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IKO SPACE

關於部落格
如果你無意間走進來,請靜下心並放慢呼吸觀看這些話語,也許你會聞到照片裡的花香還有每個快門的聲音。這些文字裡有很多情緒,希望能在紛亂又商業氣氛濃厚的時代學會有分單純美好,是我寫下記錄的原因。
  • 527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要站在哪裡

 
(本文章開點音樂更有FU)




 









 
 
2014年,非常忙碌,有太多的變化。
參加了好幾場婚禮,聽了好多演講,替自己買了許多書,買了好幾個用品。
到最近開始寫這篇文章,細數過去一年買的東西,赫然發現有那麼大的不同,決定來好好簡單紀錄一下。
 

許久沒有公開的部落格,遇上太多的故事,總覺得需要好好沉澱,寫一些給幾年後自己看的嚴肅文章。
有時候忙碌起來,很怕自己忘記某些初衷,所以文章不能亂寫,寫給自己看,放上最有印象的話才可以。
過去一年發生了很多事情,一時之間也不知道細數什麼樣的畫面。
就依照一些感受深的穿針引線,還有喜歡的南王姐妹花專輯,就這樣當回顧吧。


 
是在上週去聽了王俠軍先生的演講,他說創意應該從習慣變成信仰。
剛好我最近換了新工作,總監告訴我,她每天早上都很期待來上班,想要迫不及待的來辦公室。
去年開始就一直被這樣的人事物敲敲腦袋,反覆咀嚼跟檢視自己,到底我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王俠軍演講一開始就說,理想 激情 好高騖遠。
 
把所有的熱情,激情跟想法要宣洩出來,才能讓作品有高度。
理想雖然不能當飯吃,但是可以當藥吃。

 
 
中國的瓷器千年來除了柔美之外,王俠軍一直在思考是否可以有父親的陽剛與簡約,在美學上有新的調整,讓精緻重新被喚起。
他是在十一年前決定投入瓷器的創作,第三年有點成品。
展覽除了台北還有台中,那時有收藏家,來到展場之後跟王說,他從來只收明清的瓷器,當代的作品,王是第一人。
他的作品比官窯還官窯,那種要求跟堅持現在有多少人作到。


 





 
景德鎮近年來的沒落,因為仍舊是做明朝的瓷器,沒有進步。
文化應該要有當代的角度,比如說三十年前的美聲是鄧麗君,現在是蔡依琳
文化如何詮釋是現在人可以一起思考的。
 
 
我在背包客網站看到了這篇文章【由泰國藝術文化現況反觀台灣「文創產業」】,想要私心節錄在這裡。
 
 
---------------------------------------
 
文創,文化創意產業,Cultural and creative industry,維基百科的定義為:『文化創意產業,顧名思義,為結合了文化及創意的產業。而對「文化」一詞有諸多不同的定義。「文化」一詞,廣義來說,泛指在一個社會中共同生活的人們,擁有相近的生活習慣、風俗民情,以及信仰等;狹義的來說,即是指「藝術」,是一種經由人們創造出來新型態的產物。不論就狹義或廣義的文化而言,「文化創意」即是在既有存在的文化中,加入每個國家、族群、個人等創意,賦予文化新的風貌與價值。』
 
 
泰國,幾百年的歷史,一個從未被殖民過的佛教國家,在藝術層面,傳統舞蹈. 傳統建築. 傳統美食. 傳統手工藝. 宗教藝術(壁畫. 佛像樣式). 皇室藝術等等,一直被完整地保存下來。


而隨著泰國國內的經濟起飛成長,讓很多新銳設計師或藝術家能將自己的產品找個小攤子販售,如:洽圖洽夜市Chatukchak Market, 火車夜市Talad Roe Fai market。比起清一色賣韓貨or中國貨,在夜市還是能看到幾個小店是原創original的小品,有些作品也許還帶些青澀,卻也別有風味。甚至現在的青年世代,善用網路資源,如Instagram, Facebook, Twitter等,將自己的興趣成為副業,如手繪手機殼, 原創棉質T-shirt, 背包配件等。自己的品牌,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敢於去做。

