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IKO SPACE
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28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3,當京都的過客

 

---------------------------------------------------------------------------------------------------------------------------


對於日本的印象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也許是三五歲的年紀,在火車站附近的外婆家裡頭,老舊泛黃的燈光底下
牆面上貼滿了日本各地景色的月曆
睡著午覺昏昏沉沉,耳邊傳來震耳轟隆轟隆的火車聲
快要瞇上的眼皮盯著楓葉、雪景,心中有一種過於美麗觸不可及情緒
一點一滴的累積。

在長大一點之後,在高中開始迷上日本的動畫
到成年之後這十多年的時間因為動漫而對於日本有很深的認識
甚至有著往後能到日本進修的小小夢想
大學時期加兩岸營認識了內地的朋友訴說著許多反日的情節故事
或是追碩歷史了解許多日本殖民的過往
對於日本,也有了很複雜的情緒


即使了解日本,但一次也沒有踏過那方的土地,一直維持著想望,跟一種奇特的思念在心裡。





我一直是渴望出走的,也許是念藝術,對於流浪偶爾會有一些不切實際的浪漫幻想。
嚴長壽先生有場演講裡頭說,年輕人要在剛出社會時候,找到很重要的世界觀,
剛出社會這幾年所認識的人,去過的地方將會影響我們深遠。
看著王品戴勝益先生也要他的團隊走遍台灣不同的道路,他們團隊的成長,也令人嚮往。
看著優人神鼓的行腳、或是胡靜云走向世界的音樂,因為是年輕人總有些叛逆或是狀遊的理想,看著這些故事多少能在匆忙的生活有了想像飛躍的空間。



嚴長壽先生提及流浪在現代教育的意涵,堪稱切中流浪意義的核心:
在台灣的教育體制之下,年輕人未經世事就已世故老成,他們或許不清楚真正的方向與內在的渴望在哪,
就早已在世俗與他人所期待的道路上循序漸進。
「無災無難到公卿」或許是一種無知的幸福,但總有一天,當陷入孤獨、無助之境,被迫重新審視最內裡的自己之時,
或者手足無措、或者退縮逃避。






每位流浪者的流浪經驗或許不盡相同,不過由他們分享的故事中,都可以令人深刻地感受到出走,
原來反而是要去找到生命最初的原點,在流浪的過程中,逐步找回內心的自我。-施振榮


台灣的孩子太受家庭保護、孤獨感不夠,一直沒有機會脫離社會和家庭,缺乏獨自面對自己的能力。
…如果沒有辦法孤獨的面對自己,就沒有獨自承擔事情的能力。-蔣勳



節錄專訪林懷民:年輕的流浪是一生的養分
林懷民:「我覺得我的成長裡面,有很多人幫我忙。我還很小的時候就有人一直鼓勵我、支持我,等大一點到美國讀書有獎學金,要跳舞有人就給我一張支票。
講到流浪吧!第一次自助旅行是一九七二年從美國要回台灣的時候,背著包包去歐洲,那是人生很重要的經驗,看到希臘神殿、Granada(西班牙南部城市,歐洲的回教文明古都)的回教神廟。從荷蘭、法國、葡萄牙、西班牙、義大利、瑞士、希臘這樣一路走下來,當時都沒有感覺。
可是年輕的時候去過的地方,會帶給你的影響,是你一輩子的養分,因為你去過,所以你的好奇度會不斷增加,會不斷享受到累積的東西,每個地方都會累積東西。


我覺得年輕的時候打開視野是非常重要的。今天的台灣讓年輕人去看世界也是非常重要的。台灣今天是個內視的國家;台灣當然可以獲得所有的資訊,但如果是一個被動的閱聽人,幾乎走不到世界任何地方;我們報紙的國際新聞只有一版,真的是太少了。
單獨旅行才能產生對話。」






從小到大的教育,大多只要求我們乖乖聽話,拿好分數,可是對於如何跟自己相處,如何走出世界這樣的話題,在我的成長過程中幾乎沒有被提及過。
直到在大學社團中參與了領袖社跟禪學社的許多跨縣市、跨國營隊,才開始理解這些領導者要年輕人出走的意義。
回頭閱讀這些文章之後,在心中產生了很大的震撼,一點一滴的影響我的創作還有價值觀。


