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IKO SPACE
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2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賽德克巴萊】霧社街,你是否可以不離開



-----------------------------------------------------------------------------

 

這次外拍,是在用相片和自己對話

是很喜歡這部電影,這樣經典的史詩電影,很難的的去造訪

其實成行之前壓力很大,那是創作者給自己的壓力

得以去心中一個經典朝聖,在美好得故事場地中要用攝影去紀錄,清楚是千千萬萬個不可能觸及那種高度,像是有潔癖一樣不敢觸碰又想要試著訴說心情,有一種矛盾在心裡。






 













踏進武德殿的時候,聽見了電影出草時所唱的悲歌,

電影裡的種種畫面通通進了眼裡。

 

很開心自己是會攝影的

於是可以用不同的方式去紀錄生命中的大小事情,

甚至去記憶一段特別的故事

或者去詮釋心裡的電影

 

這次試著用一種肅穆的心情,去拍攝場景

電影裡是悲傷的、壯闊的,無論如何也無法用一種嘻嘻哈哈的態度去拍攝遊客照,也許真的是入戲太深吧

但無法不去認真體會,站在霧社裡頭想要體會電影裡和歷史裡的靜謐

 



 

這次帶著24-70和大光圈

加上了FM還有好友的Gary

在人來人往的霧社裡,想要找到安靜

我用彩色的畫面拍攝出一種深層的感受

霧社對自己來說,不太適合創作的過於艷麗

尤其是看完電影後的今日

Celia也很有默契的,同樣對於電影裡的感受,沒有太過歡喜的微笑

平淡的表情,半闔的眼睛,霧社當年的掙扎還有血淚

卻不希望被我們拍成太過悲傷濫情的淚水

 




 




走在街上

希望怎麼表現呢

熙熙攘攘的遊客圍繞身邊

我專注於創作的情緒裡,認真地尋找光影

不喜歡這樣美好又近似寓言的電影政治化,在網路上仍然可以找到許多這部電影開始的批判與對立

每個人都有對電影的詮釋,當我在武德殿的門口看見原住民的一家子開心的合照,看著他們黑黝的臉龐,我很為台灣有這樣的人們感到驕傲















因為這部電影,許多人開始尋找自己的源頭,尋找自己家族的故事,他開啟很多對話的可能性,即使是政治到個人的情感,擁有溝通的可能性就是改變的開始。

即使林口片場可能仍然避不開拆除的命運,究竟這樣的成績是不是曇花一現,站在入園的門口,不停思考答案。

 





 







當用LEO拍了幾張彩色的照片,總覺得有些不對味

所以回過頭拿了
Gary堅持用黑白的色調拍攝

可能是藝術家的拗姓就是不想和別人拍的一樣,如果只是單純商業人像照的話

缺少了人文的味道,會很可惜

加上黑白照片的時代感才能表達走訪的心情

相信每個攝影師對於霧社街都有他的拍攝方式

對MIIKO來說,帶一點悲傷還有沉默,是我在看電影的情緒,重返片場踏入電影的氛圍裡

 
去除顏色之後才能更專心的體會留下的細節和情緒,這樣的照片,會最靠近我的心跳















 










園區裡,人數很多,很難找到一個地方專屬於你。

試著靜下心,然後慢慢等,才有那麼一瞬間讓你抓住,花了不少的時間在等,所以等到了幾秒鐘的空檔,可以拍下只有一個人的畫面

當中有著這樣的對話:

「會不會有人看了我們的照片覺得人其實不多,就開心得過來玩玩呢?」轉頭開玩笑的問問Celia

「那我們真是造業,這裡人爆多的,他可能會很失望。」

 




 

Celia問著怎麼不租他們的衣服拍幾張遊客照。

我認真的繼續找著光影的變化

「我真心的希望我只是一個旅人去認真創作,不想用穿著他們的衣服嬉鬧來打擾這裡。」

可能是這種精神的潔癖,總覺得應該是要莊嚴的認真的拍照,彷彿不認真就是一種褻瀆。

想要穿越時間,有些像是回到那時代的心情,走進一條小巷。

有些憂鬱的房間,有些沉默的窗,如果我身在那時代,一定也是有著許多矛盾而有很多沉重吧。

 

 

 

很用力的看著每一個角落,我們很幸運的遇見有趣的天氣,有陰天,有陽光,有雲霧嬝繞,從上午走到下午,看見光影的角度有變化。

對於攝影師來說,這可是求也求不得機遇。

於是,在片場裡走了一圈又一圈,看著藍天,回想起族人舞蹈出草的畫面,還有喝酒豪邁的神情。

應該怎麼讓這裡,用一種深刻的畫面常駐在我的心裡呢?

