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34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起身

 
 
 
 
 
 
但我依舊還是離開了
一點也不眷戀
 
 
也許是自己內心深處還沒有被磨光的叛逆精神所使然
在演說的途中
其實已經在思考著很多的事情
要說明為什麼毅然決心要離開下午的場次
想是因為這幾天時日影響我甚深的事情有許多
 
 
在這場演說裡
有好多好多的事其實以前都學習過了
雖說我本身並非商科出身
對於管理也並非經過專業的培訓
但是很多基礎或是書籍在自我吸收之後
或多或少都幫助我在今天的演說裡學習到很多
 
 
 
只是
好像是哪裡不夠舒坦
說不上來
只是心中某處很卡
莫名的感到悲傷
很淡的一種悲傷
 
 
那樣的演說裡
我看見了一家大型的國際企業看起來是如此的容光煥發
他所訴說的精神還有管理技巧也是這樣的實用而且是助益良多
坐在中排的位置,冷氣有些涼
拿著筆抄下幾個行銷例子就不願再動筆
直直盯著台上這位西裝筆挺的企業家
心裡冒出了很多的聲音想要問他
也問自己
 
 
 
在看完毒奶粉事件的來龍去脈後
在看完雷曼兄弟倒閉的事件後
在看完台灣的黑心商品也害死了幾了孩子後
在看完前些年美國安隆案的事件後
在看完NIKE的血汗工廠後
在看完藥商利潤與智慧財產權的概況後
 
 
 
有好多好多問題想對台上的這位企業家問著
 
 
 
自從一種抗愛滋的新藥(ARV)問世之後,北美洲的愛滋病患者就得到某個程度的重生──他們雖得病,還可以正常生活。但是藥價昂貴,一個人一年至少一萬美元,是病人更多的南方國家所負擔不起的。巴西政府因此研究ARV的成分而發展出製藥方法,在一九九七年開始生產,藥價只需三百美元。巴西打算將這低價的藥外銷到其他發展中國家去,使窮人也能得到治療。但是這個做法卻違背了智慧財產權的保護原則。原生產藥廠也強調,如果研發新藥的智慧財產不被維護,將來就不會有人願意投資於新藥的研發,對醫藥學的發展將是嚴重的打擊。
學生們必須研究和辯論的是:窮人的治療權和研發的智慧財產權都是極其重要的原則,但是兩者相衝時,怎麼辦?WTO如何解決這樣的兩難?專家們對WTO這樣的組織又有些什麼樣的批評?
 
 
不知道今天演說的講師是不是知道這樣的問題存在著?
今天他所分享的很多有關拜爾研發豬隻疫苗的同時,我只是再腦海裡迴繞著這一段話
即使他對這件事情可能毫無關聯,但相信在藥物研發的領域裡也會有相似的問題存在著
企業對你來說是什麼樣的存在呢?
在這個變平的世界變的這樣功利主義大家只想著賺錢而造成上述的現況後
難道一個像拜爾這樣的大企業有沒有些不一樣的思考呢?
在一個都是懷抱著理想而坐在這間教室裡的年輕人們面前,難道真正的企業態度都不用去提及嗎?
想要請他分享企業道德或是企業倫理的經驗跟在座的年輕人說「請不要只想著賺錢成功,也請看看、關懷這個社會吧!」
在Q&A的時間
問不出口
以自己的個性,該是要第一個舉手的
但發現自己怎樣也問不出口
 
 
也許自己是想要等待的
期待一絲絲希望在座有學生和我一樣的想法而提出相似的問題
但結果總是如同大家所想的
在座的學生安安靜靜的
問題也總是離不開有關研發、有關評估商品的問題
 
 
也許是冷氣房待久了
突然覺得想吐
坐在座位上
腦海裡只是不段浮出很多人的畫面
 
 
 
心裡只是有著很多的疑惑
累積在胸口想要問問身邊一起聽課的同學
只怕問了要被別人當瘋子
所以沒問
其實心裡是知道答案的
只是想確定別人是不是也知道
知道
那又有沒有做到呢
 
 
 
 
在前些日子PO在自己版上的一篇龍應台教授的文章
有這樣一段話
 
 
 
    二十一世紀的震撼,就是全球化。在今天的時空,我們突然發現自己站立在全球村的土地上,如果我們今天仍舊跟公民只談如何愛自己的國,就猶如在一株大樹的頂端全力築巢,渾然不知大樹的中節冒煙起火,大樹的底端樹幹正被一把天一般大的鋼鋸鋸著。


為何
CEO
    所以,今天的大學生,面對一個人類前所未有的新局面,需要什麼「基本配備」?
 

