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IKO SPACE
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29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先生活再攝影

 
有次去日月潭看國慶煙火
玩攝影的人都知道,在台灣煙火要拍的好,要有器材、要有技術、要有時間、要有耐心、還得有好脾氣
後者更重要,因為台灣太多攝影師早早佔了好位置站了整天,鎖住腳架佔位,晚到的人走太前面擋了光還得忍受被攝影者的碎念驅趕
要開開心心的拍好照片,好像越來越難
 
出發前興致勃勃的查了很多拍煙火的技巧
等待倒數的時候
5、4、3、2、1~~碰碰碰碰
煙花四射,我發了瘋把我自己的眼睛擠在觀景窗裡面,像要扭斷自己的脖子一樣彎著腰跟肩膀定在那裡,卻怎麼樣也拍不出好看的煙火照片
沒辦法,練習不夠,拍不出來
整整五分鐘,十足的氣餒
就是那一年,深深的體會到,眼睛就是最好的攝影機這件事
我眼裡看到的煙火,照片裡不及萬一
從那之後每一次看煙火還有任何美好的感動時刻
我幾乎從不拍照
不讓自己分心
就只是享受在那個當下





 
最近幾年
開始體會到,真正影響影像的,還是攝影者的感受力
一個攝影人內心真正的體會、真正的感動,最有力量
我所指的,並不是臉書上面那些為了吸引人氣、為了收集讚數的文章或是照片
而是回歸到攝影人,真正所在乎的事情是甚麼?
也許是一段戀情?或是流浪狗的議題?或是自己孩子身障的心境。
每個人都不一樣,最內在、最放不下的那個題目,越去深掘越有收穫。
很訝異的,在我最近看的一本書裡面「TED Talk 十八分鐘的祕密」當中
書裡面提到演講者最在乎的事情是甚麼?最有熱情的事情是甚麼?
如果沒有釐清楚,演講甚麼都不用談了
這個觀點讓我很有共鳴

 
 
如果沒有臉書的話
或是拿掉任何你想吸引誰的想法
想像夜深人靜的時候問自己
最在乎的人事物是甚麼呢?
可能很多人沒有想過吧
甚至也沒有好好體會過自己的生活
沒有整理跟回味自己許多感受就拍攝的話,好像有點可惜
基於這樣的想法
在我的攝影課程裡面
設計了一個每堂講座一定會讓大家玩的一個小遊戲
只有兩次起立跟坐下
非常的簡單
簡單到大家很容易體會差異
在第一次的坐下之後,我都會問問其中一位的學員說剛剛是否發出聲音
絕大部分的人都會回答沒有
可是當我調整了一下遊戲規則,在一次的坐下
很多人很訝異,原來自己以為的安靜,還有很多的聲音夾在裡面
我跟著問他,早餐吃甚麼?飯是甚麼味道?你經常路過的會館門口有著美麗的花樹
有沒有好好看過?
很多人才回想起自己的生活忙碌到吃進的酸甜苦辣都沒有感受


 





 
曾經在好幾篇文章提及六觸的觀點
眼、耳、鼻、舌、身、意六種感受
學習攝影雖然是用眼睛
可是學習品味跟體會生活,一定需要用五官
可惜的是,絕大部份人使用的還是眼睛,只有在一些藝術學系的課程中才有可能被提及
我們很少閉上眼睛觸摸戀人的掌心,或是用鼻子感受父母親身上的香味
也少用六種感受去體會生活然後和自己對話,感受情緒




 
 
前些日子跟好友去柳家梅園看梅花
平常日開車上山,多雲的天氣,山裡很涼爽但是沒有甚麼風
滿園的梅花只有淡淡的花香
我只隨手拍了幾張照片就罷手
卻花了很多時間攤開手掌觸摸長滿青苔的石頭
還有撿起半腐的花瓣,細細捏起透過陽光看半透的紋路,緩慢的體會陷入泥土的鞋印
躺在微濕的軟泥上面睡午覺
也許我還不夠大師,拍不出來這些感受
不如不拍了











