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IKO SPACE
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2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闊別三年


-------------------------------------------------------------------------------------------------------------------------------


飛機起飛的時候,她的心跳加速,從小到大沒有搭過幾次飛機的她,有幾分緊張
看到了飛機飛過了海岸線,衝過雲頂,她才有一種要去旅行的感覺。
「佛菩薩看我們也是這樣渺小吧。」

 




回想起三年前,剛離開澎湖以後,那時候的她進入了職場不出幾個月
懷抱的自信卻開始猛然的撞牆,即使是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勇氣,但遇到職場上的專業和精深,以往被學校被保護的很好的學生自尊,被狠很的摔在地上
她花了幾個月的時間打起精神,不停的檢討自己,一步一步的紮穩基礎,試著站穩腳步
她才慢慢的意識到,出社會後的天空,比想像中的要大,就像飛機飛上了雲頂才訝異天空晴朗的遼闊。
 





下了澎湖的飛機,滾燙的風拂在臉上,不出幾分鐘就開始冒汗,接機的民宿主人將行李搬運到進了房間,旅程才算是正要開始。
他們一起租了125的摩托車,她從來沒有騎過,不習慣大一些的龍頭,興奮的上路,卻在租車處的岔口錯過了加油站,艷陽高照下就這樣和友人停在馬路中央對望著。
短短十分鐘,每一台經過的汽機車都會看上他們幾眼,遇到了好心人幫忙去加油站買了汽油用寶特瓶裝著加進摩托車裡,在等待加油的時候,另一位皮膚黝黑的男孩也熱心的說要幫忙推著車去加油站。

澎湖就是這樣熱情的一個島嶼。

 
下機以後租完機車,已經是下午時分,去哪裡好?
拿起地圖看著,決定去離民宿不遠的山水沙灘。
那是一個充滿很多友情回憶的沙灘。
兩年前在那裏,參加兩岸青年交流研習營的每個人,幾乎都不想離開。
和朋友一起抵達山水沙灘,踩著沙,突然想起觀音鄉的海邊,心情突然參雜著一點想家,
她把腳踩進浪花裡,冰涼的海水讓她的心情雀躍起來。
















她一直試圖回想這三年沒有到澎湖之間發生過什麼事情
這個旅程對她是一個頓號,一個連結未來的符號
這一趟整理自己的旅程,對一個藝術家來說,無比重要

離開澎湖這三年間,有著家人的離別,她成年後才第一次開始真實的面對所謂的生死
甚至連朋友的貓都在這段時間離開她
許多複雜糾結的情緒平靜之後
看到是更多映照內心的風景


其實很想看看
經過了 三 年的歷練所拍攝出的照片
究竟會變的如何呢?
這兩年所累積的種種究竟會讓照片用什麼方式呈現呢
像機變成白紙,誠實的把內心照出來








這三年,她因為禪宗 上師的一個殊勝因緣的機會下,嘗試著更加的往內心去走
更加入定,學會聽自己的心跳、呼吸,一吐一吶之間感受自己的身心靈變的乾淨
   上師緩慢而清晰的聲音說:「我們的內心都是古佛。」她突然變的感恩身邊每一個人,甚至連遇見路上得行人她都變得比以往謙卑對待。
透過禪修,即使遇到了難關,還是可以感受到安然與自在。


沉澱著這些心情,澎湖比起三年前更透徹進自己的眼中
踩完了海水,她將腳架拿出來架好,很謹慎的將像機放上,想要拍出時間流動的感覺。
她在想,可以放些甚麼心情在照片裡面呢。
 
她有時候覺得自己和周遭的朋友不一樣的地方是,她在很小的時候就很常思考所謂的死亡,但是從小到大當中的教育還有主流社會,卻很少很少告訴她有關生死的事情

出社會之後,有幾次和友人借了機車辦事情,有許多次在街道遇見橫衝直撞的車子,也許就差個十公分,自己肯定會被撞斷腿的一瞬間。
有好幾次,像這樣驚嚇之餘回過神來,好像死亡就在身邊,這樣擦身而過,她不免想,如果真的離開了,會是多麼懊悔,親友會是多麼傷心,於是又會更加努力透過禪去找到所謂生命究竟的哲理。