 

 

 

 

照片表達出攝影者的心思

是隨意的自在的、還是認真嚴肅的、細膩表達的、大方落落的

只要認真看,常常可以體會攝影者的心情

攝影可以訴說很多事情,很多故事

攝影者可以決定照片的明亮與暗沉,也許她要訴說一種沉重

也可以決定照片的寬廣,也許是要告訴一種心量的大小

或許她也沒多想,只是隨手拍拍,也想讓你輕鬆看看

如果是一個懂得攝影思考的人,加上懂得攝影閱讀的觀眾,其實看一張照片也像是看一個電影一樣有深度精彩。

 

 

 

這一次使用50mm大光圈,用了RAW檔保留了細節
在電腦中處理照片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思考是不是要多保留暗部的細節,還是對比強一些可以更有神祕感
藝術家對創作最完整的理念和詮釋都在他的心裡,透過作品與閱聽大眾對話。

而大眾又可以如何猜測藝術家的心思,又是一個有趣的遊戲。



剛抵達片場的時候,由於原住民衣服找不到適合Celia的款式,
原本希望租借賽德克族的衣服
但恰巧被租完之後,我堅持請他換上日式的和服
「因為你的臉型和膚色,也比較像是日本的女孩子。」我這樣說
這樣的照片也比較有說服力吧


選個比較像她的衣服,就租了這件典雅的和服。
事實證明這件衣服也是最適合Celia。
就變成今天看見的這些作品
沒敢奢求拍的精彩,只求在心裡有雋永。
有些創作者自己知道的堅持,只拍給自己看,很多時候只是希望可以在日子中下一個美好的註解
為的是當有天見到這些畫面,是這樣認真的去描繪。
 



 

試著想讓看這篇文章的你,體會看看照片裡的情緒。






















不知道你的心情會是如何,能不能感受到我的眼睛看見的時空

片場其實非常的熱鬧,有很多孩子在奔跑,年輕人穿著租借來的衣服提著開山刀笑鬧,不少老人家吆喝著朋友站在哪個窗戶前拍照指揮

可是我卻只覺得安靜

我也希望只拍出安靜

電影裡面的肅殺還有壯烈,隨著時間沉澱後,希望把它轉化為一種靜謐

死傷的都要過去,悲傷對立的也該過去,可能這樣安安靜靜的照片

其實就是自己的希望



靜下心,可以怎麼樣表達這次的心情,需要很多時間準備和思考,來到片場前,聽著一遍一遍的音樂,

也翻遍了電影巴萊的種種書籍,再按下快門以前就已經累積很多思緒

這是一次朝聖的旅程,既然是朝聖,總該有那麼一絲學習魏導的態度認真一些吧

總需要對自己的攝影負責用心,細膩的表達出來,這一趟旅程才稱得上對自己的照片負責。

 

 

 

 

最近某位朋友在臉書上分享了一段話:「我們其實不是喜歡老歌,而是懷念著聽的老歌那個時代的自己。」

這一句話,其實可以說明一個藝術和人生的關聯性。

不管是一首歌還是一幅畫,要在心中有重量,一定需要某種自己人生的關聯。

而同樣的藝術品,因為自己累積的歷練,看過更多人生的風景,一定也能嚐出更不同的味道。

賽德克巴萊,何以在心中有這樣的漣漪?