「原來世界很大,台灣不只有我這個學校跟班級。」
這樣的心情,是在實際走出校園之後才有很深刻真切的了解,不再是書上和報紙上看到的社論文章
回頭看看,表示校園的生活的確十分狹隘跟封閉,我算是幸運的得以走出校園早一些看到不同的世界。



還記得大學時期,閱讀著「轉山」那時候隨著旅人激動的心情,連手都會在緊張顫抖的翻頁
一路爬山、遇上獒犬的緊張,再到差點落下山谷的刺激
看到那種年輕人流浪者之歌,付出生命所輾出來的堅韌,比對自己在職場上相對平穩自在的環境
像是看電影,像是藝術家情感的投射在裡面。

看著那些人、那些事,難免有著幻想著自己就是他們的心情
但是也如同大多數的讀者,僅僅能看著,被現實生活還有許多責任綁著,還沒有太多的力氣以及勇氣真的踏上路。
於是旅行出走,是一件各方面來說都是十足的奢侈品。





「我被大阪的國際研討會選上了!」
會有這次的京都之旅,也許會因為Celia當初邀約的這句話,變成了生命重要的里程碑。


有一天回到家,室友Celia藏不住的興奮心情,開心的對我說著,滿臉笑意。
「這樣就可以順便去京都了,你想跟我順便一起去日本玩嗎?」Celia認真的問著。
幾乎沒有多少猶豫,就答應了同行。
是機會到了嗎?是吧?我問著自己,是否應該給一次衝動的機會呢?不肯給自己猶豫跟害怕,先試著答應了再說。
現在想想,如果沒有一些衝動出發,或許猶豫就會跟著一些經濟、職場或是其他的規劃所打纏住,就要等到幾年後才有機會往外走吧。






我國中前去過加拿大,大學去過蒙古、北京,飛出台灣之外的土地,都是在師長的保護下緩緩前進。
仔細想想,真的依靠自己的力量出國,自助旅行,這的確是人生第一次。
跟自己騎著機車,在台灣上山下海的心境跟準備還是有很大的不同的。
雖然它不是流浪,只是舒適一點的自助旅行,還是來到十分熟悉的日本古文明京都,所受到的文化衝擊跟去美國、非洲、印度相較之下一定有差別,
但是人生總有第一次,有個起頭就會有往後更多的際遇,我是這樣想的。


決定要相約出發之後,兩個女孩就開始認真的找尋任何的遊記。
舉凡交通的資訊,行程安排到價位,夾雜在原本就忙碌的工作當中,還有佛事的承擔裡,格外辛苦但也興奮。



「你看起來有點累了。」深夜的電腦前,約莫是凌晨兩點celia一邊搜尋著地圖一邊問著。
「我這次是懷抱著願力前去的。」我說,沒有想要遊玩的心。
「我也是。」
「我們沒有多少閑錢,你是因為課業,我是因為發願,這次的旅程不像是一般的遊玩,我自己有些責任感放不下。」
「是嗎?」






不知道是否因為自己的心阻礙,不得不拍到好照片,不得不成長的情緒,與其說是旅行,不如說想要像那些所讀過的書一樣
想要有同樣的狀遊,一樣偉大的突破。


「你好像不開心。」Celia擔心的問著。
不....我的的確確開心著,我說。
感恩好友的邀約同時,在內心深處裡,還有一些束縛,是自己放不下。











在來不及釐清思緒的情況下,我們來到了京都看櫻花。
「你知道嗎?我真覺得這次的際遇都是菩薩的安排,可以選上研討會不說,連櫻花綻放滿開的日期都這樣被我們遇上。」
Celia出發前這樣說著。看著往年隨著氣候變遷越發不定的花期,讓信仰禪宗的我相信是冥冥中註定的緣分。














小時後朝思暮想的日本,終於見面的心情,出乎意料的平靜。
我以為看到滿天的櫻花會有多麼興奮,但是當你看見巨大的櫻花樹和飄落的櫻花瓣,就像是看著「秒速5厘米」電影一樣的寧靜還有些許淡淡卻美好的滿足。
有很多的「你以為」跟「實際」的激盪落差,也是旅行給我們的禮物之一。