 也許是因為有過這樣的心情,對於時間的流逝,對於生命,有不同層次的體會。






研習藝術設計,又是專功平面設計和攝影,進入職場後又要練習效率效率和效率,每個人都在趕投胎,她長大工作後越來越體會這句話的意思,
「這份文宣明天就要做出來。」「請把這個東西晚上處理完。」主管的聲音突然在辦公室響起。然後下班的時候,常常看到車站前方的主要幹道,所有人加著油門往前衝去,甚至有幾個人違規的機車在車流中蛇行超車。
 
每個人都有理由跟你說為什麼他要趕時間
她跟著被影響,於是早已習慣用眼睛「往外」去看,細微的去觀察週遭所有光影
甚麼事情都要快,拍照要搶光線,要搶關鍵一瞬間,好像就深怕漏掉甚麼,但其實她不知道。
但幾年下來的禪定,她嘗試要閉上眼睛「往內」心去走,她緩緩的呼吸,專注在身體的能量點讓腦袋放空,然後感覺全世界變安靜,變的什麼都不求快。
騎車騎快了,工作做快了,就像是白蟻將木頭蛀壞的速度越快,生活和環境就像是那塊木頭越來越破爛,但是大家情願當白蟻,一直吃一直吃,也像駝鳥不去想,不去管, 沒有人要你停下來,走慢了還會被別人吆喝著。

可是快了,除了投胎,還能去哪裡?
 
她好像懂了些什麼之後,在拿起像機,除了眼睛看到的顏色,連皮膚的觸感也注意到了陽光的熱度,耳朵聽見的風聲也清晰了,還有鼻子聞到的海鹽味道,還有來自於內心,飽滿又實在的心境,知道所謂的攝影,其實就是要往內心去挖掘這些答案的。






修行禪宗佛法,對她的攝影影響很深
以往的她,總是追求著像是火燒雲或是時尚雜誌那樣大紅大紫的顏色,有好幾年,認為那就是最好的照片,拿著書本到處問人,要怎麼拍出那樣的顏色,要怎麼修圖修出那種漂亮?
紀實攝影、馬格蘭攝影社那樣偉大的題材,卻因為這樣的驕傲被掩蓋了,她聽都沒有聽過。
她好像所有事情都要往外去追求一樣,追求當一個風雲人物,當一個希望被稱讚的人,想要變的堅強,所以一但沒有拍出想要的顏色,得不到很多的讚美,就失去了安全感一樣,於是又再次執著要拍的更好,卻又無法走出瓶頸,變成一種惡性循環。
早年的她,很痛苦。


禪宗無所求的處世態度,像陽光般對眾生平等慈悲的心,在這幾年徹底的改變了害怕的心,她開始願意彎下腰謙卑去服務大眾,忘記自己的自尊把真心交給菩薩,透過人生種種關卡了解無常,了解人生八苦。
她有好幾次,在菩薩面前示弱了,剛開始她以為天要塌下來了,面子丟盡了,她徬徨無助的掩面,流淚。哭著累了,其實天也沒有塌,她把心靜下來,發現心裡還是感受得到平靜,陽光還是一樣給她溫暖,她才發現,那種無為無我的溫暖,不會因為自己是好是壞就不再有。
她才慢慢懂了,其實拍不美也無所謂,犯錯了也無所謂
不堅強也可以,示弱也沒關係
陽光依然會照在身上,佛和上帝依然會愛我們,指導方向。