 
拍攝照片是為了使我回味,使自己再次感動
但如果我沒有花時間觸摸泥土和樹幹
只是走馬看花的路過
即使拍攝了幾百張維美的照片
對我來說沒有價值
 

 
幾年前因為姑姑的邀請,到台北上過幾堂NLP(註1)的課程
NLP發現人類和外界聯繫有三種基本方法-人類的溝通模式分為大至三種
  -Visual視覺型
  -Auditory聽覺型
  -Kinesthetic觸覺型
每個人的神經類型比重不同,鮮少人是三種都平衡的
大多人是其中兩樣都較被發展,可見我們常常因為生理發展而有不同感受世界的方式
即使我們都擁有五官,卻還是難以全部感官都細膩的被運用
 
 
而我們卻生活在一個很情緒破碎的時代
比如我們已經習慣看很短的網路文章,太厚重的書會被我們打回票
連看新聞也習慣等待網友整理出懶人包才願意多看幾眼
看電影的時候越來越少看影評解析,開始習慣只看爆破效果、看愛情心動
吃東西不知道吃了甚麼合成品,連買衣服都是一時興起的時尚過不了幾個冬天
所以接收的資訊很破碎,了解事情不如以往深入
大前研一先生所寫的低智商時代(註2),諷刺的這麼真實


 
究竟是填鴨式的教育讓我們的感受變的扁平呢?
還是因為大環境不好使我們更只在乎生存?
不論甚麼原因,越來越扁平的速食文化,對創作者來說一點也不喜歡
我想,一個攝影師或者任何形式的創作者,深刻的去生活、思考生活、反思的態度是必要的

 
很喜歡一位台灣舞蹈家許芳宜
她的書"不怕我和世界不一樣"(註3)大學時候在宿舍裡翻閱,開始改變我很多膽怯的心
舞蹈家用身體跟自己對話,用心跳、呼吸、手腳來創作藝術,
舞蹈者對身體的感受非常敏感也直接,需要常常感受情緒跟身體間的影響
自己在學習攝影的過程當中,以及大學藝術科系中選修的表演課程裡
從表演當中得到很大的啟發
表演訓練中,常需要發掘人生重要的回憶,感受強烈的情緒並與以發揮
老師也問著我們最在乎的故事是甚麼?感受自己的情緒,把情緒用四肢伸展開來,搭配音樂或是口白來抒發情感
我想這可以解釋為甚麼常常看某些照片看到出神的原因
因為我用的是肌肉、鼻子、耳朵在感受那張照片

 
我們都曾看過電影、劇場,或是任何網路上看到的戲劇表演,
表演者是否用心跟努力,觀眾是非常清楚的,
表演者的語調昂揚、臉部肌肉細微的變化等,是否真誠的情感,我們感受的到
演技沒有累積到一定的練習量,表現出來的熟稔度,還有情緒的自然是難以引起共鳴的
表演藝術要和自己對話,不論失戀、開心、家庭...生活一切的情緒都可以成為表演的養分
認真品味生活的酸甜苦辣,舞蹈跟攝影是一樣的
 
 
「大學老師說我有個特色,就是愛跟自己比較,總是拚命要做『自己的最好。』。對她來說,『跳舞』是對生命的態度,『因為表演者在台上不能有半點閃失,身體不會說謊,必須要很純粹、很乾淨。為了達到這個境界,我必須很自律,例如沒人督促,也要每天做軟身,務必很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心思,並隨時保持這種想法。』她堅持,執著,而專注的精神,造就了今天國際上揚名的舞者許芳宜。她說:『累積我自己,是我做到最好的方式』。舞蹈不只是舞蹈,更是認真看待自己,對待生命的學習。」-許芳宜
 
為甚麼我們對有些演員或表演家這麼喜愛且敬佩,是因為他們的確是用心且用生命在反芻人生、在表演出來
所以我們跟著被感動
在TED Taipei http://tedxtaipei.com/
還有許老師的書中
「假裝勇敢」是我在學習攝影還有生活中很重要的動力
 
「在假裝勇敢的過程裡面,我試著學習勇敢。
有一點點的勇氣,就可以鼓勵你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當許芳宜老師假裝勇敢用英文去買早餐的時候雀躍的心情,或是隻身前往紐約學舞蹈的堅強也好
她說她其實很膽小,但假裝勇敢就能做到這些成果,那自己是否也可以試著往前看看呢
回想兩年前剛開始拍攝家庭,可以勇敢一點去面對以前不敢看的回憶等等
以前不敢想像的目標,願力,攝影題材,假裝勇敢踏出去而創造的機會
在這幾年都開始啟動
這些人生的收穫或是挫折,對於自己理解經典的攝影作品,很有幫助
就像是一定要失戀之後才能聽懂情歌,一定要經歷生離死別才看的懂佛經一樣
不管好事壞事,都是理解藝術很重要的養分
如果說六觸的感受是幫助我們加深生活的體會,那麼勇敢,就是加上生活章節頁數的條件了


