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3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好書推薦─誰綁架了文化創意


 

 

 

這本書是我在誠品書局找書單的時候無意間所發現的

當時在書店中閱覽時就覺得這本書很吸引我

 

 

應該說

只要是關於世界新脈動的書

我都十分的喜歡

而這本書裡面有很多事在探討的

是網路文化與法律之間的不平衡對我們文化所造成的極大衝擊

 

 

在閱讀完這樣一本書後

我對於網路的力量又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也開始知道原來網路十分發達,發達到世界各國的法律都追趕不上

說實話在閱讀這本書之前

因為押井守導演的攻殼機動隊動畫的原因,我花了些許時間找了相關資料閱讀

對網路的許多架構觀念比以往要清晰很多

但是卻沒有想到法律連結這一塊

 

 

對自己藝術設計系的專業來說

或許是沒有什麼相關聯結的

一開始是抱持著拓展視野的心態去閱讀

後來養成習慣使自己去閱讀更多不同領域的書籍

可以讓自己的邏輯思考更多元

也可以幫助自己在設計的時候有更多的創造空間

但我個人卻覺得對自己最大的幫助是

緊繫住一個設計師或者是藝術創作者與社會的連結吧

 

 

MIIKO自己的創作總希望自己是可以多項發展的

既然要成長會希望自己是朝頂尖人物學習之外

我會認為藝術創作者是可以入世的

需要比一般人細膩的心之外

也要比一般人更加的對世界變化更加敏銳

至少在我所景仰的蔣勳先生以及林懷民先生就是如此

這是我喜歡閱讀的理由

 

 

再忙

依舊要空出時間閱讀非本科的書籍(要是自己念英文也是這樣有多好)

我也想

要認識一個人

其實可以從她所閱讀的書中看出一些端倪

至少

大家可能從網路上只能認識到一部分的我

但我的書我的文章

那也是我的一部分

 

 

現在推薦的這本書

在這裡也真心分享給大家

不管是學習什麼領域的

都可以從中學習到很多

 

 

替大家找了介紹以及導讀

希望大家會喜歡

 

 

 

 

 

內容簡介

此段文章摘自博客來書籍館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95164

 

本書作者有「網際網路時代最重要的智慧財產權思想家」之稱(《紐約客雜誌》〔The New Yorker〕語),亦經常被視為文化環境主義者(cultural environmentalist)的領袖。此書中,他關注的焦點在於「科技與法律繞著『創意』所創造的環境」──不只是「市場權力集中化」,還有「因法律的實際影響範圍出現巨大變化而導致的權力集中化」。

  我們的文化是從「自由文化」(free culture)的傳統中產生。藉由賦予智慧財產權,自由文化直接支持並保護創作者和創新者。但自由文化也間接限制了這些智慧財產權所轄範圍,從而盡量保證後繼的創作者和創新者能擁有自由、不受過去所控制。但法律正在改變,此變化正在改變我們的文化產生方式,眼看「許可文化」(Permission Culture──亦即創作者只有在取得擁有權力者或過去的創作者的許可,才能進行創作──有取代「自由文化」的態勢。作者的目的,便是在呼籲眾人捍衛一個在「無政府」和「控制」之間取得平衡的自由文化。

  書中作者旁徵博引諸多發明(柯達相機、新興媒體、校園網路,甚至電影、唱片工業等等)的簡史及發明問世時的法律環境,引導讀者審思「若當時的法律規定並非如此,該發明的命運會怎麼樣?現今的人們又會蒙受什麼樣的損失?」進而檢視「自由文化」傳統轉變為「許可文化」的軌跡。作者告訴大家,自由文化就像自由市場一樣,充滿了財產財產權,而且不是(像許多反對人士以為的那樣)所有東西都免費──自由文化並不會令藝術家得不到報酬,它的「自由」毋寧是在確保後來的創意得以發揮、也在確保智慧財產能為更多人享有。

作者簡介

勞倫斯.雷席格(Lawrence Lessig)

  美國史丹佛大學法學院教授,史丹佛大學網路與社會中心(Stanford Center for Internet and Society)創辦人,著有《網路自由與法律》(Code: And Other Laws of Cyberspace)和The Future of Ideas(簡體譯本名為《思想的未來》)等,也是Creative Commons計畫(http://creativecommons.org)的主席。雷席格曾於賓州大學、劍橋大學和耶魯大學就讀,先後擔任過美國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的理查?波斯納(Richard Posner)法官及聯邦最高法院安東尼?史卡利亞(Antonin Scalia)大法官的助理。

 

 

 

 

 

 

文章導讀

 

劉靜怡(台大國家發展研究所副教授) 