從一個無神論者,變成虔誠的禪宗弟子,破除信仰是一種迷信,而是一種究竟的處世哲學。
有沒有拍出火燒雲,她也無所謂了,那比不上自己起菩提心去行善來的對生命有意義
有沒有得到稱讚,也無所謂了,當自己願意認真面對許多壞習慣而改善之後的開心,更加來的堅定。


那是一種處世的安靜。
於是,想要把這樣的安靜,放進她的照片中。
想要在安靜的澎湖,把內心的安靜一起拍出來。












山水沙灘的細沙磨紅了腳皮
乾脆脫掉了涼鞋赤腳走進海裡
她心中看到的海浪移動的很緩慢
不要都市裡的快速侵蝕這趟旅程

太陽即將要下山,看見晚霞的時候很感動
她拍不出山水沙灘美麗的萬分之一
甚至錯過最好的落日時間就提早離開
第一天就留了遺憾在山水中
她卻因為這樣的遺憾特別思念沙灘
「遺憾有時候很美,也許就和愛情中得不到的最想要那種心情很類似。」她轉頭和朋友這樣說。






澎湖的朋友說,他們很幸運,原本在旺季當中單獨的散客很難訂到飛機票,他們一訂就成功了
真的要說幸運的話,他們也順利在短時間內就挑到了熱門的民宿


為了讓自己回到最初的本心
四天來在澎湖,她依然每天禪定,起身沒有多久
就直接席地而坐,從專注呼吸讓自己靜下
一大早起床,打開電視看了金剛經真修實證聆聽禪宗上師的開示
她希望確認自己這趟旅行是為了往內心走,讓心靈累積資糧, 她不追求照片的好看
比平常拍照時候更放慢速度,靜下心了,方向也會更加明確








記得有天下班回到家裡,躺在床上看著書,無意間回想最近的日子,發現自己慢慢學會了沉住氣
以前有些時候快樂開心的時候,小時候總會馬上找個人來訴說
有些什麼好事情壞消息,巴不得立即讓誰聽見,
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慢慢的作事情也知道什麼是仔細思量
回想起來,近幾個月工作上實在出了許多的錯誤,是那種粗心又不像是出社會兩年的設計錯誤
主管幾次的訓話那晩,自己都覺得慚愧
從那之後開始,許久不寫筆記的她,開始找出遺忘已久的記事本讓自己注意行程
一點一滴紀錄錯誤,連說話都開始更謹慎注意他人的感受,寫在本子裡
面對以前沒有學會過的待人處世,她慢慢的把腰彎的更低,把嘴巴放軟一些
面對同事也願意付出更多關心
以前那個衝動不修邊幅的自己,好像是很遙遠的事情了























對了,這三年,也買了好一點的鏡頭和相機了呢
她躺在夏灔民宿的木地板上望著天花板
感受午後的陽光,還有體會身上因為旅程的疲憊而緊繃著,她試著放鬆,感覺到睡意爬上身軀。
相機的重量壓在肚皮上面,那是女孩子單手拿起都會吃力的重量,上一次來到澎湖沒有它陪伴,
也是自己求好心切,買下了它,似乎那重量也變成提醒自己的責任掛在身上,有願力有期許在上面。

「好想睡阿。」吹著冷氣,望向窗外的烈陽,她輕輕的說話。

她好像聽見了非誠勿擾裡梁笑笑的說話聲,在拍攝好友的時候,有這樣的錯覺。
回想起來這兩年看了許多的電影還有樂曲,「突然好想聽見芮斯歌訟祖靈的歌聲。」她這樣想。







這次來到澎湖選擇了有大片顏色的民宿,是她和朋友討論許久下定決心訂下的地點
落地窗前就是大片的海還有晚霞,下午時間陽光灑落的角度也很漂亮
澎湖的夏灔就是一個很適合小野麗莎一樣慵懶歌曲的地方。
可以有更多時間去感受光線,慢慢的思考拍照的瞬間
即使為了要搶光線都可以比平常放慢步調
她拿著相機拍一拍就慵懶的躺在地板上,任由午睡的感覺侵蝕在腦海中














