    顯然這個問題已經是很多人的焦慮來源了,針對這種焦慮,各形各色的因應全球化「指南」成為二十一世紀的顯學,題目叫「邁向卓越」或「菁英必讀」的書籍和雜誌永遠被擺在書店進門最顯目的展示台上。百分之六十的封面是一個或一群穿西裝的男人,兩首交叉在胸前,帶著極度自信的微笑,告訴你如何往上爬,變成跨國企業的高級經理人CEO。百分之四十的書籍或雜誌會把「競爭」或「實力」寫在封面,警告你早做準備,全力衝刺。整個賣書區,瀰漫著一種全球化「來襲」,害怕掉了隊的恐懼,或者說,恐嚇。


    我訝異的是,為什麼全球化的挑戰是以這種面貌出現呢?這裡有兩個明顯問題:第一,何以你只看見強者?跨國企業的發展固然促進全球經濟和資訊的快速流動,但是它同時蘊含的暗面──譬如全球經濟遊戲規則的不公平,譬如強勢經濟帶給弱勢經濟的文化傾斜,譬如兒童勞工的人權和大企業對落後地區的剝削等等──卻不見蹤影。為何「指南」書籍和雜誌只教你如何加入全球化的「強者」隊伍,卻不教你如何關注全球化的弱者,為他們說話,為他們行動,或者教你如何加入先覺者的行列,檢驗全球化的競爭規則,批判全球化的惡質發展?
 
 
 
 
 
坐在冷氣房裡
其實心裡一直很平靜
不可否認的是
的的確確詩曼仍是有一部份的悲憤因素在
對於很多冷漠
或是不平等
都可以讓心裡的漣漪變成波浪促使我思考、逼迫我前進
 
 
記得四川地震後的一個多星期
從兩岸的籌會回來了
那天中午在新聞上得知傷亡越加慘烈的消息時
下午時分就去學校福利社要了個小紙箱
買了海報紙
在衝去學校計中印了字條
晚上就走進了女宿
一間一間敲門
向每一間的學妹學姊們募了錢
只因為那時領袖會要去四川幫忙心靈重建
 
 
 
忘記是哪一位上師曾經說過
修行,是從下坐的那一刻才開始
 
 
也許是因為這句話
我總是常常去當下做些事情
 
 
 
坐在冷氣房裡
看著那些學員的背影
心裡有些情緒要我起身
就好像那天看完新聞的心情
 
 
心裡有聲音在問自己
如果二十年後
我成為了知名的企業家
如果有人要我對年輕人說些什麼
也許
會像龍應台教授那樣的口氣
也許會有我自己的悲憤
我想那時候我會更清靜了
可以很安然自在的訴說著修行的本心
 
 
在怎麼也不願意
只是告訴他們這樣一堂創業的實用課程
 
 
總得有些事情
可以把生命再擴大的吧
 
 
在早上有時候
呼吸變的困難,是不是可以告訴誰
心要如何安呀
時間流的是這樣快
倘若我今日就要死去
我會希望台上的人對我說些什麼呢?
 