京都原本就是安祥的都市,但是沒有想到是這麼安靜。
才抵達京都的天氣陰雨綿綿,沒有什麼風,下著細細的雨,暴露再羽戎外套的雙手,碰上雨水會有刺骨的感受。
除了車子行經過的引擎聲,雨滴打在折傘上的砰砰聲響,還有三不五時遠方傳來的渾厚沙啞的烏鴉叫喊,京都就只剩下你和自己的腳步聲、呼吸聲。
正因為安靜,所以有了和自己對話的時間空間。


我背負著十多公斤的器材,來到京都。
京都有很多的上坡路,還有很多交通轉換的機會,一個平時不怎麼運動的辦公室懶人,在這個旅程裡聽到最多的聲音,就是自己的呼吸。
在一個安靜的古城裡面,有著許多的廟宇還有歷史故事,伴隨著你的還有登山鞋踩在碎石路沙沙聲,大步前走時候衣服摩擦的聲音
認真一點甚至可以聽到對街行人的腳步聲,自己大口喘氣的吐吶,好像連汗水剛冒出額頭的聲音也無限被放大。
心跳撞擊胸口的聲音跟力道,感覺自己活著,口渴了大口灌水的咕嚕聲,甚至以為可以聽見櫻花飄落在地上的聲音。
感受到身體從早上出門的輕盈,越到下午腳的酸痛會漸漸累積,總希望能走長遠,於是腳板越發疼痛,蔓延到小腿,肩膀上器材的重量通通集中到腳上。









「我是為了什麼來到這裡辛苦呢?」一邊走一邊問自己,很像是修行者疲憊的時候內心都會有疑問。
「開開心心的跟團更加輕鬆,也可以狠心不帶著器材出門出遊的逛街,為什麼選擇要背上重量徒步行走呢?」
「開開心心的,也許輕鬆,這樣十年後還來的有印象嗎?」
「你內心的願力又是什麼呢?」
「蜻蜓點水的輕鬆,跟辛苦熬過走過的路,價值會一樣嗎?」
每天從旅館出門,我都這樣問自己,Celia以為我再看著遠方發呆的時後,內心總是這樣和自己對話。








偶爾偶爾,有風吹過手中地圖的沙沙聲,抬頭看天空的時候,脖子發出微酸的舒暢感,一切的細微動作,在生活中你也許常忽略的聲音,在京都開始可以被聽見。
也許因為這樣,很多人來到京都放鬆的理由,是因為可以聽見自己的聲音。






來到京都,體會到日本,不得不回想起過往曾看過的電影以及文學,
對於學習藝術和文化的人,應該說,要有一場好的旅行,是需要有詩意去堆疊的。
不少人去京都之前,總會先找許多京都的神話故事、電影、歷史、攝影來閱讀,
我相信在許多人看完陰陽師的動漫以及電影,很難不被那種傳奇又神秘的色彩所吸引,
看完「秒速5厘米」會對櫻花的畫面多了一層朦朧又曖昧、夾雜淡淡思念的情感,這次看見滿天櫻花的想像也喚起了內心深處的畫面。
我對於日本的認識,除了從小到大十多年不同題材千本動漫作品的吸收、日劇、電影、文學、藝術品
甚至超過了自己對於台灣文學的涉獵,舉凡源氏物語、平家物語、川端康成「雪國」到一些日本輕小說、次文化創作
再大學時期,甚至每天總要看上幾頁(可是現在怎麼都忘卻了呢....)


因為這些閱讀所產生的熟悉感,第一次到京都,升起了一種像是鄉愁的情懷。
如果沒有這些藝術創作的涉獵,來到京都,不能體會他特有的風情。
有關京都這種特別的古典氣氛,網路上不少人推薦的京都旅遊文學當中,
我也喜歡的一本舒國治作者所寫的「門外漢的京都」








【如夢似幻電影中】
說到重溫電影中的古代境況,亦是在京都極有趣的經驗。不審庵西面的本法寺,從來不見書上提過,我亦是某次不經意的來到,黃昏時的荒疏蕭瑟,便有溝口健二電影中的淒淒悲意。譬似說,「西鶴一代女」。有時你去到這樣地方,即使是不經意,所得之感受,較那些名勝、景點,更顯珍貴。
向西不遠處的本隆寺,倒常被提,雖更有名,景卻平平。也可能因它更具重要性,常常修整,變得平庸了。而本法寺形同荒頹,倒因此更加迷人了。

