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331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1

    追蹤人氣

你要去哪裡?




 

----------------------------------------------------------------------------------------------------------------


說出來你可能不相信

現在的我還有著許多幼稚園時候的記憶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

每每說出來都被其他人笑著

大家總說著

「怎麼可能還記得阿,那麼小了,就算記得一定也都是騙人的吧?」

甚至連長輩都覺得我說的是玩笑話

不過,雖然確切的日子不清楚

我卻能清楚記得再幼稚園的一些畫面與心情






在哪個竹林裡睡午覺的慵懶、某個抓蝸牛下午陽光的顏色、種西瓜剝花生的農閒時候、和鄰居孩子一起彎身抓蝌蚪腳底的冰涼和背上陽光的炙熱

還記得有次腳受傷了三更半夜從二樓走下一樓廚房大哭,讓全家叔叔都跑下來看看發生怎麼回事

也還記得和鄰居孩子一起丟鞋子玩躲貓貓砸到鄰居媽媽眼睛的窘境

在村子裡都是最不擅長玩遊戲的,我常常都是最輸的那一個,都是以大哭不玩了作收場




那些哭笑不得的回憶,那是直到現在還放在心中最美好的寶藏



不過更小的記憶真的就沒有了

常常都要聽大人說起才知道原來小時後我是個很難帶的小孩

很常哭,真的還滿常哭的

玩遊戲輸了哭,吃飯吃不完被罵也要哭,作業寫錯被打也要哭

重點是

我還很不乖也很呆






有次媽媽為了讓我自己練習買東西

給了我五十元要我去附近雜貨店買自己喜歡的糖果

還記得那時候快吃晚餐,我一個人開開心心盤算著可以買東西吃了

結果卻難過的大哭回來,跟媽媽說「媽媽沒有我找不到五十元的糖果了。」

傻孩子,我應該買個十元二十元的才對。

難怪媽媽氣的要我再買一遍去問老闆,老闆可能也很傷腦筋吧。


(這是幼稚園時期的我)




媽媽在幼稚園教我拿湯匙筷子吃飯教了我一整晚上

要我看鬧鐘幾點分辨時針跟分針也花了好幾天

有一年夏天去八仙樂園滑水道玩,因為懶惰的關係決定要'原路'爬回,

結果整個正面跌倒把門牙撞斷四個







考試考不好被罰跪

老是和兩個弟弟打架搶遙控器,然後發現後被痛打

小時後沒糖果吃就偷拿冰箱裡的方糖冰糖吃掉,
然後發現後被痛打

在媽媽上班的時候趁二弟理銓睡著的時候拿媽媽的口紅畫了他滿臉,在媽媽回來的時候說是小弟畫的,然後發現後被痛打

或是趁媽媽不在家跟催眠小弟說化妝會變的很漂亮就拿媽媽的化妝品幫小弟變裝,然後發現後被痛打

幼稚園的時候還跟理銓玩火,然後發現後被痛打

躲貓貓還專躲很危險的衣櫃,然後發現後被痛打

有次沒有顧好小弟害他被狗咬了大腿,然後發現後被痛打兼罰站




好友卉庭聽了之後總笑說「你能平安長大真是奇蹟,你爸媽還真不簡單。」




(兩個小時後和我一起打架被我欺負到大的弟弟)




