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3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寫下夢境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是這樣的
可以對從小到大的夢境記憶的很清楚
從有記憶以來
大約是從幼稚園開始
我的夢一直常能被我記憶住
在夢裡面
甚至有一座完整的城市
一次夢見一條街道,下一次夢見隔壁的大樓
常常不同的夢境都會遇見不同的角落
卻很確定這是夢裡的那一座城市


這個城市
不是台灣哪個都市的面貌
像是自己腦袋裡面構築出來很真實的台灣街道
經年累月的夢見
甚至還能為裡面的陌生人指點要到哪裡搭車離開








幼稚園時期的夢
畫面就像是在外婆家隔壁的表姊家
有個很大的榕樹和長廊
陽光撒下來像是通往祕密國度的荒涼
暗暗的長廊有時候父親或母親會走進去
我都會不安害怕的驚醒
有很多年都夢同樣的畫面
不知道為什麼
經過這麼多年,我還是可以具體描述出小時候的許多夢境,即使大多都是惡夢


夢裡面
我可以很清楚的的知道自己在夢裡
可以半夢半醒的要自己在夢中往左走或往右走
遇到危險的地方甚至可以讓自己醒過來
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特殊的能力
仔細想想~到讓自己少了很多半夜驚醒的機會
也算是難能可貴的











身邊常有人說
很常夢見被人追殺的情節或是墜落的夢
不知道為什麼
印象裡自己幾乎沒有遇過
倒是在開始入門禪修之前
那時候一個人在新竹的套房裡孤孤單單的住宿
幾乎一個禮拜都會被鬼壓床
還有常常夢見自己的父母親往生的夢境


雖然是在夢裡面
那種失去親人的卻感受非常的強烈
幾乎每一次都會讓我哭泣的醒來
非常非常的難受
就像是我真的失去了他們一樣
後來慢慢了解到
有時候夢境會反應出潛意識裡害怕的事情
慢慢禪修後變得珍惜家人後
這樣的夢
這幾年幾乎不在出現過了















看過西藏生死書
也接觸過一些人事物
慢慢了解到世界上確實存在很多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
我想夢境就是一種
有人說夢境和死亡成為靈魂的時候很相似
在夢裡若不小心轉成惡夢就像是瞬間掉入地獄一樣
一瞬間轉清靜的意念,就能不掉入不好的法界


常常在夢裡清晰遊走的我
其實滿相信這樣的道理
因為有時能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在夢中控制自己的手腳
有時候知道下一秒即將會變成惡夢的當下
就會用意念讓自己醒過來
但也曾經失敗過而陷入漫長的惡夢裡


意識的清靜和夢境
我想是可以相互照映出來的
尤其是禪修的這幾年
幾乎沒有惡夢
即使去到不熟悉的夢裡感受到陌生的靈體
也能保護好自己




還記得西藏生死書
曾經描述過人死亡的時候靈魂的狀態和感受
會發現有時和惡夢的感受滿相似的
或許我們該學會低頭向許多未知的事物學習
而不是認為科技或最新的心理學論述就是一切
多認識夢境
我想也許可以幫助我們認識生後的世界







我本身不是一個主張怪力亂神的人
但我的確親身體驗過許多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


像是預知夢這件事情
很久以前曾經實際體驗到
在剛開始的大學生崖中
曾經有一次在參加活動的前一天晚上
感覺興奮的睡不著
躺在床上東想西想
好不容易熬到半夜才昏昏的睡去

在睡夢中參加了明天要參加的活動
看到了活動入口的擺設還有在報到處那裡等我的學姊
走了過去向她打著招呼
學姊開心的對我說今天有誰會來有哪個學校會一起參加


在簡短的夢結束後
隔天就去參加了這個演講活動
從來沒去過那個舉辦學校的我
去到會場就有莫名的熟悉感
才發現那裡的擺設和夢裡一模一樣
學姊看到我的第一句話也和夢裡相差不遠
也的確她在夢中說的幾位朋友人當天也參加了



有好幾次
尤其是參加大型的活動常常會有這樣的夢
我也難以解釋它
後來學姊聽說後
還對我開玩笑的說哪天舉辦活動要掌握人數
還是要問問我最準好了


我通常只是當作也許有誰默默的想告訴自己一些事情
就當作平常的生活繼續過下去
預知的程度也只有如此
不強求預知的能力也不奢求得到什麼
安安穩穩的過日子
有時候是最好的面對態度

















人的精神狀態
一定影響著夢境
常看到新聞上也常有著解夢的節目
也許我們很矛盾
有著最好的手機最鮮豔的高解析電視
拿掉了這些
我們是否還能連絡遠方的某人
也看不到真正豐富的世界嗎?



科技是否是進步的?
閉上眼睛後的世界
不了解的太多了
甚至沒有人告訴我們要了解
除了智慧的   上師或是智者
未知的事情要如何面對
其實生活周遭很少人去思考


夢境
對我來說像是在前生今世中遊走
或是了解自己意識狀態的一種方式
有時候的夢快樂有時候悲傷
意識清不清靜
反映在夢裡面












創作的路上
我非常欣賞一位香光居士
有次特意造訪她在淡水的畫室
聽她分享創作的故事


老師是因為父親往生的原因
才從原本的水墨創作轉向油畫佛像的畫風
她創作的故事很精彩
也都像是禪宗的佛典故事一樣有靈性的力量
那天下午
聽老師分享很多她自己在創作時很多不可思異的事情
尤其是她畫作裡
有很多菩薩與護法的面容
每一尊都栩栩如生
就像是親眼見到佛菩薩的樣子
老師一說才了解
有時候老師會閉關創作
在山裡面畫畫沈思



























老師會花很多的時間和打坐來沈澱意識
有好幾次
都在打坐時或是睡夢中夢見觀世音菩薩
或是佛祖身邊的護法一一現身出來讓老師看見
並且指點她該如何繪製法像




太多的故事就不在這裡分享
我那天下午不到幾個小時
簡直是讓我深深的震撼
她的畫作也讓我好幾次感受到宗教藝術的深層力量



對於創作人來說
我們總會聽見很多鼎鼎有名的科學家.大藝術家
都在睡夢中得到像是上帝賜與的靈感
以前總認為那是天才或是鬼才們才有可能遇見的天賦
慢慢的認識夢境.潛意識
和自己禪修的經驗
才知道那其實也是關於靈性的層次與意識的清靜



也許
更了解夢
我們會更了解往後要去到什麼樣的地方
開始了解
我們也才能更早學會去面對
面對閉著眼睛感受的世界.
再學習張著眼睛去看見更不同的光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