 







延續勇敢
恰好最近喜愛的一部電影「白日夢冒險王」也是鼓勵著走出自己的世界
這是近年來自己最愛的一部電影之一
當米提終於走上喜馬拉雅山上,真的遇到了尚恩的時候
透過長鏡頭看見了雪豹,米提問尚恩甚麼時候要按下快門
尚恩只是平靜的說
「Beautiful things don't ask for attention
If I like a moment, I do not like the distraction of the camera, so I stay in it.」

這句話好像替我說出了心聲一樣
看著尚恩很享受在看見鬼貓的當下
回想起很多美好時候我選擇用感官體會景色
不在因為拍不出來而挫敗
可以放下,多好


仔細想想
電影當中米堤如果沒有因為遺漏的25號底片而走出去
後續也就沒有這麼多故事可以寫
當米堤到了格陵蘭的酒吧中因為女主角唱出的湯姆少校衝上直升機
突然令我想掉眼淚
自己也曾因為誰的鼓勵而不顧一切往目標走
電影用唯美的方式拍出來的情感
如果沒有那些回憶,對我來說他衝上飛機的場景不過是一隻MV而已
要變的勇敢,要變的勇敢
好像當自己起心動念的時候
不管是念的書籍還是看的電影
總是看到令自己怦然的語句讓自己變得無畏

幾年前的我處事衝動
但是對於很遠大的夢想卻總是畏縮
別說實際行動,連規劃細想都不敢
就像是一隻不敢遠行的雛鳥一樣窩在舒適圈當中
但是願意假裝勇敢到現在
終於開始願意起步
學習許芳宜還有米堤衝上直升機的步伐
開始看到一些新的希望


 
 


我們最近一次因為美的事物專注到忘記時間是甚麼時候呢?
最近一次勇敢是做甚麼決定呢?
 
這些生活的感受、人生的反思對我來說優先於攝影
恰好在商周雜誌上看到一篇網路報導
成為了很好的印證跟攝影人的檢視
 
拍照似乎是個保存當下的好方法,但新研究指出,我們有些人可能會因拍照而不能好好體驗當下。一項由費爾菲爾德大學Linda Henkel博士執行的新研究指出,拍照的實驗參與者較記不清楚當時被拍照的物品或特別的細節。
Henkel進行這項實驗部分是因為自身的經驗。「人們常常不自覺就迅速拿出相機來『保存當下』,但他們卻錯過了眼前的事物」,Henkel表示。這讓她思考用相機記錄當下會如何影響我們之後對「當下」的記憶。

為了找出結論,她在費爾菲爾德大學的Bellarmine藝術博物館進行了實驗。大學生被導覽參觀了博物館,且被要求以拍照或純觀察的方式記下某些物品。翌日,大學生做了一個關於博物館物品的記憶測試。結果顯示,拍照的人較無法準確辨認出他們所拍的物品。此外,他們也較無法回答與物品外觀細節相關的問題。
Henkel稱此現象為「攝影損傷效應」(photo-taking impairment effect)。「當人們依賴科技記下美好時刻時,他們無需全心專注於當下,因此可能會影響我們記住當下經驗的程度」,她解釋說。

第二項實驗有著相同的結果,但也顯示出一個有趣的異處:藉由拉近鏡頭紀錄物體的特定細節似乎有助於記憶此項物品,且不僅限於被拉近的部份,鏡頭之外的部份也包括在內。「實驗結果顯示心理的鏡頭與相機的鏡頭是不同的」,Henkel說道。
Henkel的實驗室目前正在研究相片的內容,像是你是否在相片中,會不會影響之後的記憶。她也想知道,若是主動挑選拍攝的內容對我們記憶的內容是否會產生影響。
「這是項嚴格控制的實驗,參與者被指示拍下特定的物體」她表示。「但在日常生活中人們拍下重要、有意義,他們想記下的事物。」
大部分愛去博物館的人可能會說,他們拍照是為了日後好好鑑賞。「我們重新審視照片難道不會增強我們對這些物品的記憶嗎?」記憶研究指出事實或許是這樣,但必須在你肯花時間重新審視的情況下。
「研究指出巨量且缺乏組織的數位照片,讓許多人無法使用且重新回憶」,Henkel表示。「想要記憶的話,我們必須要能使用且與相片互動,而不是一昧累積照片。」

