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IKO SPACE
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2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甕女兒紅,落下兒女淚-女兒紅-深情版

 

 


這次能和屏風表演班相遇,要感謝一位同樣愛戲的好友,欣鎂。

前些日子偶遇到他,問了問他最近是否有要看戲,欣鎂提起她要去看看「女兒紅」,只是禮貌的恭喜他可以去看看。

結果沒有幾天,在線上突然接到了欣鎂的消息,說臨時有要事,問我是否願意接下他的幾張票去看女兒紅。

我轉頭問問好友Celia說他要不要去看看,說也奇怪,我從以前就想看屏風,卻孤陋寡聞的不知道這一齣戲,反而以為不愛看戲的Celia居然知道女兒紅。

 

 

「好阿,那三張票就讓我們接收吧。」我在線上這樣跟他說。

「請你一定要好好寫心得分享給我阿。」欣鎂在後來相遇的時候緊緊握著手懇託,同樣身為戲迷,知道自己更應該好好用心。

2012/4/29下午兩點半的場次,突然有一種預感,這樣的契機,一定是上天要給予我什麼的想法。

沒有想到,這一天大雨悶熱的下午,深深的撞進我的心中最沉最難以面對的一份思念。

 

















 




風屏劇團團長李修國在結束公演後,執意沈潛一段時日,思索未來人生的方向。

李修國憶及已逝多年的母親,在大姐家提及俱已模糊的童年歲月,大姐娓娓道出關於母親與父親錯配姻緣的情事!

大姊的口述中修國這才明白,母親與父親爭吵不休的往日情感,除了沒有愛情基礎的婚姻關係外,更多是戰亂遷徙的不安夢魘,使得母親終年抑鬱。

修國在憶及母親過往中,開始熱切地希望回溯自己的過去……在這些模糊的記憶中,有一種新的力量,隨之湧現……..修國彷彿看見母親穿著嫁衣,從紅轎上來到中華商場家中的大床上……。一生苦難的母親,在大床任思緒飛馳,飛回她日夜思念的家鄉。

大時代的變動,苦難中成長的生命,最後將會來到安身立命的終點。-屏風官網





 




 

「女兒紅」的文本裡,有很多的方言,很多的諺語俚語,來自國修老師對生活真實的觀察,母語的菁華通常在諺語被保留的下來,常能在這些簡短的話語中,見到一個族群的智慧和價值觀,透過這些俚語,我們可以溫習先人的生活方式。

 

        我們在戲前,就買下了節目書,透過國修老師還有許多參與演員的心情,更了解這齣戲,夾雜著歷史、親情、家庭責任、本土外省情結、種種複雜的心情糾結在一起,透過燈光、音樂、舞台布景增添的藝術美感,把很多的傷痛和很深層的思念昇華成表演藝術。



 

        那是個大逃難的時代,身為台灣七年級生的我們,只能透過學校歷史、影劇、紀錄片、小說去了解那是什麼樣的時代,我們再怎麼了解都難以置身處地的感受真切的戰爭傷痛,尤其現代的七八年級生,更少人想要去了解了。

 

        看完戲的當晚,Celia翻著女兒紅的字句說著他的心情:「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於那個年代,有一種很熟悉卻又有一種….」「思念。」我幫他回答。『對!思念。所以我也很喜歡張愛玲的文學作品,也是相同的時代,所以我再看這段歷史,好像同樣也有一種….』「同樣的憂鬱對吧。」

「對,憂鬱,我在思考自己會不會某一世可能是那個年代的人物,不然怎麼會有這樣很深的情緒呢。」

        我是不是也曾在那樣的時代生存過呢,若有輪迴的話,否則怎麼解釋這樣的心情呢。

 

        這部戲會讓人想要尋根,這是我和Celia共同的心得。關於那個戰爭的年代,我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從家裡長輩聽聞的逃難驚險,到學校年紀很大的老師訴說著她家庭戰亂的悲苦,再到高中藝術課老師放張藝謀導演的「活著」、「霸王別姬」,再到大學念的「大江大海1949」還有李敖先生的「大江大海騙了你」,看著這些,慢慢的懂政治,懂歷史,懂台灣的分裂,懂小人物的無奈和悲哀,當懂得這些之後,在看女兒紅,很難不起共鳴。



 









 

       

戲裡面有一幕關於回憶,是母親看著眾人圍著的地主媽媽,被自己和說書的私奔離家十六年的妹妹清算,說書人逼著娘親承認他是階級敵人,眾人逼娘親從疊著十幾層的桌子高高推下。直到眾人散去,妹妹和說書人私下偷偷帶著食物和茶水來緊抱著母親懺悔,身不由己不想讓他人來清算娘親。那種大時代下人人舉著槍逼你親算家人的心情和無奈,還有娘親躺在舞台上哭泣的聲音,讓人心碎,我知道太多這樣的故事在那時代上演,所以清楚妹妹寧願自己逼鬥母親其實是在保護她的心情。