在泰國,並沒有一個區域叫做"文創區",反倒是處處可見"文創的"產品,逛著逛著讓人眼睛一亮!泰國人對自我文化強烈的自覺,從小到大對自身藝術文化的培養,成為支持他們的創作靈感最最扎實的一股力量。漸漸的,泰國設計與創意在亞洲受眾人注目。

反觀之,台灣的環境仍是以理工掛帥,對自我文化的輕視讓我們的「文創」商品總少了那一味。
相信很多人都有相同的經驗,小時候的美術課. 音樂課. 勞作課是否都被拿來借課借走?實際上,真的有從那些藝術類課程中習得台灣藝術知識並記得至今嗎? (我先承認,我沒有。)
再者,過去半世紀來,台灣的身分一直處於一種模糊又矛盾的狀態,台灣人們對自我國家認同更是混亂,究竟是「台灣文化」?又或者更多人了解「東洋文化」. 「高麗文化」更勝於「台灣文化」?
 
台北松山文創園區,迪士尼特展與後排的文創百貨大樓 , Jan. 2015
還記得前幾年看了新一代設計展,到現在的松山文創園區內的所謂『文創商店』,對,我們的產品包裝進步了,變得精美迷人,但以此就將其稱之為文創商品,卻總覺得少了靈魂。

說起「台灣文化」,究竟長得是什麼樣子呢?
不只是實體上的樣貌,更是內在的精神,讓我不經自問,what's the core value of our own culture?

並不是抄抄舊有樣式再轉印到新產品上即稱文創商品,在對文化背後的哲學沒有足夠的認識,對本土藝術文化沒有足夠的重視,是很難去回答這個問題。這不是能立刻改變,得從教育扎根,並且整體社會氛圍能使人文藝術並重於理工,這樣的大環境下,慢慢地我們才能有一股由內而發的力量,使台灣文創真正的發光。
 
---------------------------------------



 
 
最近跟朋友聊天聊到一個有趣的事情,設計人在台灣的薪水很低,回想過去幾年,22-23K都作(只能說自己實在奴性堅強XD)
幾年前來台中,面試好幾家,老闆當面說22K加班到10點很常見,還隔周休,那時候看著塞滿整間辦公室的美工們印出房地產廣告,大賣場文宣,那種掉到地上踩都不心疼,最便宜的油墨、最便宜的紙、最便宜的人。

很心酸。
 
 
但這問題太大了,可以辯論好幾小時,只是想提出一個有趣的思維,是關於自己。
 

 
從大學開始就有機會幫朋友設計名片或文宣,幫學校拍拍活動,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很沒有「向人收費」的自信。
覺得自己不夠好,外面專業一堆,就衝人情吧,種種原因說服自己,自己不應該收費,努力作但收廢不高。
甚至連基本時薪都不敢算,而這種思維扼殺自己很多年,也因此痛苦很久。



 
而且我發現,自己總是當一個「偷懶的下屬」,這並不是說工作不認真或是打混,而是指「乖乖聽話就好」的員工。
不願意替團隊想、不願意多花點時間規劃未來,認為交辦的事情做好就好,簡單的說,跟當年那個「聽父母、老師的話把成績考好,其他不用管」的思維一模一樣。





 
 
直到遇到幾位老師與貴人,狠狠罵,自己都不尊重自己,還要求別人尊重你?這也是一種破壞行情,知不知道?
當年心裡膽小,表面點頭,心中還喃喃自語,工作難找收費還怕沒案子接,收太高根本沒人會請種種。
總覺得很耳熟,不加班就被炒魷魚、敢休假就沒工作,這不知哪來的話,語氣好像。
也遇過主管耳提面命,一定要做多、做好,這才是基本。
 
 
赫然想起網路上有篇文章叫做,我的美國老闆告訴我:「你應該要做我的工作!」
 
----------------------------------

在兩個月前我被召進了一個case,是一個非常需要數據分析的案子。身為菜鳥的我,對於這個案子非常興奮,因為我可以藉機學習很多hard skills,學寫一點點程式語言,並且好好的把我做出來的analysis呈現給客戶。
快接近死線時,我們團隊為了讓分析更完善,讓我跑了好多好多資料,為此我連續兩個禮拜每天加班到半夜,我的associate也跟我一起焦頭爛額。我把每一個他交代的分析都做好,格式弄好,確保我交出去的東西漂漂亮亮。那些處不清的數據圖表美到我都想印出來錶框放在我的牆上。