 
想一想答案
我只是站起身
心裡想著有些對不起帶我來的卉庭
我總是這樣突然
但只是想回到家
點一座檀香
透一口氣
壓下一種莫名的情緒
在開始禪定
 
 
也許只是在害怕
害怕這樣的心情過些時日就再也找不回來
所以想早些回來打成文章
想要好好記住想要起而行的心吧
 
 
不知道為什麼
在昨天聽見 會長的聲音
只是流淚
真的是找到家的感動
以及世上還有這樣多人輪回千百世無法離苦得樂的哀愁
 
 
 
林懷民中天書坊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
林懷民先生的話語不斷的在我腦海裡迴繞
聽他說著九歌
透露出的對上天的感謝
才發現自己的心是這樣的嚮往這樣對內心聲音的渴求
當回過神來後
發現自己身邊總是有這樣多離開本心的貪嗔痴慢疑
說要不悲愴
其實也是欺騙著自己


但詩曼依舊是感恩
如果沒有這佛緣
只怕我的三毒二邪是比他人在重些
還不懂修行的重要



若是以前的自己
在上這樣一堂創業課的話
應該是極度認真而且有企圖心的追問著自己成功賺錢的路途在哪
可能就不會有今天這樣對自己的沈思
或是看不見   會長要我們看見的世界格局與眼光
甚或者最基本的感恩與懺悔
連邊可能都摸不著的



那就是修行前的詩曼
汲汲營營
一生庸庸碌碌




昨天在精舍課裡
看見有位師姐在她的書裡寫道病危之時  會長前去探望她的情形
她說自己即將要離開世間,可能不能再見了
接著會長只是問了一句
「喔~你要"走"了啊?那妳知道要去哪裡嗎?」
那位師姐當場被問的傻住了
所幸後來她身體安康的出院,繼續完成她的菩提願行



為曾生我誰是我?
生我之時我是誰?



我們這一生為何而來
死後往何處去?





以前沒開始修行
我找不到答案
應該說
連應該要去找到生命的答案都不懂
越修之後
越覺得好像除了唸書賺錢之外
人生真的還有些什麼是比賺錢養家活口更重要的答案


最近
開始了解到
原來自己長這樣大
念了這樣多書
拿了學校的成績
打了工
但卻無法幫助我面對生命中的生老病死


這不應該是等到七老八十才應該感嘆的問題
也不應該是要等到無常來帶走我們真愛的人事物才開始難過
如果說有人問我
禪修可以得到些什麼
可能我會拿這樣的問題問他




詩曼不敢說知道答案
但所幸跟隨著一位三身成就的上師助我修行離苦
答案
越來越清晰
我的   師父告訴我
只要往心中去
智慧自然現前
而我也很幸運的
的確了悟到很多事情去感恩懺悔






 
 
在網路上找到林懷民先生的一段歷程




節錄自2000年七月份的康健雜誌,林懷民「恆河畔的悸動」。
 
在印度,陽光就是陽光,汗水就是汗水,一碗飯就是一碗飯,一杯水就是一杯水,地上一個餓死的人就是一個餓死的人,非常基本也非常真實,就是因為這樣,我喜歡它。
 
當然還有別的理由,因為它充滿顏色,在每個人身上、在廟裏面,到處都有顏色;也充滿氣味,站在市場的一個角落,可以聞得到古物的味道,汗水的味道,屍臭的味道,那中間還有花香,它喚醒你全部感官。印度有最髒的東西也有最美的東西,種種這些,讓我覺得很豐富。
 
凡那落西,在那裏冬天真是如黃河之水天上來,非常漂亮,河上撒滿了花、蠟燭,壯觀的早禱與晚禱,晚禱結束後,還會看到兩個燒屍體的渡口。有一天,我就看到在燒30幾個屍體,煙冒得很多,我知道那些骨灰是要撒到恆河裏去的,有時候還會見到屍體從船邊流過。我覺得恆河是一條偉大的河,可以養生送死,非常壯麗、非常的美。
 
很多人到印度覺得害怕,我卻有「幸福到可恥的感覺」。有一次我到距離菩提嘉雅20分鐘車程的嘉雅,那裡是個不大不小的火車站,每天都有一千多人睡在那裏。我經過時覺得他們都好安靜,(你可以想像台灣如果有一千多人聚集的情況)我要到月台搭車,覺得有點緊張,因為必須從他們身體間找路過去,走在其間我一直覺得這些人好安靜、好安靜,後來想一想,就哭了。一個人如果餓到一種狀況,就不能不安靜了。這些人都是從鄉下出來討生活的,如果找到工作的話,一天可以有一美元的收入過日子,相較起來,我覺得自己真是幸福到可恥、生命也浪費到可恥的地步。
 