            母親其實是知道妹妹身不由己,還安慰著姐姐別怨他,該怨的是不爭氣的說書人,還有這個戰亂的時代吧,傷重的娘親要說書的站好,要用力的賞他一巴掌卻已經沒有力氣,只能用力把他們趕的遠遠的,不知道何時才能相見。

等到兩人遠去,傷重的娘親知道自己無救,悲從中來的笑了,「說書的,別忘了你欠我一巴掌。」娘親望著遠方笑著,母親要帶著傷重的媽媽回家,「回家囉~~,我們回家吧,娘。」當季芹飾演的母親哼著將重傷的娘親最愛的曲調將她背在背上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斷氣的母親手裡落下的馒頭落在地上的聲音,在我心裡久久不散。
        
          那時代,不批鬥就是等著被槍斃的時代,多少人被逼的鬥死自己最愛的家人,怎能是我們能想像的沉重呢。





 

 















        大時代,政府無能最悲哀的就是百姓,戲裡的一句「太平之年文字貴,亂世之年武字強,皇上無道天下亂,刀兵四起民遭殃。」道盡人民的悲哀。

        辛辛苦苦來到台灣的族群往往都要提心吊膽是否還要繼續逃難,直到今天聽到這句話還是感受到人民對於政府無能的提問。

        劇作家往往比很多政客更能體會人民的心情,我相信國修老師透過這戲,撫慰很多傷痛過來的大眾。

 

 

        女兒紅裡面,不停的出現回家的台詞,不管是當妻子父親被執行軍法後,阿姨將所有照片、資料,在家門口燒給他用客家語呼喚著「轉原鄉喔~轉原鄉喔~。」

還有母親往生後,修國父親想回大陸老家的心情,台灣外省人的思鄉情緒,還有生命離開視為一種回家鄉的觀念,回家,我們生命的家在那兒呢。

        因為戰爭國軍來台,所有省籍的人們塞進了台灣,大家不停的逃,「在台灣上了船,還能逃到哪裡去?」,是阿,如果一直輸下去,我們台灣今天又會如何?

        今天台灣是否還能有全世界最珍貴的禪宗正法呢,是否還能是最後一塊淨土?從來沒有想過,今天的台灣,其實比我們想像中珍貴。

 

       


 

       

 










女兒紅裡有很多傳統女性的堅強,義氣,忠貞,嫁雞隨雞忠貞支持演戲丈夫的妻子,做鞋的拯救自己生命而將女兒相授的娘親、逃難時對丈夫吶喊「你上不了船我就跳下去。」的妻子、朝鮮勞軍不幸被炸死的妹妹、再到堅持保護妹妹送金簪的姐姐、幫與說書私奔的妹妹嫁給做鞋的姐姐變成一生護家教育孩子的媽媽,為了賺錢持家上小夜班的大姐,裡面的每一位女性腳色都能看見其可貴之處。

家庭裡的每一位女性,都在修國的生命裡帶來了不同的意義和啟發,穿插在這些女性當中不停的和年輕自己對話,去尋找自己家族的歷史,救贖自己對媽媽的思念,這其實也是一部百年女性庶民史,女兒紅讓我們看見這些寶貴的女性價值,支撐著台灣到今天,醞釀出今天的國修老師。

在現在我們看來老舊的女性思想,在那個年代更顯珍貴和價值,那種責任心和「凍死迎風站、餓死不出聲」的志氣,反觀今天,有多少人能做到?

 




 











季芹影片




女性的持家的責任,還有對愛情守護的堅強,季芹飾演的母親演的非常的好,也因為他初當人母,所以在腳色的揣摩上下了很多的工夫,山東的口音讓我認不出來這真的是季芹嗎?

她站在長廊上,打了老年說書的一巴掌為死去母親還了遺願的痛快,希望說書的替她回老家還給妹妹繡花衣的思念,一個人提著皮箱在長廊間徘徊的碎步,那無限的長廊場景、火車經過的喧囂聲和我小時候住的地方如此相像,我甚至可以回想起火車在地板上震動的感受還有下午陽光的溫度,女兒紅這戲,再再的撞進我心裡頭最深最不想碰觸但是卻最放不下的思念。
          戲中杜詩梅飾演的大姐名喚「小嫚」,那同樣是我母親喚我的小名,當劇中的小嫚提著泛黃的舊皮箱,緩緩打開翻出繡花鞋,準備火爐,燒著要給離去母親的繡花衣,用著哽咽的聲音喚道:「媽
~~回家囉~~~~~回家囉~~~媽!回家囉~~~」。

          那是巧合嗎?在上完圓滿班的下午,種種巧合來到這裡聽見這些話語,怎能不相信這是一場菩薩要我參悟的緣分呢。

坐在二樓的觀眾席裡,狠狠的、用力的哭出這十幾年來心中某處的眼淚。

欣鎂,你可能不知道,你真的是上天安排我要讓我來看這齣戲的菩薩。




 






