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IKO SPACE
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2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幫自己的老家拍張照吧



在2010年的暑期光鹽紀實攝影班尚未結束之前
有一堂課蕭老師要求我去拍攝自己的媽媽
是因為在我心中對家庭這一塊有一個心結.從孩提時至今給我的影響太過巨大
我必須學會面對他.才能從中得到智慧


這樣的想法這幾週一直在腦海裡面盤旋
總算在最近找到時間回到我的老家
我拿著GRD3.用黑白的影像去紀錄
刻意忽略掉色彩
也許是覺的黑白的色調更符合心裡那種極深處的心情
也更認為黑白所呈現的更能讓自己回味

從大學離開桃園開始已經六年多
為著自己堅持的理想
堅持離開自己的家
裡面有很多複雜的心情
這一次的拍攝的.記錄到很多內在的情感
也許對觀看的人來說.這些照片是很乏味.平淡.不知所以的影像紀錄
但是攝影不盡然要抱持何種觀點
對我來說.裡面所拍攝的每一個畫面
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回憶還有故事


這一次回家
時間太短
抵達的時間太晚
匆匆的過去要拍的東西太多
一直到凌晨都還在拍攝
從大崙的家到觀音的老家
短短的一天半
儘可能的多按下快門



晚間大崙的家裡
我看著樓梯間中
有很多是媽媽從各地的菜市場或是網路上買下來的裝飾
有時候會很難理解為什麼他要花那樣多無謂的錢去買我們不懂美感的小東西
這麼多年.小時後的不諒解.長大才懂那是一天絕大多數呆在家裡的媽媽一種生活的方式
幾千元買下的木窗裝飾對我來說是種浪費.但如果能讓媽媽開心點覺得家裡變美
我試著去欣賞他的價值.其實不是標價上的那幾千元
 

















木櫃上的雕刻還有牆上的蓑衣
很小的時候就在那裡
也許是爸媽一種回憶的方式
那我們呢?
當我這樣拍照寫下網誌.會不會是希望等到6.70歲回憶的方式.讓我容易回想家鄉的方式呢?


我回到家中的時候
已經是晚間下著大雨

爸媽很快就回房入睡
拿起相機從客廳走回二樓
晚間12點
也許愧疚太久沒有陪伴家庭
也許是因為小時候回憶湧上
我總是拿著相機拍朋友.拍美景.拍活動
因為理想的堅持很少為家裡拍照
所以拍攝相機時總是有點憋扭
但是總是要去面對
像是害羞又像是戰戰兢兢
重新回到自己的家.心情會很複雜的人應該是很少吧



在按下快門的時候替自己的心情抽絲剝繭
我可以看到小時候和弟弟在這狹窄的長廊戶丟躲避球
做錯事在這裡被面壁思過賭氣
在這長廊不甘不願的掃地
等等的回憶一下子蹦出來


突然在想是不是要等到"長大"後才懂得感恩還有懺悔
小時討厭的
長大後才會懂他的重要

是不是長大後才會懂父母心還有自己身上很多的擁有呢?
那我現在又"長大"了沒有呢?


相機這時候變成一種時光膠囊.帶我開始記憶懷舊
也是一種紀實的工具.紀錄過去現在未來的影像.忠實的像是鏡子反照出心情









廚房門邊有大白貓的飼料
她總是愛出門不定時回來.有時候在午夜敲門讓我媽媽不堪其擾
卻又不捨的唸唸她後繼續為她到飼料












小小的廚房
不太乾淨的豁碗瓢盆
那就是我媽媽的隨性
我們也是這樣長大
雖然有時候髒髒的.有螞蟻.小強.甚至偶爾冬天會有田邊的毒蛇進門
冬天會很冷很冷有風灌進來


看著小時候常跑現在少造訪的廚房
會發現家裡即使不高貴的裝潢但是有世界獨一無二的溫暖
有臭臭的油煙髒髒的水漬
還有媽媽煮菜的背影.爸爸生氣摔椅子的畫面
和弟弟在廚房打架等等的
我這次回來拍攝的原因
是因為我害怕失去一些東西.要趕在那時候快點印在腦海裡不能失去


和父母.阿公一起開車回到觀音的老家
爸爸還特意要我練習很久沒開的車
一路開回觀音
剛開學的日子.原本該在家裡的堂弟妹幾乎都不在這個熱鬧的大家庭裡
還有些年歲還沒得上學的小堂妹在家
和年邁的嬸婆.年紀漸老的叔叔.嬸婆一起








我在小堂妹一樣的年紀在同樣的地方站著
10幾年的今天回過頭看
驚覺和孩提時的我有些神似
好像真的在看自己
當小堂妹說得每句話.走的每一步都這樣相似的時候
時間再也回不去的心情很沈燜
因為很清楚自己難以回報些什麼.還沒有很盡力的一種懺悔



即使我還年輕卻能深刻感受到時間的刻度很深很長
相機這時候.就變成小叮噹的時光機一樣
讓你回想到當年的某些時間點
只可惜妳不能改變
只能看著他然後繼續走到未來








不知道有沒有人和我一樣
可以很清晰記憶幼稚園時期的些畫面和身邊的故事情節
很小時候都在老家度過
幼稚園放學的早.我就會躺在椅上發呆
木頭椅子很硬.常常會被其中突起的竹子刺到
我卻很常在上頭睡幾個不安眠的午覺