下午兩三點的陽光並不刺眼,她和朋友盡可能的在民宿中拍攝了不同角度的照片,為了自己的創作
她看著民宿不到幾公尺的大海,鼻子裡有海風鹹鹹的味道
拍了幾張照片,繞遍了民宿中大小角落
很喜歡這裡,讓她遠離很多都市的風塵


























到了晚間六七點,看著窗外湛藍的天空還有海洋反射的光線,和窗戶內暖色的燈光有強烈的對比,她很喜歡把握這種時間點拍照。


為了把握時間多拍照,她幾天下來幾乎沒有什麼睡眠
盡可能把握走下一趟旅程,多吃一點美食
他們懷抱著一種還自己的願,圓自己的旅行夢回到澎湖

 





她知道一張照片所乘載的遠比我們想像中要大很多
這三年間因緣際會,她開始看見那些世界頂尖的作品了
在能力許可之下,她盡可能的看見所謂的攝影經典
不同於商業人像,或是美好的風景
有許多關於戰爭、疾苦、反思的社會議題
她深深的覺得自己像隻井底蛙而慚愧著
尤其看見許多偉大的藝術家、音樂家如何往內心追尋他們的思念或是熱誠
最終出來的創作感人的力道,有多麼驚人。
往內心走,不是往外追尋。
她慢慢的理解些答案。
 
 
「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就在汝心頭」她喃喃念著,決定好好深耕自己的內涵,也決心用禪的精神找到答案。
 
也許她會這樣喜歡攝影,也是因為除了禪定打作之外,是一種清楚讓她可以看見自己內心的方式吧






七月的澎湖很安靜,聽在地的朋友說,今年的遊客不知怎麼的有點少,馬公的馬路上行車也不多,很多時候除了風聲,幾乎只聽的見自己的氣息,在澎湖的四天,她把腳步放的很慢,然後試著沉澱創作的心情。 
一早七點起床禪坐完,和朋友細心挑選幾套衣服換好,收拾了器材就準備上路,騎著輛125機車經過了跨海大橋,海風幾乎要把車吹倒,她想起早上的新聞報導著颱風要來的消息,帶了相機鏡頭,還有一個爲了未來重要創作所買的腳架,從馬公南端的山水沙灘出發北方二崁聚落旁的草原。












她們一面拍,一面讚嘆澎湖的美好,天寬地寬,令人想起兩年前曾去過的內蒙古忽兒浩特大草原,二崁草原的風很大,陽光很強,但也有著很厚的雲層
他們其實是無意間經過這片草原的,想著也許可以拍攝些照片,就將機車停在路邊
挑選了幾個角度就開始拍攝了。








一望無際的寬敞,她覺得很適合來療傷,草原上的風景,意外的適合黑色的洋裝
那是他們為了澎湖精挑細選的洋裝
上面有著類似咕老石花紋的印子
去澎湖前他們花了許久找了服裝,她立馬就決定買下這件裙子
靈感告訴她這會是很美的畫面,在電腦前面她這樣想


有幾分鐘的時間天空灰暗,恰巧在她們手中結起了金剛蓮花印的瞬間陽光就灑落了
看著這樣的風景,幾乎要屏息,逆風起飛的裙擺,堅定的閉起雙眼,大風起兮之時,凝結的瞬間
那是她一直想要的寬懬風景,就呈現在觀景窗中,那是她自己的寫照嗎?