case畫下了很好的句點,客戶很滿意。某天,我的associate(暫且稱他為「小老闆」)把我叫過來,說要跟我聊聊。

「Fiona,你知道我們這些分析的重點是什麼嗎?」他先謝謝我的幫忙,然後突然問我這個問題。

「我們就是要跑XX、XX分析...」我突然很結巴,因為我忽然意識到,除了我自己做的那些圖表以外,我說不出所以然來。我沒有去搞清楚這個分析的來龍去脈,我根本沒有在花腦子想自己在做這些圖表的意義是什麼。我只顧著很嗨的去做那些他叫我做的事,卻懶得去想自己到底在幹嘛。

小老闆感受到了我的焦慮,他微笑,輕鬆的對我說:「所以,Fiona,你現在知道了吧,你以後在團隊裡面,不應該要只做你的工作,你應該要做我的工作。」他頓了頓,「而我應該要去做manager的工作!」

這個故事對我有很大的啟發:身為基層員工的我們,常常會太過專注於「把事情完成」,而懶得思考「我在做的事情,有什麼意義?創造什麼價值?」

「你知道嗎,最理想的情況是,我告訴你我想要做什麼,而你告訴我該不該做。因為你是最熟悉數據的人。」小老闆說

「你的責任是把我從點A帶到點B,然後我自己再走到點C」他在我的筆記本上開始畫畫,「但是,如果你有能力,直接把我從點A帶到點C,那不是更好嗎?想想看,我們可以省下多少時間?」

我恍然大悟。很多時候我們不應該只是要想著如何「認真工作(work hard)」,而是要思考如何「聰明工作(work smart)」。

而我自以為是的亂做圖表,可能浪費團隊還有公司很多資源。 
 
--------------------------------------




 
回首過往,國中、高中、大學,沒有人教這些,一定要等到出社會後,跌撞疼痛後看到文章才會有相見恨晚的心情。
從小大沒人教要有自信,自己跌跌撞撞,遇到更好的貴人幫助,才發現自己得先尊重自己。
要自律、要嚴謹、要學習、要進步,要有高貴的人品跟修養,一年年下來會進步,就會遇到識貨的人願意用金錢肯定你。
才會慢慢懂,之前這種乖乖聽話照辦的態度,其實不負責任。
應該是可以多替自己在專業上思考一點,
 

 
 
思緒回到了王俠軍的演講當中,他沉厚的嗓音跟我們介紹著一種切割雕花的技術。
在南斯拉夫或匈牙利等地方,琉璃上如果有雜質氣泡,可用切割來衍生不同的形狀。
三四百年的傳統技術,競爭者太多,這種產業進去只有死路。
 
而切割玻璃沒什麼失敗率,而脫蠟鑄造法有失敗率一般人不願。
切玻璃切歪切到七十分還能賣,消費者可能不懂,那是A級品到次級品的差別。
脫蠟鑄造法,不是零分就是一百分,他有失敗率,讓五千年文化表達出來會有文化重量,才能讓琉璃在兩年內市場中一支獨秀。
 
 

 
 
瓷器很敏感,作品容易均裂,手工做的瓷器,每個平面都要講究
因為高溫下收縮百分之十五是驚天動地的改變,而每個零件都不同的收縮。
對整個材料的理解都要有體認,瓷器中間懸空一定會掉下來,一定要有托具。
工藝一定要精進才能不被取代,當你沒有特色沒有門檻就沒有價值。
工藝要不斷的挑惕,才能跟競爭者拉開距離。
而這樣的堅持,沒有理想就會走不下去。




 
 
理想雖然不能當飯吃,但是可以當藥吃。
王俠軍在那場演講裡,不停的提到這一句話。
 


 



那天下午我不停反問自己,那種頂尖的工藝,自己又能開悟什麼。
有一些喜悅在心中盪漾開來,還有能力把自己推出門,不打電動、不睡午覺,選擇聽一場演講。
因為回頭看看,我們身邊多少人,不懂、不想,又或遺忘了吃藥。
 
 
 