看著天花板上的灰塵顏色.窗簾鐵槓生鏽的顏色
大家躲貓貓進床底下的霉味.衣櫥的木頭味道
看著牆壁上阿公得來的獎品.聽大人說很多家族的白手幾家的歷史
回想起來.在那個沒有電動沒有太多卡通的日子.閑的發慌的自己
不像很多現代都市的孩子需要補習才藝
有很多蟋蟀.泥土.竹林.風聲陪伴
其實自己非常的幸運




很多幼稚園時期的印象深刻
那時候的感受還有畫面
要等到很大的時候才能懂他的珍貴
我一直當作寶貝
在離鄉的時候當做心靈的支柱.因為血緣而感到安心
















小時候村子躲貓貓我躲進家裡的衣櫥被發現總不免要打幾下屁股
那時候太小還會拉著3.4歲多的弟弟一起玩火欣賞.當然也少討不了幾頓打
觀音的老家.很老很老.空氣中偶爾會有霉味
棉被依然是很厚重的台灣紅
會把我小時候的素描畫掛在樓梯間
舊舊的老家.懷念的童年
在十幾年後的今天我試著捕捉出最熟悉且養育我的畫面






十幾年依舊沒有變過
在每次大節日返鄉回家.一定都沒有變的房間讓人安心
一定團員拜拜.十幾個孩子拿著香讓
即使窗外對街蓋了幾棟新樓.家裡的人來來去去
孩子越來越多.大人越來越老
我要趕快拍下來
在我還記得很多事情的時候









那張椅子剛買的時候我國小.因為好奇上面的花紋足足多在那裡幾個小時
那個平凡的把手和繩子
是我們那時是家族中最早出生的孩子
爸爸叔叔為了我們安全一根一根繫在樓梯把手的間格上
那扇窗後是我小時躲貓貓常躲的地方





一張平淡的照片
有可能是代表一個人的人生
代表一個人很深的一段感情.回憶

看過越來越多攝影作品
我也慢慢懂了

我想等到自己過了半百
這些照片對我的回憶.一定也是加倍的珍貴
也更令我流淚吧





































漸漸老去的大白貓
漸漸蒼白的髮
漸漸記不得我的阿公
漸漸高大的弟弟
過去現在和未來交織在一個家庭裡
我處在20出頭.卻是上下世代的中間
是需要承先啟後的年歲



我喜歡拍人像
但其實也很不擅長人像
尤其是拍攝我的家庭
對我來說非常非常的難



因為有些歷史不是那樣討喜
和父母的爭執畫面太過清晰讓我難以直視
高中時期成長的身分定位難以被接受
還有很內在太深的歸宿感
家庭是很複雜的家.有包容也有傷害
酸甜苦辣加在一起當鏡頭轉向家人的時候
對我來說十分的艱難
甚至呼吸會開始急促





但是
就像日記一樣
有些事情和情感.不趕快紀錄以後就不會去記錄了
下個十年我的家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希望可以用相機慢慢為他紀錄
即使拍攝不甚精彩.至少已經起步開始面對


攝影好友卉庭一天跟我說
其實
是難以面對自己的感情



她說得很對
我很清楚
內心真正害怕的是什麼
是失去回憶.失去這些年歲.是在害怕無常
透過拍照
真實映在我的眼前
讓我直視



我發現到
相機變成我相互依靠的朋友
站在她身後看過去的景物.她幫我記憶且刻畫
她告訴我很多我遺忘的事情.送給我讓我出發去異鄉




家庭攝影的意義
很大很大
我也希望能夠讓身邊的朋友慢慢意識到
以前的人因為相機難得可貴.所以照片很珍貴
現在卻因為太過普遍.拍照太過容易.我們即使拍身邊很多事物.卻很難理解珍貴的理由在哪
尤其是家人.朋友.情感
如果可以靜下心好好記錄這些
其實會發現
珍貴的事物.我們有好多好多



拍攝的時候
我知道要面對很多掙扎
不可以逃避
攝影對我來說
就像是一種藝術治療一樣
我越去拍攝他就越了解他
就能超越他.打開很深很大的心結
創作還有人生的養分就在裡面
所以必須從家庭開始尋根
這是我回家拍攝很重要的理由之ㄧ





撥空探訪好友的路上雨下的很大
送了她   上師開光的金剛經
當場打開後整個房間無比溫暖
像是菩薩滿天一樣
走了二十多年的路
我總算有天可以自己單獨騎車途中拍下
我想我長大了很多



衷心希望每個人都能感受到家庭的溫暖
還有同樣年輕世代的我們.承先啟後的價值能得珍貴


與我同齡的摯友
於今年生下的虎寶寶
當年在國小相識的畫面還如此清楚
我們已經到了可以生兒育女的年紀
真心祝他們幸福健康



而我
也在一次期待期待
下一次回家拍照的機會
下一次想家







我很愛我的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