最近幾個月來在職場上再次的跌撞,她很慚愧還有許多基本的態度沒有作好,讓自己打起精神,讓自己從零開始,就是要讓自己變的無我,一切從頭得謙卑去學習,戰戰兢兢的不再驕傲。
 





她像一匹馬一樣站在風裡,沒有韁繩,安靜的前進
伸長著脖子,眺望著草原,不發一語,就站在那裡許久,整理心境後在認真的按下快門
歷經了許多風雨,所得到的平靜,和那種臨摹經典所得來的照片,有很大的不同,這幾年的創作,慢慢往內心的脆弱去摸索,
那是把很多的面子,堅強放下之後流淚,而後變的堅強,
對她來說照片就是在紀錄這樣的瞬間,為自己寫下里程碑。

 
三年來,和朋友哈利相約見面,一闊別就是三年,
一見面天南地北的聊,最後相約明年在見
繼續認識新景物新朋友,互相約定然後分開的期間履行承諾,也是旅行的意義。



 


大約是去二崁部落的中午時分,他們決定去看看三年前也去過的大岩嶺
拍了幾張創作之後, 正午時間,陽光讓臉部的陰影反差太強難以拍攝,匆匆的離去準備用餐
約莫二十分鐘到了餐館,卻發現新買的腳架已經不在身邊。
「也許是忘記在那了。」他們騎車奔回去原處,卻早已不見角架的蹤跡。
他們在附近繞了一遍又一遍,心情落到谷底去,她強打起精神,能看的就找過了,附近的派出所也沒有消息。
罷了罷了,她其實有些生氣,那原本是為了重要的活動自己發起願力決心帶回的器材,對自己來說,是希望能將它當作菩薩法器一樣存在的事物
那遊客就這樣帶走,佛菩薩是否不保佑她,她難免願懟。


 
「我們仍然要很感恩,我們這趟旅途還是平安沒有意外,不是今天我們誰受了傷讓旅程不圓滿,我們懺悔自己的疏失,也或許真是冤親債主向自己討的債,也或許是菩薩要我們花錢消災,不論如何,我們都還平安的。」
朋友認真的安慰,看著她掉眼淚後繼續堅強吃下一頓飯,他們花了些時間在平復心情,在聊天轉移注意力,看著朋友的陪伴,她知道自己要更堅定「旅程仍然要繼續,我就別損失更多美好的旅程吧。」這樣對自己說,她知道自己可以





人生該還的總該還,那人也許真拿走了什麼,有一天人生會有另一種形式的補償,禪修的自己會懂更多因果,懂的什麼該做該想,既然無常來了,就檢討自己更多吧。等到天色暗去,走上馬公市區的街頭,她把心念轉開,豁達的往前走。
騎著車,風很大,澎湖二崁到馬公市區的路還有很長很遠,
她想還好有這段長的路,好讓風吹的臉頰刺痛讓她靜下心。
菩薩在打醒她的驕傲還有散漫,她認真這樣覺得。



約莫下午三點出頭,到了北非花園,行李比他們早到了,進了房間好好打理自己,還要認清自己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放下自己的情緒,也是為了好好體會旅程的喜悅。
而一定是因為角架的緣故,在她的照片中又多了一層很深的情緒。







在北非花園濃郁的色彩裡,她用了陰影去推疊出神秘感,她越來越喜歡更精煉的線條
嘗試了許多角度,放了更多的廣角景色,好像留點空間就能讓自己多呼吸
用一個女子作為一種藝術的象徵去創作































進了房門替朋友整理好妝髮,開了冷氣休息一陣子
躺臥在沙發上看著有些狹小的房間
討論幾款衣服後,繼續開始攝影的旅途


她其實以前不曾這樣拍照的,放了很多的空間,放了長廊,放了許多的延伸線條在裡面
甚至連她愛的大光圈淺景深都沒有拍了
不清楚記得在哪個展覽還是哪段對話開始成長的


阿...也許是因為朋友今年進了張乾琪老師的台灣攝影工作坊開始
第一次感覺馬格蘭攝影就在身邊可及的地方
好像是那一次,聽見剛學攝影沒有多久的朋友,在八天的工作坊中歷練下來,說出的創作態度還有格局,寬廣到連學九年的她都想要挖洞讓自己埋住
「我很渺小....」她這樣覺得,重新看待以前很驕傲但其實很膚淺的自己。
也許是從那之後,她好想讓心變的寬一點
也許是如此,鏡頭放進的東西,也變的和以往不同了


