暖化、環境議題

我們還能拿些什麼跟他們說,我們對於彼此文化的尊重,對於世界的關心



是不是有可能

用一首歌、一首音樂、ㄧ句詩詞


也能傳達很多我們無法傳達的事物

而這些

與修行一樣

需要時時刻刻、日日夜夜、行住坐臥去吸收的


 


我在想,

如果哪一天我們的營隊…,

有很多很多人,像那天原住民晚會一樣,一杯小米酒,一堆營火,手拉著手,跳著百年來沒變過的山林的舞步

或是到了蒙古,騎著馬,看著太過蒼闊的天地而唱首蒙古童謠,在晚上寒冷的星夜說起遙遠的傳說。

 

 

 

 

我會很感動。

因為那是人類血脈中代代傳承、世世相傳的大愛,源自與最原始的本心。

這或許是過於浪漫不足以為重的畫面。

或許是詩曼自己不足以為道的想望。

但些許年歲後若能實現,該會是多美好生命。

 

 

 

 

我想說的是,除了我們用正經八百的語氣說完了全球公民意識的主題。

在放下所有外衣,靜靜的ㄧ群人用真心以對,

我們還能用禪心、用法喜的心,說些什麼?

我想,

幫大家從文化的角度去提出不一樣的交流觀點,

或許今年我來的目的。

 

 

 

我們在做完所有艱難的佛事,

有那樣多的美宣、場務事務做完之時,

那些修行的本心,有沒有忘記?

 

 

在看完這些文化知識後

或者在自身領域學習見廣後

回到社團,我又能些什麼?思考些什麼?

再或者,改善些什麼?

 

 

願力跟禪心是不是能像文化一樣,

化為血肉,時時刻刻想念、時時刻刻惦記

而不是一個營隊中的事務,

一個組長的委託。

 

 

 

還有很多很多想問的,想說的。

但都不能說,不能問。

因為,要問的問題,大家得自個兒問。

自個兒想。

 

 

 

 

說再多,這仍是詩曼自己的想法。

我只是不願因為沉默而使自己難過,而寫下這些話語。

只是一個滿腦子思想的年輕人發的牢騷,不足以掛念。

 

 

 

 

 

若有人願意批評指教,

給不才學子ㄧ當頭棒喝,合十感恩,

 

 

 

我執太深,所以痛苦。

那也是我該當深深懺悔之處。

放下自我,融入這團隊。

我感恩   師父給予我太多而我能回饋太少。

 

 

當願此次兩岸營盡力以赴。

兩岸和平之重任,捨我其誰。

 

 

詩曼

11:58

新竹家中讀後隨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