文章出處網址http://www.morningnet.com.tw/page2.php

 

 

這是一本在網路上已經有不少同好協力合作進行翻譯的書,那麼,為什麼我還要將這本書一字一句完整翻譯成繁體中文版呢?除了這是一本深入挖掘分析網路現象的Amazon.com暢銷好書這個理由之外,或許該從作者的背景說起:

 

本書作者Larry Lessig是我在芝加哥大學法學院求學時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這是不值一提的事實;出生於一九六一年的Larry Lessig,早在十年前便已經獲得芝加哥大學、哈佛大學、耶魯大學和史丹佛大學等校法學院競相且幾乎同時提出終身有效的優渥條件,欲延攬其擔任講座教授的法學界明星,更是馳名國際學術社群和法律實務界的網路法學者,也是眾所周知的事實;Lessig近年來致力於推廣Creative Commons(簡稱CC,台灣有譯為「創用CC」者)的理念和運動,引發了幾乎可以說是全球性的響應風潮,成了和主流著作權制度得以共生甚或共榮的另類選擇,更是無庸置疑。這位本以「憲法解釋學」在法學界嶄露頭角的嚴肅法學教授──請勿懷疑,我在芝加哥大學法學院上的Lessig第一堂課,便是「憲法」的「政府架構」(Governmental Structure)主題,與其後才選修了他第一次在芝加哥大學法學院開的The Law of Cyberspace

 

當時Lessig和一邊在芝加哥地區獻身公益法律事務,一邊在芝加哥大學法學院兼課的目前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Barack Obama,同是授課內容與風采均相當吸引人的年輕憲法學教授──把網路世界的規範架構及其諸多爭議,當做憲法議題來研究,誰曰不宜?或者,除此之外,如何能夠找到法學連接網路時更恰如其分的接合點呢?這是Lessig的研究領域吸引我進一步進入博士論文寫作過程的主要原因,而Lessig這十多年來將憲法中所強調的自由價值,當做其網路規範研究中的焦點,並且將其當做書寫、演講、倡議運動等的鼓吹對象,其所闡述的理念和所做的種種努力,幾乎全部呈現在這本由他先前所寫的專欄文章集成並修改的書裡,內容既淺白易懂又頗具警世意義,讀來頗有樂趣。幾經考慮和延宕,於是,閱讀樂趣轉化成了具體行動,終有這本台灣中文翻譯版的誕生。

 

Larry Lessig在為Iowa大學傳播學系Kembrew McLeod教授所著的 Freedom of Expression®: Resistance and Repression in the Age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Paperback,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2007)這本書所寫的短序中,並不出人意表地明確指出:多數美國人非常認真地看待法律,幾乎是把法律當做無可質疑的對象,這種毫無置疑的尊敬,等於是將法律當做誡令或真理,一旦自己的看法跟法律所規定者不同,通常會歸咎於自己。對於Lessig來說,是一種不健康的現象,尤其是助長了日益擴張的著作權勢力範圍,而這種現象,則不該在稱職的法律人身上出現,因為,稱職的法律人,其基本職責所在,是建構各種論述,用來討論法律「應該」如何解釋,以及法律「應該」如何修正。Lessig在這本書裡所扮演的,或許正是如此這般的稱職法律人角色。

 

在網路研究的領域裡,Lessig可以說是個不折不扣的「公共知識份子」(public intellectual),他向以精準預測網路科技如何潛入文化議題當中,和預言網路科技如何成為數位時代的主要管制力量而著稱於世,而且從來不閃躲不畏懼地耿直發言。在Free Culture這本書裡,身為法律人的Lessig,在提倡「自由的文化」(free culture)的本書中,則是進一步提出其對智慧財產權制度既存狀態的深入觀點。Lessig指出:在智慧財產權的領域裡,彼此間互動日趨密切的社會規範、市場、法律、及科技發展等力量,已經將原本應屬「創造的文化」(creative culture)的文化型態,轉化成「許可的文化」(permissions culture)。換言之,Free Culture這本書,已經不限於是一本法律人討論智慧財產權制度的傳統論述,而是進一步引導讀者去理解數位時代裡的智慧財產權制度,相對於文化生產而言,其影響究竟如何。