他們所有宗教的教訓,都讓人感覺生命無常,但這無常可以使你不那麼在乎很多事情,也使你珍惜所得到的任何幫助與鼓勵。只有在那裏,當你過得非常基本的時候,可以思考許多生命的問題,甚至不用去思考,就有東西主動會來告訴你。
 
每年到印度,我就是安靜下來,同時就會知道自己的煩惱、焦慮、甚至知道身體好不好,就只是因為安靜下來。因為安靜下來,就可以察覺。否則我們就會一直 忙、忙、忙,忙到發現癌症,人常常是因為疾病才發現自己的存在。但在印度,你覺得有一種透明,能夠面對自己。我大部份都是一個人去,去別的地方旅行,不見得有蛻變,但是去印度,是的,我有!
 
我確實希望每年都能去印度一次,我已經覺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因為我去印度八次了,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車快到那裏,我就開始笑,開始很開心。
 
其實去印度的路種有點累,要從台灣飛到曼谷過一夜,再飛到德里,住很爛很便宜的旅館,第二天早上起來,飛機十點鐘起飛,你八點鐘起床,九點鐘出發,但飛機永遠會delay(延遲)到下午三、四點,因為飛機、火車永遠不準時,但也永遠都會來,所以人就變得沒什麼好氣的,反而安靜下來,在等車、等飛機的中間,開始有生命的空閒,開始看到人、看到事情。
 
在印度旅行也一樣,很多答案,有人認為來自靈感,我認為不是。人常常有很多「垃圾」,把身體的狀況、心靈的狀況及最重要的渴望淹沒掉。我覺得我們現在的生活都是加法,從來沒有減法,如果休閒的不好,如果每天沒有很有效的打坐,就一直累積「垃圾」,所以你看不到你自己,感覺不到你自己,只看到要做的事,以及到達到的目標,那些事物會威脅你的時間。
 
所以到印度讓你沉凝下來,知道一切可以很簡單。回來以後,即使還在這「很大的洗衣機」裏攪和,到底幾流幾轉我不知道,卻使終明白最後面有個底層,印度告訴我的東西就在那裏,不至於發神經到什麼樣的地步。
 
我覺得不旅行的人,像不流動的水,要長蟲的。所以一定要旅行,當你不能離開居住的地方,仍然可以透過閱讀、冥想、音樂的空間旅行。
 
如果你沒辦法做形體上的旅行,也不試著做精神上的旅行,我想,即使你坐擁許多股票、住華宅,對我來說,那種人生是不值得的。
 
 





是什麼樣的心情促使我離開了教室
我不是很懂
只知道想離開去做些什麼
於是我回來
只是為了打一篇害怕自己遺忘些什麼的網誌而安心



究竟是想要訴說些什麼
自己也不清楚
也許又要笑我總是這樣當下不顧一切
只是想
認認真真的想
想念   會長
想念禪定時候那樣靠近心的感動



也許
早上的課
只是讓我不安了起來
我找不到為什麼自己要坐在那的理由
即使一開始
的確是想要學習的沒有錯
可能在那樣的課堂裡
只是突然的徒然感受到不安罷了



只是發現
當我上完這樣一堂看似精采的課
卻不如聽完一句偈語使我安然法喜
開始去發現到
原來心裡越來越希望清靜



卻因為一堂坐不住的課而干擾
我果真
還得精進才行



 
 
起了身
離開教室後
我要去哪裡
其實我不知道
在打完了文章看完了影片
想回去繼續坐在冷氣房裡
圓滿剩下的課程
所以我回去
 
 
人總要入世
還在檢討不該這樣激動的起身離去只求一段平靜
在冷靜過後的起而行
至少
會知道自己該往何方去行
 
 
 
最後
其實仍舊要對你說聲感謝
謝謝你的包容以及給我機會上這樣一堂課
有太多的感謝
詩曼無盡懺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