此研究刊登於Psychological Scienc期刊。
原文來源:Does Taking a Photo Diminish the Experience?- PSYCH CENTERAL [12 DECEMBER 2013]
資料來源:Association for Psychological Science

 
 




 
每個人生活都需要被肯定也需要有成就
但是因為空虛、寂寞還是忌妒的原因呢
使我們比起以往的年代,越來越希望得到更多的關注
記者為了收視率而寫新聞
部落客為了點擊率而文章
攝影師為了吸引按讚而po出文章
我也是如此,只希望自己沒忘初衷
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提醒
一直作一個感動自己的人
就像白日夢冒險王當中Life雜誌的座右銘所寫的
To see the world,
Things dangerous to come to,
to see behind walls,
draw closer, to find each other and to feel.
That is the purpose of Life 
不要忘記生活的目的
 
 
 
1)不要覺得攝影很容易。就像寫詩,要寫幾句韻文或許很容易,但那不足以成為好詩。
2)學習攝影,看看大師們是怎麼做的,向他們學習,但不要試圖複製他們的影像。
3)去拍那些你真正關心的事物,那些真正吸引你的事物,而不要拍攝你認為你應該拍的東西。
4)用你認為正確的方式去拍,而不要用你認為應該用的方式去拍。
5)願意接受批評,它們有時是有益的,但是要堅持你的核心價值觀。
6)學習和理論有一定的作用,但是你更多地是通過實踐來學到東西。拍攝,拍攝很多很多照片,為之沮喪,然後拍攝更多。磨練你的技術,投入大千世界並且做出回應。-CHRIS STEELE-PERKINS-馬格蘭通訊攝影師
 



如果有人最近問起我
為什麼寫文章
我會說起近年阿公因為失智住進安養院
除了有一種風中殘燭的心疼
越去了解失智這個不治之症,越看父親日日夜夜照顧阿公的心情
在臉書上寫下這段文字


深夜跟爸爸去安養院
這個喜慶的過年安養院中更顯寂寥
失智阿公的腳因為乾燥有些脫皮,我用蛇油替他擦腳,為他拍痰
跟爸爸每天照顧比起來,我偶爾的探視不值一提
房間中充滿了藥味,消毒水味,還有阿公咳痰的味道
這是我爸每天都造訪照顧阿公的地方

我用餘光看見隔壁床的老人家不停的再看爸爸和我,哄著阿公,挖耳朵和擦藥
不敢想像那是什麼心情
趕緊彎下腰繼續將阿公側躺拍痰,以免生病累積痰水變成肺炎

每次的探訪都當成學習看護的課程
問問怎麼擦藥,怎麼拍痰,怎麼看血糖
看著手掌就能圈起的腳踝,摸起來像是棉花糖一樣萎縮的小腿肌肉
馬上健康這個新年願望,變得重要
其中一位看護的新移民,爸爸說跟我同年,再越南有兩個雙胞胎要養
他們全年無休,離鄉背井賺辛苦錢
讓我不禁想像他在國家多苦,苦到願意來台灣艱辛的工作環境來打拼
這些新移民看護,再安養院中替我們陪伴重要的人們
替我們作許多人不願意做的事情
替老人換尿布,擦鼻涕,作餐點,沒有休假,付出時間再我們的家人身上
無比辛苦
謝謝這些人們
也讓我不停思考,自己還能懂事多少。

參參十二因緣,體悟一些道理。
每過一次年,等於又失去一年陪伴彼此的時間,離生命盡頭走,不以為年輕就有本錢不思考,不珍惜,不精進。
還有很長的距離要走,期許自己可以作更多。





不免去想像
自己有一天可能會忘記一切
如果有一天真的遺忘所有所愛的所恨的
我的文字、照片代替記憶

留下一些情感,指引往哪個方向去
寫給自己看的散文
是為了有一天離開或是遺忘所寫
聽起來有些悲傷卻其實是一種勇敢
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達摩祖師說,修行如果不為了見性,不如不修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