 
「決戰兩秒鐘」 一書,找了AB兩個多年的好友做實驗,還有一個C為局外人。
BC倆人寫一份關於A的問卷,B因為熟悉所以理所當然描述的準確,但是研究團隊讓C去了A的家,從A住的地方去了解,從他的物件去體會在寫問卷,居然跟B的分數不相上下。
品味跟物品是息息相關的。
 
過去物件只是生活用品,現在我們是否可以思考更多精神上的價值?
王俠軍在演講中問著,生命就是過程,有沒有很從容的工具,找到鑰匙去體驗?不只是滿足生活,更要思考深意。
 





 
換了新工作,公司裡放著會客用的好茶,在一天活動結束的晚上,總監請我喝了一杯花茶,其實不愛喝,也不懂茶的魅力,僅覺得是一種費時的逸品,跟自己毫無關係。
那只是一杯茶壺中所剩無幾、半冷的花茶,因不想浪費把最後一點倒進杯子裡喝下,訝異著那茶的馥香跟濃厚,瞬間翻轉了我過去對茶的理解。
原來我只是沒有遇見一杯頂尖好茶,所以不懂價值。
以前總是喝便利商店的罐裝茶、喝著飲料店中的廉價紅茶,囫圇吞棗的喝,也就胡亂的過生活。
仔細想想,不只是茶,生活中還有多少這樣的片段,我們以為僅僅如此的事物,誤會好多年,缺一個機會去認識、少一段緣分去理解,就這樣懵懵懂懂的錯過了,不懂那是生活多精彩的深意,多可惜。
所以要趁年輕,多吃吃苦、多走走路、才能有更多機會遇到好的事物,才懂珍惜。
 
 
有人問王俠軍說,他怎麼能堅持這麼多年相信好作品會有人欣賞。
他第一句話就敲進我的心。
他說他感謝他是30多歲創業,而不是18歲。
因為一定要走過很多路,做過很多錯誤的投資,看過很多人跟書才會懂什麼是好東西,才會有好品味。
他雖然認為景德鎮沒落了,但歷史的價值仍在,幫助我們去走新的文化,就如同書法臨摹那些大家的字帖,就是為了寫出自己的風格。
所以過去同樣的重要,是走向未來很重要的基礎。於是歷史不再是課本裡的知識,開始變成血肉活在自己的人生當中。
 






 
一定要犯錯過才會懂,一定要有歷史才能走未來,所以當我們遇到挫折跟錯誤,可以更正面去體會吧。
我們要怎麼肯定這一切,終究決定在我們自己。
 
 
我的鞋櫃裡,有幾雙鞋子,是約三四年前在知名夜市裡買的,外表硬挺又帥氣,是雙好看的馬靴。
回想在大學時期,鞋子不酷、不能體現自己的藝術氣息,是不穿出門的,所以不論什麼場合、什麼地點,永遠就是那幾雙靴子,被磨到破皮,鞋底還被磨了大洞,以為這樣是一種作自己的表現。直到最近幾年,因工作需要、朋友介紹,有機會去了更遠的地方、走了更長的路、更陡的關卡,開始發現,那些以為帥的鞋子,讓我在深夜到家的時候雙腳磨破了皮,腳板苦不堪言。
2013的時候,實在覺得要好好解決這問題,終於狠下心,給自己用幾千塊買了一雙跑步鞋,到後來有機會穿上鞋出遠門,發現同樣的旅程回到家後腳不再痛、甚至更有體力走更遠,從那之後發現,只看外表的物品並不一定是對自己好的。
那些馬靴,從此被我放在鞋櫃最上方,已經許久許久沒有在穿上它,因為再也難以忍受那種腳疼的折磨。
 


跟好友聊天,她說剛工作前幾年,主管一直都很衝、說話得理不饒人、工作常丟給她作、常巴著人發牢騷好幾個小時無法工作,但因為又對她很好給她許多成長機會,女孩決定忍下許多工作上的不合理,當作一種感謝。但這一兩年因為晉升、加上能力好得到很多貴人指點,女孩很多思維不一樣了。為了工作更有效率,她拒絕了該主管的牢騷,她開始分配時間、培訓新人跟計劃未來積極的努力工作著,那主管卻難以理解她的變化,仍舊活在過去那個她百依百順的日子,開始發更多的脾氣了。
她才發現,變的人不是那個主管,是自己,因為眼界開了見識多了,就難以理解過去那種被綁住的生活。
 