    
順著此一論述主軸,Lessig毫不遲疑地點名一些文化獨佔者是如何以嚴重危害甚或緊縮「公共領域」(public domain)的方式,來回應網路科技所帶來的挑戰。即使,當Lessig在分析此一現象可能會帶來何種形貌的智慧財產權集中狀況,以及不斷限縮創作的權能時,特別指出:在我們的歷史上,從來沒有過任何一個時期像我們現在這樣,有這麼多的文化是處於被擁有的狀態。也從來沒有過任何一個時代像現在這樣,控制文化如何使用的力量集中的狀態,是如此理所當然地被視為理所當然,我們已經可以嗅出其基本立場為何,不過,針對這些集中化的力量所衍生的議題,Lessig所做的回應,一點也不是天真而簡化的回應。相對地,Lessig承認科技並不是中性的,而法律的形成過程,更不是中性的,其實是各種文化、社會和經濟因素彼此複雜交互運作之後的結果,而我們眼前所遭逢的智慧財產權不平衡狀態,其實正是各種力量分配不平衡且高度發揮影響力之後的結果。



   
然而,此處值得特別注意的是,Lessig的基本訴求,向來都是在於求取不同力量互相競逐時的平衡狀態,他從來未曾主張無政府狀態,也從來未曾主張應該顛覆智慧財產權制度,也未試圖將迪士尼或者Adobe予以妖魔化,他所在乎的重點透過書中一個又一個故事的自我解說而這也是讀者在閱讀過程中必然會清楚意識到的重點,在創作和知識作品的發展歷程上,過於強調智慧財產權「保護」的「私益」,明顯擊敗了智慧財產權本應崇尚的「公益」,而這正是讓本書作者尋思解決之道多年的癥結點。



   
在本書的前三分之二篇幅裡,Lessig將自己的論點,耐心且完整的鋪陳出來,頗有娓娓道來之效。而在後三分之一的篇幅裡,則是轉向針對Lessig自身為Eldred v. Ashcroft這個案子辯護的經驗。Eldred此一判決所挑戰的,是Sonny Bono Copyright Term Extension Act of 1998的合憲性。Lessig最終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輸掉了這場法律戰役一場被他視為如何保留公共領域,使其不受到著作權保護無限制的滲透甚或控制的戰役-這個結果,對於許多為智慧財產權度改革而努力不懈的人來說,的確是個令人失望的結果,然而,Lessig在此也多少告訴了我們:在既有的管制架構下,著作權相關的「法律」,在某程度上是扮演了球員兼裁判的角色。接著,本於以上的論述和經驗,在本書末了,Lessig提供了一份綜觀與規劃未來的草圖,Lessig提供了許多可以協助我們真正達成改革目標的一些步驟,這些解決方案,從草根式的「街頭」到「國會」的改革均有之,其中當然也包括了Lessig自己開風氣之先,將本書英文版以Creative Commons授權條款釋出的獨特出版方式。

 

    整體而言,本書針對網路時代的智慧財產議題,提出了一種既清澈平易但卻不失精緻的論點,讓複雜的議題變得更容易理解,如果你沒有法學訓練背景,Lessig這本書,應該是塊讓你可以更快掌握智慧財產權當代爭議的入門磚,如果你是個不耐國內傳統智慧財產權論述的法學者,或者是個長期習慣浸淫在諸如 James BoyleWilliam FisherJulie Cohen等美國當代智財理論學家作品當中的嚴肅讀者,Lessig這本以銳利觀察著稱的小書,自然也是必讀的佳作。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Lessig這本書,也可以說是對智慧財產權成文法化趨勢及其在美國出現的司法發展方向的回應。針對上述發展路徑,Lessig認為立法部門與司法部門都可以說是已經向媒體集團和強勢利益團體屈服了,因此侷限了公共領域的範圍,增強了創作活動的受控制程度、這種對自由文化的威脅,其實是與美國根深蒂固的傳統,形成相當強烈的對比。從法律經濟分析的觀點來看,一般會認為common law和成文法相較之下,來得有效率,然而,Lessig針對美國法院處理智慧財產權議題的歷史分析,卻不見得能夠支持這項論點。更重要的是,在Lessig的分析中,自十八世紀以來,立法部門處理智慧財產權的趨勢,無疑就是朝單一化、線性化和擴張化的方向發展,並不是出自任何具有理論系統性的規範思考,反而是利益團體施壓的結果,而相關市場本質上的改變,例如出版、娛樂及製藥產業等相關市場變得更為集中化,也使得這些壓力可以對立法部門發揮明顯的作用。           

 

    深入追究之下,可以發現Lessig其實並不是一味地反對智慧財產權,他只是提醒大家:我們應該以一種更均衡的取徑,去定義智慧財產權的範圍和功能。事實上,本書雖未明說,Lessig也是接受智慧財產權的法律經濟分析理論的。有趣的是,法律經濟學家者一向偏好自由市場,不喜政府管制,然而,智慧財產權制度本身究竟是屬於自由市場機制,還是屬於一種政府管制,其定位其實並不清楚。細究之下,法律是創造智慧財產這種無實體財產權的主要工具,因此,智慧財產制度自然是屬於對市場的干預。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因為市場必須以私有財產此一機制做為運作前提,所以智慧財產財自然也是屬於自由市場機制的一環。