據說剛出生沒多久有一次全家每個人抱著我都哭鬧的很

偏偏就是要讓阿公抱著才安靜下來



能把我養大

我的家人真的滿偉大的

等到離開家鄉,年紀成熟了之後,才會慢慢理解家人的苦心







這幾天,有次上班的途中

在便利商店的書架上瞄到了一本老人看護的專刊

二話不說就拿著跟早餐一起結帳

大約幾天就把他看完

心裡有點為台灣的老人問題五味雜陳


而弟弟在花蓮慈濟唸書的時候有天晚上通著電話

聊著聊著突然說到學校有著可以去日本老人看護中心實習的機會

只可惜錯過了時間點,兩個人都覺得有些可惜

我們都覺得有些問題值得被重視

要趁現在還能學習的時候快點理解



好像我們一下就被時間拉拔的長大

開始意識到有些東西很重要

以前身上被籐鞭挨疼的地方,剩下的只有回憶和自己的理解



最近抽空回家了一趟

媽媽剛好去絲路玩,家裡剩爸爸還有理銓

晚上拿著像機去看了阿公
















安養院很安靜

因為即將要過年

所以新移民的看護們,替安養院做了很多擺飾

每次去到安養院,爸爸總會說起哪個看護在越南剛生了孩子,來這邊給我們照顧老人,每個月辛苦攢錢回家養孩子








回想起很小的時候

性子就很硬

即使愛哭,但都不說話

像是把外殼堅硬起來就可以連心都變的堅強一樣

曾經是那種把我的腿打斷了,仍然只悶哼一聲不會訴說心情的孩子

連同把愛說出口也是如此


你就算是撕裂了我的嘴吧也聽不到我說出一個字

就是很傳統的華人家庭

是的,就像是龍應台在「親愛的安德列」裡頭所描寫的一樣

因為不擅長訴說,造成兩代隔閡的那一種人

只會付出,但不跟你說我重視你

那是以前的我了








拿著像機

拍幾張照片

發現了牆上的看板

原來是爸爸幾乎每天的探視,讓阿公的病床上有了小小的獎項

心裡有些難以訴說的情緒






幫阿公擦了藥

聽爸爸說阿公的腳底有了創口,要避免褥瘡要用枕頭墊著

天氣冷了,為阿公買了新的棉被

他渴了,把電動床直立起來為他喝水

老人家皮膚乾了會癢,抓久了會破皮,有糖尿病的話傷口不容易好

要為他上藥,多擦乳液









上一次探望叔公的時候

臨走前,鼓起勇氣想要握住他的手

結果因為某些執著,我只敢輕輕拍著他的手背說再見,想著也許下回就可能握住手了

沒有想到,下一次的見面,已經是他的告別式了



這一次

看著阿公,回想起小時後很多他照顧自己的回憶

他開著車載著我在村子裡到處辦事的背影

和家人們在家鄉客廳裡聊天抽煙的菸草味,是阿公讓我喜歡煙味總讓我想起觀音鄉

在中風的時候故作堅強要一個人開車回鄉下的表情

他現在只能偶爾起記起我喚我小曼

他可能在也記不起來,剛出生時我在他懷抱中的重量了









緩緩走向前,我終於牽住了他的手

你知道嗎?

這個瞬間

我等了26年

可以不用撕裂我的嘴打斷我的腿,讓我伸出手跨越也許這輩子跨不出的線

這是我從未訴說的心情

即使還有話沒有說出來

但是手掌的溫度會在心上被刻下



哪,阿公

睡覺的時候在夢些什麼呢?

是否在夢著家鄉那會田地的泥土香呢?

還是夢見先離開奶奶的臉龐呢?

會不會夢見爸爸婚禮上那天桌席宴會的熱鬧呢?

是否夢見你踏上國外土地的歡喜呢?

還是夢見令你生氣難過的往事呢?

會不會夢見那個我和媽媽去海邊玩時下雨急奔回家而你開著公車出現的那個傍晚呢?

能不能想起哪個我又惹你生氣的瞬間呢?

躺在床上無聊的時候會不會想到我呢?

即使很少去看你,你知道我在想你嗎?



哪,有誰可以和我訴說,現在想要落淚的心情呢?









隔壁床頭的老人插著鼻管,躺在床上突然的哭泣

望向老人,想起那個專刊裡說著一段話

「現在的人們只要孩子病了,家長會願意請假陪同,甚至全家陪著一起看醫生,而家裡的老人病了,卻往往是孤獨一人的。」

回望身邊的朋友,幾乎也都不再談論生老病死,不再談論著那些很重要的事物

我們一起高談闊論許多道理,看著我們重視的事情

大家都在臉書上,在人人網上,推特上那樣看似開心的過著日子

忘卻生命有有個地方,需要你去看一看

而你常常說起感恩,是不是真的讓人感受到你的感恩呢。





曾經打在我身上的藤條

讓我不再家裡玩火

也讓我不再橫衝直撞過馬路

讓我不再以為同學說的都是對的

讓我不會去走後門走黑路

我也不會再棄別人不顧

我也不會對他人不尊重,對愛情不珍惜

看著家門人來人往,有些背影在那裡你看了十幾二十年

然後你開始走路像他們,說話像他們,想要作出和他們一樣偉大的事情

你的所有酸甜苦辣雕琢出來現在的樣子

我們又何曾回過頭去看看那些回憶

我們的確年輕有責任該往前看,該看當下,該想出發,該扛展望

但不懂回望的人呀,等你停下腳步,那時又是否有地方等你回家呢

回家鄉拈一柱香的願都失去的我們,未來要往什麼樣子走去呢




牽起手,很安定

因為信仰的關係

知道可以堅強去面對許多的可能性

知道親愛的家人會去到哪裡,比什麼有形的資產都讓人心安

那就是我,寫下文字的理由






隔天下午

忽然回想起看有天和室友聊天時問起他們是否看見過水蠟燭

幾乎台中大多朋友都沒見過,甚至沒聽過水蠟燭這名字

那是我很小的時候,有時候爸媽去散步偶爾摘給我看的鄉間植物

摸起來像是羽绒很舒服,看起來短短的很可愛

我只有偶爾偶爾才看的到父母摘下的水蠟燭

所以那也等同像是禮物般的珍貴

等到風大的季節來臨,會像是蒲公英一樣變成棉絮飛起,像思念一樣

他有個名字,就叫香莆














我問起爸爸說哪裡有水蠟燭讓我拿些回台中給朋友看看

爸爸就帶著我像小時後那樣在家附近散步

在家裡後門繞繞,找沒有水蠟燭就帶著我走去另一條小路

看著一片水蠟燭在草中搖曳著

爸爸幫我挑著水蠟燭

走近雜草堆中,摘了幾個可愛的水蠟燭給我

拿起相機,把水蠟燭和爸爸的背影合照

回程的時候,看見冬天的樹枝上,多了一個空了的綠鏽眼鳥巢

訴說著離家離鄉

是嗎?












有人把背影和橘子聯想,對於我來說,這張照片應該會停留在心上很久很久吧

臨走前,去了漁港逛逛

東拍西拍,爸爸買了魚絲讓我帶走

回程的途中讓我開著車子練習

聊工作,聊家裡,聊未來

很珍貴很珍貴的下午








那個常常被打的小女孩長大了

像風箏一樣遠行了

心裡可以裝著很不一樣的東西

肩膀的力量也可以多扛些事情了

常常問著自己是否已經長大

可以成為不負家望的長女了

要抬頭挺胸

繼續往前走




要回台中了

有些捨不得



時間不停把我們往前推

把髮都花白

把眼都糊去

把記憶都抹去

那時候的你還能剩下什麼。

閉上眼睛的時候要去哪裡呢?

你又會不會害怕?

現在的你想牽著的是誰的手呢?





我的心裡有答案。

懷抱著無畏的心,和來自家鄉的寶藏,走向下個生命的階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