以前覺得很棒的鞋子,沒走過那麼遠、沒磨合過、沒比較過就以為是世界最好的,逼自己的腳塞進死硬的鞋中碰撞,認為這就是理所當然的酷。
以前覺得很棒的工作,當自己遠行過、認識更頂尖的人們、聽過更精彩的故事後回頭一看,原來以前自己巴著小鳥籠不放,還沾沾自喜。
所以要謙卑、話都不能說滿,因為你不知道一個月後、三年後、十年後自己會變如何堅強跟精彩。
然後時時精進、擦亮眼光、戰戰兢兢的過,因為你不知道最好的什麼時候到、到了能不能抓、或是錯放掉手裡最好的,只有時間能去證明。


所以受傷了也沒關係,因為你也不知道傷疤或許十年後來看使你有個性。
獲肯定了也不敢大鳴大放,因為你也清楚成就是撐個幾天就算了不起。
也不敢太寵溺自己過得安逸,因為你的鳥籠會使你以為天不會塌。
只能一直走一直前進,所以需要一雙好鞋,而不是好看的鞋。

鞋子這樣、工作這樣、感情也是這樣。
變了之後,才懂得感謝我變了。
如果沒有跌倒、或是逼自己出門,不可能有這些體會的。


即使現在仍不能定義自己還有深刻的理解文化,但有心學,我不擔心。
現在的迷惘,在努力的累積下會成為未來的資產之一的。




 
 
只喜歡聞咖啡香,不愛喝的我,最近聽一位愛喝的朋友跟我說,好的咖啡喝完,在乾掉的杯子上應該會是香的味道。
這句話突然想到,一個好的朋友,也應該是這樣。
最近生日剛過,今年想給自己買支好的鋼筆,在網路上查著資料,發現文字的溫度跟個性。
因為最近忙碌,所以本來想透過網拍購買或是朋友代訂,一位朋友立馬訂正我想隨意挑選的想法,她說:好的一支筆,是你專屬的魔杖。要我好好挑選才適合文字有溫度的人。
 
 
我好像又懂了些什麼。






 
如果有人懷疑說,這樣的體會需要金錢為支柱,有機會去過好山好水才能有的體會。
卻想到曾教過好幾個經濟富裕的家教,其中好幾個孩子,用上好的美術紙、家中有上好的鋼琴、父母給她上好的環境,但怎麼教都不願意乖乖坐好,學會去觸摸紙張的粗細。
我那進入私校當老師的朋友跟我說,他常看見孩子拿著昂貴的便當,嚷嚷著難吃、倒入餿水桶。
更聽過有拿著大把難以想像金錢當零用金、出國念書的孩子對朋友說,當人好無聊,他不想再當人。


 
但卻也教過明明不是藝術科系的大學生,在我的攝影課中留下這樣的心得:「就只是靜下來感受,感覺自己被照片吸進去一樣,彷彿就站在裡面,用心感受照片給我的感覺,體會一系列照片的變化,更要用五感來感受照片,並不只是用眼去看,之前都忘記這點,所以今天後面看攝影集還有分享的照片,更能進入那個情境,好像就聽到那個聲音,觸摸到那種感覺,聞到那種味道一樣,照片可以給人很不一樣的感覺,只要慢慢品嘗,不同人都有不同的體會」



 
 
幾乎能猜想到這些人在未來對生活的體驗深刻,會有多大的差距。
會有這樣不同的際遇,全在於一顆心。
我們的心會帶領我們遇見誰、遇見機會、然後品味。











 
2014年迪士尼上映了一部電影,冰雪奇緣,2月開始在網路上發表了一系列的文章。
遇見了一群非常獨特的朋友,才發現自己除了攝影之外,也可以用文字來感動人。
來自世界各地的華人影迷讀者一起分享著對電影的心得,開啟了我對文字的琢磨之路。
這是想要成為一個文字創作者的原因,於是想買個工具,當作一種契機。


有一位讀者,在網路上留了言,說因為我的文章,讓她有勇氣去跟喜歡的人告白了。

 
「當我看完這篇文後,我靜坐了一陣子,靜下心來感受著湖邊吹來的陣陣微風和樹葉磨擦的聲音
一瞬間,心靜了下來,我不知道要如何表達我當時的感覺,但那是很充實的感受
雖然說了很多,但是不知道米可大能不能理解我的感動
我只是覺得在看這篇文的時候,不論是地點、時間跟心情,都讓我有一種天時地利人和的感覺
也許您看來可能覺得有點誇張,但我確實是有這樣的感動

