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348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最近閱讀─龍應台大江大海






MIIKO最近不斷的閱讀許多國際觀的書籍
心裡有很多的思想衝擊
原來小時後認為的世界,還有長大後的世界,還有長大背後我們還沒看見的世界是這樣多變的
心裡有稍稍成熟依點點吧









不斷的閱讀的機會中
剛好CELIA去接了一場演講
正好講師謝禮就是心中一直想閱讀的1949大江大海


為什麼會特別感興趣
是因為想要知道多一點爺爺奶奶的時代
慢慢閱讀之後,又是另一發思想震撼彈
也許小時候父母都不曾提過,阿公也只說說家裡白手起家的奮鬥史
對於阿公那個年代,原來有這樣多的故事
總覺得真的好了不起



我從博客來書局節錄了一段她的內文



    你知道嗎,飛力普,一直到二零零七年,才在一個當年守城衛兵的資料袋裡找到一個文件,文件寫的是:「面對逃亡者,使用武器不需猶豫,即使是面對婦孺,因為叛徒經常利用婦孺。」

    昨天在電話上跟你提到柯景星這個台籍監視員。他被判刑十年,罪行是他和其他十幾個台灣兵在日本已經知道要戰敗的最後時刻裡,為了湮滅虐俘的證據,屠殺了四十六個英澳俘虜。那個下指令的日本隊長,在法庭上主動承認是他下的令,一肩挑起罪責,但是那些奉命動手的台灣人,還是被判了重刑。
。。。
    喔,昨天終於找到了小洋!他住在澳洲雪梨,是個八十二歲的老人家了。一九四五年從俘虜營回到家鄉以後,變成一個木匠,幫人家設計家具,做門窗。他在俘虜營裡零零星星所做的素描,後來就用他做木工、畫家具設計圖的本事,重新畫過。他很開心我可以採用他的俘虜營素描。

    我問他:「在山打根俘虜營裡飽受虐待的時候,你知不知道很多穿著日軍制服的監視員其實是日本殖民地的台灣兵?」

    他說,「知道的,因為他們自己常常被日本長官揍,刮耳光。老實說,日本人對待這些福爾摩沙監視員的態度跟監視員對待我們這些俘虜的態度,一樣的狠。」

   「那麼,」我再追問,「如果我說,這些福爾摩沙監視員在某個意義上,也是一種『被害者』──被殖民制度和價值所塑造、操弄,因而扭曲變形,你身為一個曾經受過凌虐的人──會反對嗎?」

   幾分鐘之後,他的電郵就回覆了:「教授,我當然不反對。他們同樣地身不由己啊。」

    「那麼,六十年過去了,您對那些福爾摩沙監視員最深刻的印象是什麼?」

    他回信:「有一次我跟兩個英國人從俘虜營逃跑,被搜捕回來,我們都以為,唉,這回死定了,因為我們都看過逃跑的俘虜被活活打死。而且,如果當場沒打死,傷口發炎,他們不給藥,潰爛沒幾天也一定死。可是奉命管教我們的是幾個福爾摩沙兵,他們年紀很輕,而且個子都比較小,抓那個粗大的藤條抓不太牢,所以打得比較輕,我們運氣還不錯。」

    「有沒有可能,」我說,「是這幾個福爾摩沙監視員故意放你們生路呢?」

    「很難說,」小洋回說,「教授,所謂操弄,就是把把一根樹枝綁到一個特定的方向和位置,扭成某個形狀,但是我相信人性像你們東方的竹子,是有韌性的,你一鬆綁,它就會彈回來。不過,如果你這根竹子剛好是被壓在最底層的話,那可是怎麼奮鬥、掙扎,都脫不了身了!」




這本書
其實我才看一半
往後的時間
想利用網誌可以一點一滴的分享閱讀後的心情










閱讀到一半
裡面的很多故事打動著我的心情
像是活生生的歷史,把我拉近了那樣的戰亂時代裡
才慢慢理解為什麼會有那樣的傷痛
為什麼政治、歷史這樣身不由己


回想起國高中唸的八年抗戰
還有國民政府的往年歷史
我覺得從龍應台的一種細膩的文筆
像是嚴厲的母親獨有個語氣,用希望你明白、希望你惜福的心,
坐在前方對你訴說家族裡其他長輩如何苦痛過來
才變成我們今天的富裕平靜


還沒看完全部的我
心情覺得很感恩的
書裡描繪的戰亂這樣的貼切,我們現在的和平是從那樣多的血跡山河堆砌出來的
很深刻的體會






對自己的家族
台灣的傷痕有了不同的觀點
多了很多的諒解與包容
真心希望可以用這樣大江大海的寬闊
去面對這樣多糾結的歷史和未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