也因為這幾年和蕭嘉慶老師攝影課的緣故
一次次的看見自己的照片情緒越來越內斂
老師要她正視自己對家人、創作的情感
有好幾次談到照片中的思念掉下眼淚
赫然發現過去自學攝影的九年,不值一提


是怎麼回事呢
這幾年,越活越看見自己的短淺
卻又趕到開心甚至興奮想要改變
心轉變了,照片也跟著轉變了

























































用暗沉但是飽滿的顏色去呈現心境,她看見自己的照片有非誠勿擾的顏色
也有「中央車站」那種異國的灰黑神秘,有馬格蘭攝影社給她的反思還有寬廣
有原住民山頭的歌聲有著向祖靈崇敬的心境一樣,有著這兩年來她去過的旅程帶來的靜謐
兩年來讀過的文章,有兩年來禪定後開心自在,有發願超越的精進心。






她希望這一次的照片,不要也不能愧對自己。


來澎湖的朋友好多,她捨不得離開,即將去馬公機場前,臨時到了流浪鯨魚民宿,主人親切的煎了自個家曬的小捲。
那應該是她生平吃過最好吃的小捲吧,不到掌心大的小捲香味充斥著滿間廳房,吃力的咬著食物,她開始在打算明年要早些時間來,就要住在這裡。
他們其實幾乎要衝動臨時請假留下來,但還有重要的事情他們也非得離開。
澎湖好像變成另一個家。


雙澤大哥在搭飛機前,特地帶著他們吃飯,聊著澎湖的美好澎湖的困境澎湖最感人的故事。
一位事業有成的朋友造訪了澎湖,跟著每天晨泳的雙澤大哥跟著在海邊游泳的時候遇見離岸流,雙澤大哥拼死的游向他怎麼追也趕不上,好不容易趕上了朋友拼死爬上他的板子,「你怎麼不往岸邊划去呢?!!」一問之下才發現朋友得了癌症。
上岸後和朋友在海邊遇見了附近的老婆婆,她熱情的邀請陌生人到家中為他們煮了一桌菜,那一頓餐對都市來的朋友來說難以理解的溫暖,讓他每一年都掛心著澎湖還有那位婆婆,即使沒有幾年就離開了人世。

「我是被澎湖的海給療癒的。」雙澤大哥說,他指著喉嚨開刀的傷痕很認真也笑說著:「原本是回來澎湖要等死的,泡在海水裡一年多,身體就變健康了。」
「澎湖的人都有全世界美好的海島性格,親切、熱情。」也因為這樣,才有很多人們為了澎湖的環境、教育、博奕奔走。


最近在網路間流傳著一句話「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
她很認同這一句話,認識的每一位澎湖朋友,都像是大海一樣熱情奔放
因為這些人們讓她更愛戀這群海島的一切
「能為澎湖做的,不用跟我們客氣。」她對雙澤大哥說,聽他說起海洋公民基金會的種種
她覺得愛上土地了,就該有責任

即將離開澎湖的時候,颱風正要抵達,天空有著厚重的雲,
他們捨不得說再見
雙澤大哥在飛機起飛前半小時,特地開車送來機場幾包餅乾。
令她和朋友感動不已。


「明年....。」她開口說...「每年都要再來。」朋友接口。


三年了,時間過的很快
這四天也是一瞬即逝來不及更細膩去記憶
撘著飛機離開澎湖的時候,在機艙裡看見海浪變的好小好小,飛上雲頂的天空太過美好
總在想佛菩薩在天上看眾生的時候
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一定也是慈悲為懷的俯瞰著,引領她們往前面對無常吧。
明年的澎湖,也一定會讓人心動。


澎湖,等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