這是我第一次能看一篇文章有如此的感覺,那讓我一整天心情都很好
就是因為太特殊了,一時之間無法表達我的感受給您
正因為知道您是個用心寫文的人,我想我的感想也要用心的寫給您,不然對不起您的文章
雖然我們在現實中互不相識,但我一直認為您是個真性情的人
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想要與您分享我的心情的原因,希望您不介意」

 
 
她寫了這一段心得給我,對我來說思索了很多很多,關於感情、關於自己、關於文字的意義這件事情。
原來我的小說,可以帶給一個人這麼不一樣的層次。
 
在2015年的生日,也硬下心咬牙給自己買了一個日本的犬印包、收到弟弟給的新Ipad、好友卉庭送的LAMY恆星鋼筆,一雙好走的新鞋。給自己當作生日禮物。
說實話,真的是咬牙買的。
如果是去年,前年,一定買不下去這些東西,一定寧願用便宜的包包、堪用的筆、繼續過生活也無所謂,真的無所謂。

 
但是,遇過這些人、聽過這些話、給自己走出門的旅行過後,我想要給自己不一樣的禮物。
一個簡樸但是牢固讓我背上二十年的包包、一個輕便可愛讓我隨時創作的平板、一隻寫出更符合自己個性的筆,這些東西精神意義遠大於他們的價值。
 
 


 


 
「看不見的設計」這本書,寫著日式禪風的設計品有的特點。
 
  「不均齊」------不完全,所以尚未達終點;沒有盡頭,所以才有作品的成立
  「簡素」------洞見素材的多樣表情,從簡素當中發現真正的豐富
  「枯高」------枯萎凋零卻越發美麗,展現無須任何陪襯的存在感
  「自然」------無心不做作,單純而無拘
  「幽玄」------深藏餘韻,想像看不見的事物
  「脫俗」------心靈再現,否定形式而得的所有形式的自由
  「靜寂」------向內的心,感受無限安靜之所
 
希望自己也能朝這樣的高度前進。


 




 


我買的、我看的、我聽的,都會代表自己吧。
也在日常使用的同時,一直提醒這些用品的初衷。(這個對我還滿有效的)
學會了更細緻的五感去體會包包的觸感、看見文字打破藩籬的世界、理解筆中有魂的層次,該學會看的,是價值不是價格。
這是今年的期許。
而有趣的是,在這些理解過後,雖然去年拿起相機攝影的機會變少許多,但當最近有機會整理過去的照片時,馬上看出過去看不見的瓶頸與瑕疵。
回想攝影是用心體會生活,那種理解更深了。
 
 

赫然發現,原來一些飲品,對某些人來說是人生,有些筆對有人是知己。但對很多人來說,這些什麼都不是。只是它們自己而已。
想喝那杯好咖啡,挑那支好筆,然後用心學那些人,在小東西上學習,看懂那也是人生。
 
 
王俠軍說,所謂的專業就是面對自己 期許自己成長一點。
專業就是尊嚴,他看的那麼遠、我也能學習那一些些。


 
 


 


 
如果可以回到過去,我會謝謝自己曾經撞這麼慘、跌這麼多次才懂珍惜,也會告訴她未來沒問題,會遇見很多美好的人事物,教會妳愛自己。
這些年對愛自己的理解,不是放縱,想吃就吃、想走就走、想旅行就去遠走高飛,最究竟的愛自己,是自律、跟慈悲。
是佛家說的,用佛心去作到事事圓滿,才能法法圓滿,才能放下與安心。才能看清楚心中深處有光明,才能不卑不亢,作到謙卑跟進取。
有些東西錢買不到,視野、胸懷、跟願景,只有自己知道,放在心裡面一年年修正,越來越美好。
很開心,越來越懂愛自己。
 
 
那是我想站的地方。
 










 
--------------------------------------------
 
我的美國老闆告訴我:「你應該要做我的工作!」
 
琉璃脫臘鑄造法介紹



 
『犬印鞄製作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