 

    再者,法律經濟分析所追求的首要目標之一,是社會福祉的極大化,因此,論者不乏以為:倘若沒有智慧財產權的保障,便會欠缺創造誘因,文化及科學的活動和發展,也都會因此嚴重遲滯甚至停止。然而,任何新的發明無論是科學活動或是文化活動都必須以既有的科學成果或文化成就當做基礎,因此,任何觀念或表達完全財產化的結果,也將會阻礙科學及文化的進展,於是,Lessig才會特別指出:自由的文化應該同時支持並保護創造者及發明者。自由的文化會藉由賦予智慧財產權此一手段直接達成這個目標,也會間接透過限制這些權利此種手段達成。自由的文化,並不是全然拒斥財產權化的文化,與自由的文化相對立的,只是「許可的文化」,Lessig所主張的,是將大家的創造活動,從過度緊縮的許可文化中解放出來,而這自然也是法律經濟分析下可以選擇的重要手段之一。

 

    同時,Lessig對於智慧財產權脈絡下的科技角色所提出的觀點,也是法律經濟學應該重視的,其主要理由,便是在於科技狀態常是大部分法律經濟分析容易忽略掉的因素。以寇斯定理(Coase Theorem)為例,其預測了在零交易成本的世界裡,法律制度如何安排並無關緊要,市場力量自然會引導我們走向有效率的結果,無論是誰被賦予權利,以及用何種方式去保護該權利,均無不同,然而,這個曾被CalabresiMelamed等人發揚光大精彩分析模式,其實也隱含了科技狀態或科技變遷視為理所當然的假設。在過去科技變遷比較緩慢的世界裡,此一假設或許並不是此一法律經濟分析模型的重大缺陷,然而,以今天科技變遷迅速的現實來說,將科技此一因素納入上述法律經濟分析模型中,恐怕便是不可避免的了。

 

    換言之,Lessig的主張或可補充此處交易成本(transaction costs)分析的不足:科技的發展,在無意間改變了自由文化和許可文化兩者相應的法律效果及其範圍。即使論者不乏主張「合理使用」(fair use)此一內蘊於著作權法的機制應該足以重新平衡科技所帶來的改變,但是,Lessig卻認為:法律的重心一旦移到合理使用此一機制上,訴訟及律師的角色自然會顯著增加,由於必須確切了解自己每個行為合法與否,數位時代的內容使用者和創作者自會因此轉向律師諮詢。而投入營利活動的創作者,則是希望能夠倚賴既有智慧財產權法,增加其收入。

在這樣的脈絡下,對於無力在法院進行抗爭的個人來說,自然經濟威脅甚大,所以也就經常必須選擇妥協,即使妥協條件再怎麼無理,絕大多數都會選擇屈服,而非對抗。於是,改革之所以需要,原因即在於此。至於類似的論點,以及如何改革的建議,或也可從現任哈佛法學院教授Yochai Benkler前年出版的著作The Wealth of Networks: How Social Production Transforms Markets and Freedom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6)中看到。至於Lessig所提出的改革方案,是否真能在維護他一貫堅持的自由「價值」和社會「公義」的奮鬥過程中,發揮充分的功效,便有待讀者翻開這本書去細細品味和反覆提問了。

 

    此處值得附帶一提的是,顯然Lessig對於這些解決方案的作用,顯然仍是有所保留的,因此,在提倡並參與Creative Commons等網路運動多年之後,Lessig發現這類運動無法達到其平衡智慧財產權制度的成功目的,其最大阻礙,竟是政治交易中的貪腐現象(political corruption),因此,Lessig去年宣布其將把研究和努力的重心,轉移到研究和對抗這種現象上去,而在今年一月底發表了其最後一場關於「自由文化」的演說後,甚至還一度考慮競選因加州前資深聯邦眾議員藍托斯(Tom Lantos)病逝後遺留的聯邦眾議員位子,以親身參與國會政治運作的方式,實踐其甫著手進行的名為「改變國會」(Change Congress)此一計畫。Lessig可能參選聯邦眾議員的這個消息,不但備受網路界矚目,一時之間也成為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等大報的新聞,雖然,Lessig目前打消了這個念頭,然而,這種實際參與的傾向,正如同其發起的Creative Commons一樣,是不是會因為這個憲法學者的堅持性格而真的蔚為一股起自網路的國會改革運動,從而對網路的未來帶來更深更遠的影響,或許真的是值得大家拭目以待的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