京都各處隱藏著這種沒有名氣、卻極富古時魅力的小景,如三?通、東大路通以西的「大將軍神社」,深秋的參天銀杏,金葉閃閃,沙地空淨,黃昏時乍然見之,竟教我徘徊良久。便是繞看它旁邊的三?保育所與兒童公園,也感到入眼怡悅,早把適才所逛不遠處之「籠新竹器」、「一澤帆布」名店感受拋得乾淨。
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在鞍馬寺通往貴船神社這一段古老杉樹森林中遠足一段,令自己像是置身黑澤明電影「踏虎尾之人」中源義經與弁慶等義士避仇逃難翻山越嶺所經的森林路徑。
事實上,京都根本便是一座電影的大場景,它一直搬演著「古代」這部電影,這部紀錄片。整個城市的人皆為了這部片子在動。為了這部片子,一入夜,大夥把燈光打了起來,故意打得很昏黃,接著,提著食盒在送菜的,在院子前灑著水的,穿著和服手搖扇子閒閒的走在橋上的,掀開簾子欠身低頭向客人問候的,在在是畫面,自古以來的畫面。
我們每隔幾年來此一次,像是為了上戲,也像是為了探看一下某幾處場景是否略略做了更動。在有月色的宇治川南岸土堤上清夜散步,發現已散戲了,人都離去了,只你一人,透過樹梢可窺鳳凰堂一角。
再不就是看往川上,波光粼粼,與橘島上靜悄悄的松樹與地砂。

十多年前,我第一次來到京都,嚇到了,我張口咋舌,覺得凡入目皆像是看電影。
順著街道走,見一店有工匠低頭在削竹器,屋角昏暗處坐一老婦,哇,多完美的構圖。
接著一店在包麻糬,粉撲撲白皮中透出隱約的豆沙影子。
再走沒幾步,看到著和服女將(女掌櫃)至門口送客人,頻頻鞠躬。
一直往下走,到街底,一彎,又是一巷,燈光依稀,仍是一家一家的業作,或是各自有各自的營生。
有的撈起豆腐皮(「湯波半」),有的鐺鐺鐺的敲著,把刀刃嵌入木柄裡(「有次」),有的疊起剛才打造出來的銅質茶筒,鐵色渾凝(「開化堂」),亦有登梯將高處的檜木洗面桶取下(「??源」),
有的店裡陳列一雙雙帶竹皮的筷子(「市原平兵衛商店」),有以鐵線編折出網形的食器(「和金網」)……我可以一直往下看,真就像看電影,只要我的攝影機不關。

一個像你在看電影的城市。說來容易,但世界上這樣的城市,你且想想,不多。
試想一個來自休士頓這種沒有一處有電影場景魅力的城市的人,乍然來抵京都,他會有多大的驚奇!或許他會說:不可能,除非是夢。
假如你喜歡看電影,那京都你不能不來。

























又寫說:
他說:「有時我站在華燈初上的某處京都屋簷下,看著簷外的小雨,突然間,這種向晚不晚、最難將息的青灰色調,聞得到一種既親切又遙遠的愁傷,
這種愁傷,彷彿來自三十年前或五百年前曾在這裡住過之人的心底深處。」






















「我去京都,為了『作湖山一日主人,歷唐宋百年過客』……
我去京都,為了竹籬茅舍……
我去京都,為了村家稻田……
我去京都,為了小橋流水……
我去京都,也為了大橋流水……
為了氧氣……
我去京都為了睡覺……」





















「為了這些,我不自禁的做了京都的門外漢。  門外漢者,只在門外,不登堂入室。
事實上太多地方,亦不得進入,如諸多你一次又一次經過的人家,那些數不盡的世代過著深刻日子的人家,你只能在門外張望,觀其門窗造型、格子線條,賞其牆泥斑駁及牆頭松枝斜倚、柿果低垂之迎人可喜,輕踩在他們灑了水的門前石板,甚至窺一眼那最引你無盡嚮往卻永遠只得一瞥的門縫後那日本建築中最教人讚賞、最幽微迷人的玄關。
一家一家的經過,便是在京都莫大的眼睛饗宴,甚至是我在京都的主題了。」




















文學家存在最美好的理由之一就是他替你說出心中的美好。
我總覺得,與其說京都像電影,不如說那些電影導演總有藝術美的眼光,才能將世間的故事美景放進電影中,
所以不是京都像電影,而是京都本來就美好才對。