 




 

即使不是原住民

從很小時候,媽媽總會從圖書館裡面借回來的書籍,認識巴冷公主的故事和原住民圖騰開始,我就開始對台灣這樣的民族感到神秘的崇景。

從張惠妹到王宏恩以及那些頂尖的歌手,我曾追逐那些遙遠的歌喉走進山裡喝著小米酒,從大學時期的民族晚會,還有課堂上毫不害羞高歌出自己族曲的同學深深迷住那種氣質。

越認識原住民,越聽著他們的歌曲,越聽著他們在政治的弱勢還有種種被壓榨的情形,越是對他們感到崇敬與不捨。

不是他們的族人,可能沒有資格訴說他們的喜怒哀樂悲恐驚,只能盡可能的表達尊重與在課堂上分享對他們的文化,盡可能讓身邊的學生了解這樣的寶藏,是我能力所及的事情。

對我來說,他們本身就是一種印記,刻在台灣的土地上,還有很深很厚的色彩和木頭香。

(也許往後有機會再去一次豐年祭在寫一篇原住民專文吧)

因為和原住民文化的相遇,這部電影在我心中自然偏心的加上了很多重量。

 

 




而電影裡面,賽德克族展現的武士道精神,其實已經跨越了文化與族群,有很大的反思性。

你究竟願意為自己認同的價值付出多少?不論是家庭、信仰,還是大地。

我們充斥著統獨還有崇敬白人的文化裡,甚至陷入了物質生活,失去了眾生平等的智慧,不也是漸漸失去華人的認同和信仰嗎?

我對於攝影,還有追隨  禪宗的信仰,是否真能那樣「為法捐軀」呢?

從走進電影院裡就不停地反問自己,直到踏入了片場,仍然不停地詢問自己。

當電影最後播放彩虹橋,幾位朋友坐在後排的椅子靜靜的待到最後,問自己問題,然後,試著讓自己變得和賽德克巴萊一樣堅定。

 



 

在大學藝術學系的期間裡,三不五時你總能在課堂上聽見些老師訴說著台灣文創的苦與悶,你會聽見很多台灣站上國際的藝術者在台灣是如何不被重視,在台灣有多少才華被扼殺,於是你戰戰兢兢的把大學念完,試著在畢業後找到一份餬口的工作,然後繼續找尋一塊夢土或是勇士給你力量。

 

我覺得魏德聖導演,就是那一個勇士,他真的是一位值得被稱為導演巴萊的人。

 

在看完了電影後,聽完原聲帶,看完導演的心路歷程,加上自己藝術路途中聽到的台灣文創總總所思所見,累積在一起,只有一種推崇的心得。

可以在台灣這樣的文化沙漠中,對待文創者這樣不友善的環境裡還能打造賽德克巴萊這個電影里程碑,只能說魏導和所有參與的每個人,如此的了不起。









 











我想要看的細一點

也因為霧社街值得被看的很細膩

就連桌子上的剪刀好像隨時就會有醫生拿起一樣

很仔細的想要看見很多細節

就像是魏導說的,只有細節,可以讓觀眾感動

光是在林口霧社接的片場裡,一草一木一瓦一窗,到一巷一築一襲影,都是用心到讓令人大開眼界。

那簡直是傳說,可以結合亞洲頂尖的美術群一起創作出原味的畫面,對於台灣學習藝術的學子是一個很優秀的標竿。

當看見一位導演四處借錢將自己逼上梁山還願意堅持拍出具有價值的色彩,會讓很多創作者感動,開創出不一樣的路。

 


 


種種種種加在一起,於是這部電影,變成一種神話。

牽動我的心,畫下了彩虹橋,他是一部史詩寓言,很確信他將是我最愛的電影之一,很開心看見台灣可以拍出這樣的作品,各層面來說,不愧於台灣。



 


只聽見自己的心在吶喊,請不要離開,這塊堪稱台灣電影藝術里程的聖土。 
不是一個多麼厲害的攝影師,也並非多有深度的影評人。

只希望,可以用自己的相機踏上片場,然後說故事給自己看,跟自己說很開心來到這裡朝聖,看見那樣的神話,也肅穆的期盼他不要結束,不要讓我緬懷。

我是一個旅人,安安靜靜的來,雲淡風輕的走,用照片給心情起漣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