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34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聽見聲音的照片─凝

 

 


        午後的書香味裡面有很深層的霉味,在肺腑裡變成一種很均勻的思考,但也沒有刻意想要思考著什麼樣的話題,就只是漫無目的隨著思緒飄邈。

        如果有人問著要去哪裡,通常只會笑一笑自己知道答案就好。

 

 

 


 

 

        拿了一本書之後,在落地窗旁邊坐落。

        也忘記自己先前讀到哪一頁,就隨手翻翻吧。隨緣讀字,隨喜而安,那書頁中的字裡行間,白底黑字裏,似乎有陰陽。

        每一個段落還有字句的時候,不一定閱讀著文意,只端看著一個字,好像就可以看見千年的時光。

好像明明是用眼在讀字,卻是用眼神去撫摸紙質上那樣的飛白。

        記得合上書的時候,看見書頁上有幾個字落下了,很細小的叮噹聲,很細很小,仿若無聞。

        不知當雙手擺放在那樣的紙頁上,會不會被字的深黑勾勒所刺癢到呢?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心裡突然有歌聲這樣唱著。
        於是心境開始清涼。

 

 

 

好像心裡有山嵐一樣,有風輕撫過枝椏,沙沙清響。
        輕輕捧著書頁,一片一片的思緒就這樣跟著陽光化在眼底,突然在心裡冒出了檀香味。

 

        聞過綠壇香嗎?

        有沒有點過檀香?

 

        通常點檀香,是要合十的。只是要很安靜、很感恩去謝天賜與我們身體,賜與我們時間、賜與我們安寧。

        若不這樣去點一座檀香,很難去體會那樣飄渺的煙霧裡有來自心跳的呢喃吧。

 

 









 

        很靜很靜的感覺是如何的?並不是真的零分貝的壓抑,而是有些細小的聲音反而更能體會那樣的靜謐。

        房裡很安靜,安靜到全世界只聽見翻書的摩娑聲響。

        還可以聽見些什麼呢?

        把耳朵豎起,身上的紗起了一點低音。

        呼吸也有一些些穩定的節奏,心跳也有。

        再遠一些有什麼?

 

 

 

        聽見回憶。

        是來自故鄉的廚房裡,母親用大鍋子熬湯的滾水聲。

母親和阿嬸、嬸婆們一群年邁的女人擠在昏暗的廚房裡的嘲雜。用鄉下女人獨有的嗓門傳唱著白手起家的歷史,而抽油煙機大聽不清他們要你小心菜燙的吆喝聲。

爆香的油炸聲音很大很爽快,亦或者當青綠的白菜丟進油鍋裡的那一聲「唰」的油炸聲總是隨著油煙印在心裡的。

 

阿,是阿,老人家倒酒的咕嚕聲…,總是和下棋的聲響扣在一起。

 

十幾個孩子們玩著捉迷藏跑來跑去的腳步聲音可以讓大人們笑開,總是不出們三五分鐘,就會一個不足十歲的孩子衝上哪一根電線桿叫著「KIDA!」,接著也能聽見哪個不服輸的孩子開始流淚的啜泣。

那也許是不只來自夢裡。

 










 

 

還能聽見些什麼?

 

 

 

        蟬叫聲好刺耳,怎麼摀起耳都擋不住直涼透心的蟬喊。

在午後下雨的時候一陣一陣的落雨聲,打在樹蛙的身上,此起彼落都是青蛙們給彼此的思念,很響很響,在每天睡前聽著入睡很沁心。

       

 

 









 

        拿著書的時候。

        有詩人開始吟詩。

        為什麼,在漆黑的夜裏,仍聽見無人的林間有桐花紛紛飄落的聲音?為什麼,繁花落盡,我心中仍留有花落的聲音?

      似女人的嗓音,輕輕道唸出席慕蓉的心。

      為什麼有時候生命需要一些憂愁才能似花般美麗呢?

 











 

        生命的聲音是什麼?

        想要聽見。

 

        似乎是來自加護房裡,剛臨盆的嬰孩大口吸氣的叫喊。

        又或是一面明亮的窗下,一枚綠芽剛從豆殼蹦出的聲響。

        在綠谷裡戴斗笠的女人才剥下清香茶葉的瞬間,滴滴點點滴滴,露珠灑下的流暢像觀音菩薩手裡的聖水。

        生命,會不會是大漠裡飛鷹振翅的呼嘯呢?

        聽不聽的見?

        大地有好多的聲響,詩人寫說,輕輕地奏吧沉沉地彈,徐徐地叩吧撻撻地打。

       

 

 

        好像可以聽見哪一座山裡傳來的鐘聲。

        鐘聲的餘韻在山嵐裡飄邈。

        雖然身不在,意卻無所不至。

 

       

        記得某天半夜裡,母親來叩房裡的門。

        頭燒的疼,起不了身,她的腳步聲很沉很穩,被自己咳嗽的聲音驚醒,喑啞的嗓音說謝,就看見母親用手给自己涼體溫。

        聲音,好像可以治病,尤其讓人安心。

 

 

        書頁翻久了,好像可以知道翻一本書的音高起伏。

        當看到書裡的哪一字句而笑開的時候,嘴角揚起好像也把嗓音勾起來了。

       

 

 






       

 

        一面窗、一盆栽、一花葉、一枯枝。

        很簡單的世界。

窗外有什麼?

 

 

 

        有某處孩子被軍事家未拆的地雷炸斷了腿,哀號還沒傳進家人耳裡,他的身就已湮滅在黃土上。

        百年的桂樹在山頭被刀砍的低吟,轟隆轟隆。

        某國的熱鬧嘉年華的隔巷,傳染病正在淹沒病床上的咽喉。

        大卡車的喇叭聲掩蓋了菜販地吶喊,汽車滿街跑,光鮮亮麗的街道上播放著滾熱的音樂。

        億萬富豪砍殺了自己女人的嘶吼還有自殺的槍響,同時另一國的女孩用她稚嫩著聲音叫賣著乾菜要餵養家裡十幾張嘴。

 

 

 









 

 

        生生滅滅。

        是應該掩蓋住眼睛,還是該掩蓋住耳朵?

 

 

 

 




 

       

        打開收音機,是出世清境無為的好,亦或是入世沾塵的好?

 

 

        落地窗灑下的陽光已然有些稀少,想要聽見的究竟是什麼?

        很安靜很安靜,放慢了動作。

        連一片思念掉到地上都會嫌吵。

回憶起不知道是誰說過,外在的灰塵都不是灰塵,是自己心中的妄念才是灰塵。那是不是,眼耳鼻舌身意,也都只是幻幻滅滅的倏忽而已?

外頭的髒不是髒,外在的吵不是吵,端看內心平靜自在,睜眼閉眼並不是該問的題,而該問己心清境吧。

 

 

 







 

觀音的海有一種安靜,海浪的聲音在沙上進退流轉。

遠遠望去,從此岸到達彼岸的時候,是不是就能聽見般若的聲音?

誰輕輕笑了,在那樣的清靜裡。

好像可以聞到一種檀香味,不是來自人間。

當你聞到那樣的香味,當你聽見來自智慧的聲音,你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呢?

 

 

 

 

 

 

 

 

 

 

 





看見你的表情,猜想你知道答案,對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