我來到京都,除了看,還很多與自己攝影的對話。
因為京都十分的安靜,按下快門的咖擦聲音格外清晰,當這麼安靜的時候,開始和自己去對談。
好不容易來到日本,我想要怎麼拍照?怎麼拍更好?我的這個鏡頭可以怎麼拍?
拍照拍了九年多,看了很多美麗頂尖的照片,越懂自己照片也許畫素不夠、銳利不夠、色彩不夠,當越了解越多要怎麼解脫?
尤其看到自己老舊的鏡頭,畫面不比鏡皇一樣出色,瑕疵點點,對一個越懂攝影品質的攝影人來說,要怎麼放下?













出發前的幾週前,坐在電腦前深思著,突然對好友說了幾句話:
「我覺得我的鏡頭還不夠好。」
「怎麼說?」
手指著螢幕當中,鏡頭成像裡的紫邊現象「你看,這裡這裡,有些地方顏色被影響了。」
「呵呵....我不夠專業,看不太出來呢。」
「原本想要在趁這次旅行換一個更有水準的鏡頭,看樣子是來不及了。」
「沒關係阿,就想辦法用現有的拍到最好就可以了阿。」Celia這樣回答,我認真的去記下。

有時候不懂太多專業,反而看不見瑕疵也許就不會被障礙了,越懂越多,執著也越來越多。
曾有一段時間,難以接受自己的影像品質。
拍照拍越久,有時候會越多的不滿足,想要更好的器材,更好的電腦,更好的輸出,自己有時候無法分辨那是攝影的上進心還是單純的貪心。
靜下心來想想,禪也是在解脫慾望呀。






也許這次來京都,是讓自己好好去面對對攝影的貪念。
就算看見了影像中瑕疵,但是不以為意,這樣轉念似乎更高境界了。
突然想起了金剛經當中裡所說的「外在的灰塵都不是灰塵,心的灰塵才是灰塵。」的道理
不是影像不夠好,也不是鏡頭瑕疵很刺眼,真正髒了的是自己的心,沒有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菩提心,連基本感恩滿足於手中的器材也不懂,實在可惜的是自己。

一邊對話,一邊沉澱,該放下的就別再想,就像是弓箭射出去一樣,就別再找飛出的箭了,我至今依然在學習,所謂的離相所謂的修行。
















慢慢琢磨這樣的心境,在日本的飯店裡,我在臉書上寫下這樣一段話:
「攝影對我來說...永遠都是用來看清楚自己的心的方式
尤其在背負十多公斤的器材走遍京都山城
肩膀磨出勒痕,腳練出肌肉,每一次的爬上蹲下,對身體一點一滴累積疲憊,在飯店每一天晚上都是甜蜜的煎熬,那對一個平日在辦公室的女性攝影師來說
其實是很大的磨練,不停的通勤,擁擠的人潮,在這樣的心境底下還能拍出什麼詩意呢。

這次來京都,是人生一個重要的夢想,在這個千年的古城裡
我放了很多責任跟期許,在自己的相片裡
Celia笑說要我放寬心,一切會好的
我掛念許多事情,不肯放鬆,直到拍出一些稍稍滿意的照片,才肯些許休息。

身邊走過千千萬萬遊客的身旁,想要拍出安靜的氛圍
紛紛擾擾裡還有一盞燈照亮誰的表情,旅行這件事情,是走出自己的心。
攝影將近十年,快門累積越多,越覺得自己仍然還有太多要學習
攝影就是藝術,藝術就是要走入內心,越走越裡面,有光明有黑暗有黃昏,只有走的越深,你的影像對自己才有價值。
因為攝影,也像是李嘉誠說過,要能吃天下第一苦,才能得天下第一福,藝術創作也需要走進心裡吃苦吃瓶頸吃心酸吃磨練,最後出來的美好會是喜樂的。
越拍,越要感恩,一張照片要有太多因緣,才能是你看到的畫面。
也許是天氣,也許是光影,也許是際遇,也或許是命運,才能在自己人生那些階段按快門。
這次來京都,深刻體會到這一點。