身後的修國和妻子看見母親回到出嫁那天,從美麗的花轎出來坐在床上給小修國唱她喜愛的童謠。「這是俺家鄉的水來這是俺的家園……誰不說家鄉好,就像那長青樹呀,高高入雲端。」

國修老師說,這齣戲好像讓他的母親活過來重新和他對話,國修老師好像藉由這樣的結局,重新讓他母親有更好的歸宿。

 王月在康熙來了受訪,她說,因為國修老師的母親有憂鬱症,而國修老師的喜劇天份,就是從小開始逗母親開心得來的。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蕭家慶老師堅持要讓我拍攝自己的母親,這些年來我終於理解,這個功課對我的意義還有價值。

因為女兒紅,也才發現其實我們不知道自己是誰,我們知道自己的名字,知道家鄉,卻不知道從父親母親以上的年歲,那些故事那些歷史,當我們說自己是誰,其實是很片段的,可能甚至連自己出生母親如何的痛,他如何的心情我們都沒有深刻去了解。

國修老師為了尋根,除了家人的口述之外,也從戶籍資料一路一路追尋上去,父親最大的遺憾是沒有將家譜帶來台灣,國修老師則試著將「家譜」從台灣開始繼續寫下。透過尋根,覺得未來更踏實,更有勇氣面對明天。

 

龍應台在寫大江大海接受電視訪問的時候,曾經感概的說,她是到她這個年歲才開始想要叩門尋找歷史,但是往往很多門已經關上,人事已非,物換星移,而年輕的讀者比她幸運太多,還有機會開始了解。

「我想要尋根」,Celia這樣說,我點點頭,回想起國修母親徘迴的那個長廊,想起我和這齣戲的姻緣,也該是踏出腳步的時候了。



 

 


        國修老師因為景仰父親做了京戲啟示錄過後,對於過世母親的思念,想要做一齣有關母親的戲。那是很種深痛的心情,對於過於思鄉得了精神病的媽媽,國修老師年輕時一直不敢讓朋友、同學們家裡有這樣的媽媽,但是其實比誰都要思念她,所以國修老師有很深的自責,這樣的心情寫下女兒紅,試著了解媽媽,把媽媽的故事和年代說出來,就像是一種藝術治療自己,去抒發思念。

        國修老師自責很多年,總是期盼母親在夢裡相見,但從來沒能實現,透過此戲,國修老師尋根,尋找自己的出生證明,尋找母親的歷史,並且解析自己的心情,我想那需要非常非常大的勇氣,才能去面對最深最傷痛的黑盒子。

        我從來沒能打開過,所以當看到國修老師打開了,真真切切的翻開給你看他曾有的不堪,所以動容了,落淚了,不停的讓我反思,從下半場開始我的眼淚就沒能停過,甚至從翻開節目冊前十頁看見國修老師談到在夢裡尋找母親的身影,就無法自拔在戲裡了。

 

        屏風不愧是台灣之光,表演劇場的奇蹟之一。

        而女兒紅,也不應該變成政治的標籤,不是用統獨去解釋,用本省外省去分化,即使劇情有內外省籍的腳色,但是背後所呈現的都是不分族群對於自己母親的思念,還有對於戰爭、無能政府的一種批判。

        我無法用文字去表達對屏風的感謝,還有對女兒紅的讚賞,紅腫的眼睛還有滿腔的悸動已經表達的她給我的震撼。

 



 



國修老師得到癌症之後接受採訪的時候說:「未來拯救人類的兩大力量,一是文化,二是宗教。一直以來我都有宗教信仰,我在菩薩面前發下大願,當我健康好轉後,我將投身於宗教劇的創作,翻演四大菩薩的故事。這四大菩薩是普賢菩薩、 文殊菩薩、觀世音菩薩與地藏王菩薩,我也將以這樣的創作,成為我人生下個階段努力的目標。我希望每位關心、愛護屏風的朋友們,請你們安心、放心,讓我專心地去對抗癌症。因為,我知道經歷了這場之後,將會讓我的人生更佳的圓滿。」

 

        「等到那一天,我們在相約去看吧。」我這樣和朋友約定著。




 




       










           戲後,原本下著大雨突然冒出了太陽,我們走下階梯,赫然看見「說書的愛民」樊光耀先生在一樓和工作人員合照,我們趕緊衝上前要了簽名,如此幸運。

 

 

        女兒紅,是屏風獻給這島國上所有無怨無悔無名的母親。

        管他是六年級,七年、八年級生,都去看看吧。

        他值得你花錢進去劇場與他相遇,去吧,喝一譚濃厚的女兒紅吧。

 




女兒紅深情版影片



 




延伸閱讀:好友Celia的觀戲心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