越拍,頭要更低,腰要更彎,攝影就是人生。
自己的攝影無法欺騙自己,要怎麼呈現內心給別人看,也是由自己決定。
我拍給自己看,未來十年、還有半百的自己看,想讓那時候的自己看看,年少的我的心,究竟有些什麼心情在裡面。」





京都在我心中又是什麼樣的風情呢?
京都這麼多人拍,自己也沒辦法像世界頂尖的攝影師那樣力求精進突破,拍出什麼大景,
不如隨自己的心,拍出自己心中的京都,反而才獨一無二而且有價值。
京都一路上在想,自己能怎麼拍,好友Celia願意當模特兒一起創作,我們都在想能拍出什麼自己喜愛的照片。


















































我喜歡陽光,就拍些陽光灑落好了,我喜歡安靜,就拍出心中安靜的氛圍,既然京都是古城,就將自己的禪意去創作,
京都美麗的角落太多了,隨處一看的枝芽或是陽光灑落的青苔都可以很美。
細想著過往在網拍上、書籍上所看見的美好京都,那些我拍不出來,乾脆就不想了,先放在一邊,自己的京都長的如何,比較重要,
因為每個人獨一無二的成長環境跟價值觀,走在同一條路上都有不同的心情,我的京都是什麼樣,反映出自己的照片跟心。
覺得自己是安靜的,想要安靜的,就將這樣的主題拍攝下來。








這趟旅程當中,有一個喜歡的小插曲
當我們來到琵琶湖的大津港邊,
也許是週一傍晚抵達的關係,港邊並沒有什麼人在,
在走了一整天嵐山的景點之後,肩膀和腳板越發疼痛,琵琶湖邊的風很刺骨,我們在港口邊冷冷清清的走著,原本就要打到回飯店的時候
突然找到了郵輪,旁邊並沒有設立禁止進入的標示,我瞄到了有幾個男人悠閒的從船中談笑走出

















那個小時候愛自己單獨跑去工地冒險的孩子氣興起,拉著Celia就衝進去逛了船
剛開始緊張著害怕被管理員發現,只趕站在船邊看看的Celia
只剩下上鎖的船艙不能進去之外,Celia被我拉著走遍了船頭船尾,等到我們終於站上了頂樓,用望遠鏡看著遠方燈塔上的海鷗
發現旅行當中冒險的驚喜,那種感覺令人難以言諭的感動。










這一次的美好又令自己開悟旅行
我很感恩Celia的邀約

有人說,要想了解另外一半或是身邊好友的人品,可以跟他一起去相約旅行
因為旅行當中的突發狀況,或是一路上的安排,因為旅行可以近距離看見彼此的習性還有個性
可能平常端莊的人,因為錯過了景點而破口大罵,平常隨性的人因為碗裡的美味不如意而脾氣不好
也有可能旅程當中發現朋友其實很貼心善解人意。
要有個好旅程,旅伴也是很重要的,網路上也不乏許多好友或是情侶因為長途旅行而撕破臉的故事

這一個多月以來,從籌備到旅程裡,
總是看著Celia即使工作再忙再累,回到家中依然法喜的準備資料,並且詳細排版列印出旅遊手冊
用十分快速的速度找好了機票、比價、行程、票價,令我自己感到汗顏
旅途的過程中,總是非常仔細也耐心的規劃路線,找尋合適的交通工具
迷路了的時候,雖然不懂日文,但是也很勇敢的拿起地圖用著破破的問候語去問路
在一路上如果錯過了車子,或是漏了景點
不管多累都是十分尊重旅伴的意見,貼心的解說跟溝通討論
所以這次的旅行之間,我們沒有因為缺了什麼行程起爭執,也沒有因為各自想去的地方不同而責怪
一開始覺得這樣的好朋友出遊是很自然的事情,直到回到台灣和一些朋友聊天,才發現有一個可以為旅行加分的好夥伴
其實是非常難得的事情。

認識多年的好朋友,再這一次的京都旅程當中,總是細心的快速安排一路的行程,
Celia實在是辛苦了,也十分的感恩。






對我來說
旅行就像是走出舒適圈的意義
走出熟悉的辦公室,走進陌生的環境
學會自己找資料,自己找路,自己對話,是一種堅強獨立的過程
當然我們不一定要到另一個國度才能學會獨立,甚至將自己丟進台灣的深山或許也能有類似的心境
慢慢累積了大大小小的旅行之後,開始看懂以往懵懵懂懂的文學詩詞,或是能懂許多企業家所說的突破還有希望年輕人旅行的意義
和身邊一些不太旅行的朋友相比,也許我不夠堅韌但至少面對陌生能多一些。
年輕的時候學會勇敢,跟等到四五十歲之後在學習勇敢,容易的程度也許前者多一點。









年輕時候的旅行,所遇見的人事物一定像是種子,要給他一定的時間跟養分,在往後的日子裡會慢慢發芽。
就像是年輕時候所閱讀的書、見過的故事,都會潛移默化影響我們未來創作。

我認為對自己的每一張照片都有責任的,身為藝術創作者,和一般玩票性質的攝影玩家,不在於攝影的成像是否精采,在於創作的態度跟價值。
有一個故事,可以說明這樣的觀念

《阿闍世王受決經》上記載了:阿闍世王用了一百斛麻油點燈供佛,從他的宮門一直到佛陀講經說法的地方——祗園精舍,一共有六里路,這六里路中到處都有阿闍世王的油燈。   
當時有一位貧窮的老婦人,看到國王這麼發心,她內心很感歎自己的命運和貧窮無法佈施,於是她就拿出她儲蓄的兩個銅錢來買油供養佛陀。
本來兩個銅錢只能買到二合的油,因為賣油的人被老婦人的虔誠所感動了,又自動加送了三合油給她。   

那位老婦人心裏想著:這五合的油點不到半夜就完了。於是她私自發了一個誓願:「假如我將來也能成為像佛陀那樣完美的聖人,希望我點的這一盞油燈通宵都不會熄滅!」   
那天夜裏,國王所點的油燈有的亮一點,有的暗一點,情況很不一致。

只有那貧窮的老太婆所點的油燈,光明達旦,目蓮尊者想用袈裟扇滅那盞油燈,那盞油燈反而更明亮。
佛對目蓮尊者說:「這盞油燈不是你的力量可以弄滅。這位老婦人過去世已親近了一百八十億位完美的聖者,她再過三十劫以後,就會成佛,佛號叫做須彌燈光如來。
只因為她過去世很少佈施,所以今生才這麼窮。」

就如同佈施的多少,不在於人眼所看見的有形有相的數量,而在於心願意佈施多少,
對富人來說,佈施萬貫金錢對他如同九牛一毛,對那位貧窮的老婦人來說,供奉幾盞油燈已經是他的全部。



攝影對自己來說也是如此,攝影的喜愛、攝影的價值,不應該僅限於手裡拿著多少錢的器材、鏡頭有多少價值、畫面的精采、畫素的品質、色彩的好看,
這些我們當然可以精進並且向攝影大師所學習,但不應該僅僅剩下看見畫素、器材、色彩並不停的追求拍照的數量跟大景。
如果真正愛攝影,我們是否可以多問自己用心了多少?奉獻多少?
即使那些外人看不見,現在攝影論壇也不講究,但是自己能否有答案?

這些問題不需要問別人,因為別人不會有答案,只有自己最清楚,自己用不用心,佛菩薩、上帝才有答案。
像那位老婦人懂得價值,不在於有形有相的燈火,在於本心。


能願意為攝影來紀錄自己人生,負責任的講究攝影內涵、品質、保存、紀錄,如同供佛或是向上帝祈禱一樣真心。
我願意為攝影這樣負責嗎?這是我要的攝影價值嗎?







答案在心頭,一直沒有改變過,去完了京都,更聽的清楚心聲。
了然於胸,闔眼之前,不要改變。



附上同行的好友Celia旅遊文章

【CELIA出走】《2013京都、大阪追櫻花》京都・音羽山 清水寺:清水高台、地主神社、音羽之瀑以文找文

【CELIA出走】《2013京都、大阪追櫻花》穿和服漫遊京都:和服寫真 ・ 岡本和服一日體驗

【CELIA出走】《2013京都、大阪追櫻花》京都.伏見稻禾大社:藝妓回憶錄場景.千本鳥居&狐狸神社以文找文
【CELIA出走】《2013京都、大阪追櫻花》京都:世界遺產醍醐寺,瀑布般的枝垂櫻.滿開

【CELIA出走】《第一次海外自助旅行》2013京都、大阪追櫻花:緣起・行前準備&行程安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